沈公子买完单,走到九宝莲灯旁边,从后面拍了九宝莲灯一下。

“丫干嘛呢?泡妞呢?”沈公子脸上总是习惯性的坏笑。

沈公子本来想打个招呼就走,可是九宝莲灯一看见沈公子主动来跟他说话特别激动,他这人本来就特爱激动。

“申哥,坐下,坐下吃!”在九宝莲灯心中,沈公子是神仙一样的人物。马三是九宝莲灯的大哥,马三的大哥张岳和沈公子是铁哥们儿。九宝莲灯虽然只比沈公子小10来岁,但是要比沈公子低两辈。

“刚吃完,不耽误你泡妞了”沈公子脸上纹燕子以后有个习惯,每当坏笑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去摸摸脸上的燕子。

“不行,今天你必须坐下吃”九宝莲灯连拉带拽,把沈公子按在了椅子上。

沈公子无奈,只好坐下来吃了。两男两女坐在那聊了起来。

沈公子本来就刚吃完,一点都不饿。坐在那端着一听雪碧就开始贫。沈公子这贫嘴功夫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丝毫弱化,反倒有日渐增强的趋势。据他老婆兰兰当时反映,沈公子那时候每天回家后都对着他肚子里的孩子说上一个小时,一句词都不重复,还总能把兰兰说得忍俊不止,沈公子把这美其名曰胎教。但兰兰说:要是个儿子还成,要是个姑娘学成他那嘴,那还能嫁的出去吗?

30岁出头的沈公子显然比20多岁时更具魅力,一副满清落魄贵族的派、略显倨傲的表情、腰杆笔直、再加上他那油嘴滑舌,实在是忒受女人欢迎了。虽然他长相不如赵红兵甚至不如张岳而且脸上还破了相,但是即使是赵红兵、张岳、沈公子他们三个和一群女孩子吃饭,这一群女孩子的眼睛肯定全朝着沈公子一个人瞄。

沈公子贫归贫,但从来不和任何除兰兰以外的女人过多接触,挺专一。

这不,九宝莲灯把沈公子留下来吃饭实在是忒失策了。沈公子往那一坐,这俩姑娘全盯着沈公子看,听沈公子说话,时不时的被沈公子逗得大笑。根本就没人看九宝莲灯了。

这一顿饭吃完,就听沈公子一个人在那说了。沈公子就有这本事,就算十个八个的30多岁老爷们儿,沈公子也能一个人也能把一桌人给聊晕了,更何况他面前是俩涉世未深的20岁刚出头的姑娘。据说这一顿饭吃完,沈公子那一听雪碧还没喝完呢,嘴光顾着说了,没空喝。

这姐俩中的表姐对沈公子一见倾心,临走时,要了沈公子的电话。沈公子碍于面子给她留了电话。

从此,沈公子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一个电话:“申哥,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

“啊,过两天吧!我老婆要生了,工地这边事也多”喜欢沈公子的姑娘不少,沈公子早就学会了这一套含糊其辞的推脱方式。再过一段时间沈公子该说了:我孩子刚生下来,我得伺候我老婆孩子。反正沈公子想躲谁肯定有借口。

在吃那顿饭大概5天以后,沈公子领着丁晓虎和大耳朵正在工地上催工,又接到了她的电话。

“申哥,你媳妇儿还没生呢?”

“是啊,说不定哪天!就最近了。”

“你是不是不想请我吃饭啊?!”

“啊……这不是最近没空嘛,等我空出来,我马上请!”沈公子总是给女孩子留几分面子。

“我就不信你真连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

“真没有……”

这时,沈公子瞄了一眼身边的丁晓虎,忽然灵机一动。

“哎,这样吧,我最近的确是没空。我让我兄弟代表我请你吃饭,好不?”

“你兄弟谁啊?!”

“丁晓虎,认识不?帅哥,你不信打听打听去,我兄弟那长相,绝对帅哥!”丁晓虎鼻直口方大眼睛,一米八几的大个儿,长的确实挺精神。

“我又不认识他!”

“谁和谁从一开始就认识啊?他管我叫哥,是我兄弟,没事儿,他先代表我请你吃,等以后我忙好以后再请你吃!”

“说话算话啊!”

“放心吧!明天就先叫丁晓虎和你吃饭去”

沈公子放下电话,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晓虎啊,你申哥我知道你没女朋友,你看,我给你介绍一个!”沈公子说得很认真

“真的呀,太谢谢申哥了!”丁晓虎打了好几年架,一直没女朋友呢,一听到沈公子给他介绍女朋友,忒激动。

“恩!你明天去,好好和人家聊,挺好的姑娘,我见过”

“你见过,长的咋样?!”丁晓虎急切的问。

“……这样说吧,那姑娘长的跟歌星似的!”

“真像歌星啊?”丁晓虎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恩,不但她像,她妹妹也像,有个什么组合来着?现在挺火的,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什么组合?”

“想不起来了,但真像”

“儿虎呀?!”

“真的!你到时候给她打电话约地方的时候,你让她把她妹妹也带上,你看中哪个就要哪个”

“申哥……”丁晓虎激动死了

“拿着,这是2000块钱,请她俩吃饭,吃完饭你直接把她俩带去开房吧,双飞!那俩妞我看都挺爱玩儿,开放着呢!”

沈公子说完转头一脸坏笑拉开车门上车了。

丁晓虎手里握着2000块钱,略带颤抖的以憧憬的眼神遥望远方,似乎已经看到了他和那姐俩双飞的场景……

丁晓虎胸口小鹿乱撞,“通”“通”“通”的乱撞:我丁晓虎活了20年没碰过女人,今天,哥们儿我发达了,一下搞了个大的,俩长的歌星似的美女任我挑,弄不好还双飞!

丁晓虎就差没朝天空高喊一声:哈,哈,哈,老天,你真是开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