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军!进来!多给这大夫点儿钱!”

这大夫笑笑,没收钱。这等聪明的人知道,要是收了这钱,等九哥睡一觉起来,肯定明白了他是在骗人,说不定就得挨顿毒打。

九哥的兄弟们十分感谢这大夫。要是这大夫不把九哥按在那洗手,说不定得多打多少架,说不定省城有多少家医院那天晚上要遭殃。

通过九哥这事儿二狗明白了点事:对付正在发疯或者接近发疯的人,一定得顺着他,由着他,千万不能和他对着干。即使想跟他把事儿说清楚,那也要等他不疯的时候再跟他说。二狗也想开了,UV系列爱在天涯刷就刷吧,九哥吸了那么多K粉药劲过仨小时都能过,我就不信你UV系列磕了啥猛药,药劲还能持续个十天半个月的?

九哥嗑药的时候的确有些搞笑也有些失态,但是正常的时候,九哥的智商还是远超常人的。也可能他智商的优越感太强,觉得和普通人斗没什么意思,就磕磕药降低一下自己的智力,享受一下做普通人的快乐。

他这句经典的:“社会,不是你们这样混的”是经过二狗升华过的,二狗模仿了周星驰的台词:“球,不是这样踢地”。尽管九哥没这样说,但是九哥的确表达了这层意思。

据说那顿饭,参与的人有赵红兵、张岳、李武、马三等四人,张岳伤的不重,入院十来天就一瘸一拐的出去得瑟了。

“马三,九哥敬你一杯,你是条汉子!有胆量!”

“谢谢九哥!”马三站起来干了。

看到省城的九哥夸奖自己的兄弟,张岳面有得色。

“李武是我小兄弟,我就不跟他客气了。我最高兴的是通过李武认识红兵、张岳你们哥儿俩,你们俩是这里的名人、江湖大哥,以后一定要多多照顾老哥!”

赵红兵不卑不亢的和九哥喝了一杯。张岳更有得色。

“张岳,以你们的火力和胆子,拿到省城也肯定很快就戳出去。但是,恐怕……”

“恐怕怎么?”听到前半句,张岳挺高兴,他想知道九哥的后半句是什么。

“恐怕很容易就被当典型给抓起来了,弄不好就崩了。”

“……”张岳没说话。

“据我所知,你们哥俩儿也没少在里面受罪吧。”

“恩……”累计在监狱里呆了8年出头的赵红兵点头了。

“你老哥我就不知道省城的看守所门朝都哪边开!”九哥说。九哥确实不是在吹牛。

“……”赵红兵和张岳都有点惊讶了。尤其是张岳,有事儿没事儿就在看守所呆上俩仨礼拜。

“在中国现在的社会,如果你不能做到黑白两道都混得开,那你干脆就别混社会,这样下去,早晚得折!”

“你们兄弟狠是狠,绝对够狠,但是你们那是在玩儿命,不是在混社会!你们兄弟都有几条命可以玩儿?”九哥又补充了一句。

听完这席话,赵红兵他们都明白了,九哥和当时的赵红兵、张岳等人的确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人家九哥那叫黑社会,在经济发展程度相对较高省城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而此时的赵红兵和张岳,无非还只是心狠手辣的混子,或许能靠名气和手段赚一些钱,但他们朝中无人,遇上事儿不是跑路就是坐牢,跟人家九哥根本没法比!

“红兵你刚才不是说你有几个小兄弟因为打了几个民工关到了看守所吗?你等着,我打个电话!”

九哥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说了最多一分钟。

“红兵,你那几个小兄弟一会儿就放出来了!”打完电话,九哥说。

“谢谢九哥!”

赵红兵、张岳终于也有了奋斗目标了,也有了偶像式的人物了。谁呀?九哥呀!

第十五节小鹿乱撞曾经有人批评二狗,你这帖子里全是一群傻老爷们儿火磕,咋没女人呢?前前后后写了几十万字女人加在一起连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而且,仅有的一次性描写还是描写的男同。这帖子太暴力,不黄。不行,你孔二狗必须得多写点女人。

二狗跟那些江湖中人的女人都不是很熟,所以很难写出什么火花。但二狗对一对姐妹印象却是极其深刻,在接下来的故事中,这对姐妹花也是重要人物,这节就写写。

九哥请李武、张岳、赵红兵、马三吃饭以后,这几个人都有很大的感触,都觉得,自己混了这十来年,真是白混了。将来,必须,要像九哥那样战斗。

但光这样想不行啊,赵红兵那工程快该交工了,可是如期交工现在看已经基本不可能了。别琢磨怎么混社会了,还是先把手头的活儿干好吧。赵红兵挺愁,他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别的建筑队帮忙干完剩下的活,只能让胡队长继续带着人干,只能拖延了,没别的办法了。

且说在这工程未交工的前几天,沈公子到我市的一家比较高档的饭店吃饭,吃完后沈公子在买单时赫然发现了九宝莲灯正在和两个女孩子在那吃饭聊天呢。

九宝莲灯在崩老古的时候从马三那拿了三万块钱,手头有点钱,正请他从上初中时就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吃饭呢。这俩女孩子是姐倆,表姐表妹,九宝莲灯喜欢的是表妹,这天请吃饭,九宝莲灯把她表姐也请来了。

据说九宝莲灯喜欢这女孩子根本就不喜欢九宝莲灯,主要原因就是九宝莲灯脸上有疤瘌而且家里太穷。嫌贫爱富这习惯人人都有,这妞也不例外。即使最近这段时间九宝莲灯拿自己的命换来了点钱,这妞对九宝莲灯也是带搭不理。但这天碍于面子,还是来和九宝莲灯一起出来吃饭了。

沈公子和九宝莲灯谈不上什么交情,仅仅几面之缘。偶尔沈公子开车从马三的游戏厅前路过,会停下来跟马三聊上几句,就这样,沈公子和九宝莲灯勉强算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