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张岳的武力如此强大,手下一个已经不怎么联系的小弟马三就敢于带人在闹事中开枪归拢了老古。但张岳在九哥眼中,距离真正的江湖大哥还有一定的差距,还欠缺火候。

因为九哥在老古服软后的一次饭局中,曾经对他很赏识的张岳和赵红兵说过一句话:社会,不是你们这样混的。

那社会是怎么混的?九哥是怎么混的?

九哥这人身世颇为神秘,据传是省城军区的一个高官的最小的儿子。二狗曾见过九哥一次,九哥其貌不扬,塌鼻子、小眼睛、薄嘴唇,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两道浓眉,普通人的眉毛都是顺着长,很柔软,而九哥的眉毛却是立着长的,根根直立。九哥穿的也很朴素,说的难听点,又瘦又驼背的九哥老远看有点像个老猴子。但是就这其貌不扬的老猴子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在省城黑白两道都搞的很定,从后来见诸报端的省城黑社会大哥到省里、市里、军区的领导,都和他称兄道弟,交情非浅。

而且更为传奇的是:九哥这人从小到大根本就没跟任何人动过一次手!

同样是江湖大哥,张岳、赵红兵等人有了今天的名气,他们自己都数不清跟人家打了多少架,开了多少枪。但九哥真就从小到大没跟人打过架,但人家就是省城最有名的江湖大哥之一,看出差距来了没?

据说省城黑道里流传一句话:“要不是活腻歪了,就别跟九哥玩儿脑子。”

九哥的智商和影响力通过这句话可略见一斑。

二狗后来听到赵红兵说的一件关于九哥的事儿,二狗倒是觉得很好玩儿。

九哥偶尔吸毒,但不是特别的成瘾,但一旦哪天心情好,就开“玩儿”。有一段时间九哥没什么事儿,每天下午磕摇头丸,嗨到了晚上又开始吸K粉。终于有一天九哥出问题了,那天到了凌晨3:00的时候,九哥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上长了黑毛,又粗又长的黑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茁壮成长!吓人不?

可能有童鞋会问,人的手上哪有长黑毛的?吸了什么能长黑毛啊?

笨!九哥吸毒过量,幻视了呗!

“大军,你看你看,我手上长黑毛了,咋办!”九哥惶恐的叫了起来。大军是九哥的保镖,成天跟九哥形影不离。

“九哥……这……”大军明白,九哥这是出现幻觉了。

“楞什么呢?!开车送我去医院啊!”看到自己手上长了黑毛,九哥真急了。

5、6台奔驰,大半夜的浩浩荡荡到了某军区医院的门诊部。

“大夫,我大哥手上长了黑毛,你帮他治治。”大军一个劲的朝大夫使眼色,意思是:我大哥出现幻觉了,你赶紧敷衍一下他。

“先生,你出现幻觉了,你手上啥也没长,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啊!”这大夫看九哥这瘦小枯干的样儿,做梦也没想到他就是省城的江湖大哥九哥。

“大夫,咋没长啊,你看,它还在长呢,长的那么快……”

“你啥毛也没长,你手上连汗毛都没普通人多”大夫不耐烦了,露出鄙夷的神色。

“你他妈的说啥?你是大夫吗?!……”九哥火了,转身摔门走了。

九哥走后,该急诊室被一群彪形大汉砸的稀巴烂。这倒霉大夫就看见了九哥和大军俩人,没想到急诊室外面还好几车人呢。

九哥又到了第二家医院,这回,九哥带的所有的兄弟都跟着他涌进了这急诊室。

“大夫,我手上这毛是咋回事儿,这是啥病?你看,你看,它长的这么快,都要耷拉到地上了”九哥这药劲儿还没过,越看自己手上的毛越长。

“……这……”这大夫比刚才那医院的大夫明白点儿事,看着一直充他使眼色的大军,他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快给我治啊,大夫!哎呀我操,我右手上也开始长黑毛了!”

“……这样吧,我先给你简单的处置一下!”

这大夫倍儿逗,拿出个剪纱布的剪子开始在九哥手背上比划。剪来剪去,剪的全是空气。但这大夫看这阵势,还得硬着头皮假装给九哥剪黑毛。

“我操你吗,你剪了半天,啥也没剪掉!一根毛都没剪断!”九哥一声怒吼。

该医院急诊室同样被砸,大夫的眼镜都被打飞了。

九哥又去了第三家医院的急诊室,这回,连九哥手下的那些兄弟都憋不住笑了。

这急诊室这大夫的智商可能真不逊色于没嗑药的九哥。二狗想:这大夫可能也是省城的一个名医吧。

“大夫,我俩手都长毛了,你看咋整?我去了俩医院都没看好!”

“恩,这病,有点麻烦!”这大夫沉思了一刻回答。

“那咋办?”

“叫你的兄弟们先出去,我现在去取药水,一会回来,把灯关上给你洗。你这病不常见,必须得用药水洗,才能把毛全洗掉,我现在就去取去。”

这大夫把九哥的兄弟全撵出去了,把急诊室的灯一关,一盆温水,一块肥皂,开始给九哥洗手。

从凌晨四点一直洗到早上六点,天都快亮了。

“大夫,我这毛能洗掉吗?”九哥在关了灯的小黑屋里问

“能!”大夫信心十足,一通搓,手劲不小。

“还要多久”

“再洗半个小时吧!”

“哦……真能治好?”

“能!”

“谢谢大夫昂”

天快亮了,大夫把灯打开了。

九哥那手都快被这大夫洗吐露皮了。

“看看,好了没?!”这大夫特有自信,边用毛巾擦手边说。

“哎呀,真好了!”九哥十分惊喜。

费话,洗了三个小时,九哥那药劲儿过的差不多了,再看见手上有黑毛那才是怪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