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很羡慕那些能快意恩仇的江湖人,看谁不顺眼一枪刺就抡过去,二狗可没这胆子。比如在天涯上那些灌水挖坑的,二狗就切齿痛恨,但二狗没归拢人胆子,只能在家扎上几个小纸人,写上“UV3”“UV4”等人名字,每天晚上睡觉前用缝衣针扎上几针。是否有效果二狗也不知道,反正在二狗帖子里挖坑灌水的如果将来半夜觉得哪疼什么的别来找二狗就是了。

不跑题,继续。时势造英雄,那个时代,也是一去不复返了。

那就是本文中的这个时代,全市的年轻人中80%都没有工作,即使有工作每个月也就是500块钱,而且没有其它生财的途径。为了有口饭吃,几乎大部分男性年轻人都投入了混社会的洪流中,各个都自称“社会人”,混的好的留在本市继续混,在本市混不出名堂的就去广东、北京混。而且,还至少有25%的年轻女孩儿都外出“打工”,至于什么是做什么工种二狗也不清楚,总之,这些“打工”的女孩回来后多数衣着光鲜,不似从事体力劳动。

没办法,真活不下去了。刑事案件每天发生,刑警队管都管不过来。

那时我市除了半赌博性质的游戏厅、台球厅、饭店等场所外,在其它的任何商场等处,卖货的都比卖货的多。二狗依稀记得当时全市最豪华的商场主流服装的价位都在30元至80元之间。换在今天的上海,恒隆广场中随便拿出个包都能至少买下3个柜台的货。

人穷到这份上了,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在90年代以前我市市民都以“城市人”自居,颇有点瞧不起农村人的意思。但到了九十年代末期,我市的市民多数都羡慕死了农村人。起码,农村人还有口饭吃,过年,农村人还能杀个猪,吃顿饺子。

话说回来,二狗曾经说过,虽然当时张岳、赵红兵依然是我市名头最响的混子,但他们和其它团伙的实力对比其实是下降了,想要继续吃肉,就得先击败几个狗熊。

不知深浅的老古,这次是知道了惹了张岳的后果。

第十三节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老古被崩的消息传到赵红兵耳中时,赵红兵和沈公子都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他俩没合眼不仅仅是由于愁张岳的事儿,还有工地的事儿。“事儿”这东西挺有意思,要么总也不来,但要是来了,就肯定赶到一起。

这事儿证明了:赵红兵能领导一群桀骜不驯的混子,能团结多个呼风唤雨的江湖大哥,但是他在98年却管理不了几十个民工。

开始二狗也觉得纳闷,赵红兵能在那么险恶的江湖中戏水,为什么却栽在了这帮民工手里?直到最近,二狗才明白,西门庆能勾搭上潘金莲却肯定勾搭不上林黛玉,贾宝玉能泡到林黛玉却未必也能搞掂潘金莲。让政府官员去管理外企肯定难以服众,让外企高管去管理政府机构肯定下面会造反。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事情的经过二狗大概还记得:赵红兵、沈公子等人带着建筑队做防水防漏之初,工程的进度和质量都可以保证,当时赵红兵和沈公子自认为这钱赚的已经十拿九稳了。但,这次他俩真错了。错就错在赵红兵不但自己爱面子,而且爱给人面子,尽管对方只是个不怎么起眼的民工。在开工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有一个工人在中午吃饭时自己拿了个暖瓶打水,结果走在路上这暖瓶却一下炸了,这下可好,这工人腿和脚都烫伤了,烫得这工人不能穿鞋,走路一瘸一拐,每天只能穿双人字拖鞋,坚持干活。

在他被烫伤的第二天,赵红兵和沈公子俩人戴个红帽子领着丁晓虎等几个小兄弟优哉游哉的叼着烟去工地溜达的时候看见了那受伤的工人。

“胡队长,这工人都烫成这样了咋还干活儿呢?”

“我们这里是按日记工,他这不算工伤,如果不坚持干活就不给他记功了,他家挺困难,他干一天就是40块钱,他不干了他家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操,他这样你也忍心让继续他干活儿?!”沈公子不乐意了

“那咋办,要是申老板你出钱,那他肯定啥也不用干了!好好休息”胡队长嬉皮笑脸的说

还没等沈公子说话,心情舒畅的赵红兵发话了。

“别说了,什么工伤不工伤的,都是给我们干活儿弄伤的,晓虎,大耳朵,你俩带他去医院,医药费咱们出。你看看他那脚,都快化脓了!胡队长,这工人让他养好伤!工资照发,钱的事儿你跟沈公子说去!”

赵红兵在以和江湖中人交往的方式和这些建筑工人沟通。

按道理说,当工人的,遇上这么容易说话的一个老板该高兴了不是?

事情的发展方向和赵红兵预料的恰恰相反。江湖中人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多数情况下都知道感恩戴德。但赵红兵和沈公子十分倒霉,他这个队中有些建筑工人却认为赵红兵这样的行为是傻逼,容易被骗。

因为什么啊?因为从来没人对他们这么好过!

他们中间有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赵红兵、沈公子那从当兵时就养成的习惯性的为人着想、宽容大度的团队精神,他们多数都只计算着自己的得失和蝇头小利,当他们已经习惯了精明的包工头的苛刻后,忽然遇上赵红兵和沈公子,他们不认为赵红兵和沈公子是傻逼还能认为是什么?

好戏在后头。

烫伤事件没过两天,又有一工人手指头被砸骨折。同理,这工人也休息去了,而且他这真是工伤,赵红兵和沈公子出了医药费营养费等等一切该出的费用,而且还另外出了2000块钱让他安心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