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古吃饭的地方在六门市最右边的一个饭店,六门市右边当年有一个小胡同,现在已经没了,这胡同又黑又长。老古忍着剧痛一扭身钻进了这个小胡同,身后的几个兄弟也跟着钻了进去。

这时马三和九宝莲灯等人全下了车,朝那个小胡同追了过去。

此战中最经典的镜头出现了:老古跑在最前,当老古等人跑入胡同约15米左右时,马三等人赶到了胡同口,两帮人相距约15-20米。据说老古是边回头边跑,而马三则是跑到了胡同口止住了脚步端起了口径开始朝老古瞄,老古回头时正是马三扣扳机的瞬间。此时,在狭窄的胡同里奔跑的老古向后一伸手抓住了黑子,奋力一抡让黑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几乎在同时,马三的口径打响。

一枪正中黑子的胸腔,击穿了肺叶。

黑子当场倒地。

老古继续向前跑,消失在了漆黑的胡同中。本来和黑子并肩跑的海子亲眼看到黑子中枪倒地后,不知道脚下被胡同的石头绊了一下还是自己吓得腿软,摔倒在地。

老古跑了。

被马三击穿肺叶的黑子当场倒地不起,海子被追上来的马三的兄弟切了20多刀。

马三和他的兄弟们干完之后,顺着胡同跑了。

“大哥,我把老古给干了!”马三给张岳打了电话

“死人了吗?”

“不知道!”

“老古怎么样?”

“跑了!”

“先去XX家躲着!”

“知道了”

两小时后,李武从省城找来的九哥赶到了,他来看望张岳。在路上,九哥已经听李武说了张岳和老古冲突的全过程,而且,九哥也从李武的口中知道了老古已经被崩了。据说九哥在听到张岳派蒋门神去砸老古弟弟的大巴的时候,九哥说:“就该这么干!”。当九哥听到张岳在歌厅里用手指头戳着老古等人的脸挨个骂的时候,九哥说:“真他吗的有种!”。当九哥听到还没等张岳动手,他手下的兄弟就已经把老古给干了时,九哥感慨了:“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张岳就算到了省城早晚也得成大哥。手下有这样的兄弟,这就叫实力!他在你们这里不是大哥那还有谁敢称为大哥?!”

李武把九哥找来究竟是怕自己收购大巴的事不能完成还是希望他能来帮帮张岳,这个二狗不得而知。但二狗想:更多的可能是前者。

可能有很多人费解,二狗你的文中为什么这么多仇杀啊!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哪个团伙没事儿就跟人火拼?脑子有毛病吗?二狗想说的是:在混子的团伙发展的这个阶段,最需要的就是几个团伙间的火拼,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在全中国,全世界都是这样。

二狗举例来论证:前段时间二狗在北京,在四十度高烧的前夜,二狗曾十分有闲情逸致的逛了一圈北京动物园。在动物园里的狗熊坑里,二狗曾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狗熊坑里现在只剩下三只熊了,两只熊又高又壮,而另一只熊又小又瘦。二狗去的时候这三只熊正排列成一个队型给游客们作揖请求游客们喂他们食物吃,这三只熊排列的队形是这样的,两只又高又壮的熊在前面,而那只又小又瘦的熊则站在其中一只又高又壮的熊的身后,游客们不断投下食物,二狗简单的统计了一下,起码有95%的食物落在了前面两只又高又壮的熊的口中,而后面那只又小又瘦的熊只能吃到一些前面那两只又高又壮的熊不屑于吃的食物,十分可怜。

这种情况是怎么形成的呢?为什么这只又小又瘦的熊就挨欺负呢?它怎么就这么倒霉?二狗畅想一下,可能是这样的:三年前,北京动物园这三只熊体型和战斗力都差不多,但是为了争夺食物,这三只熊进行了一番争斗。争斗中,那只后来变得又小又瘦的熊落败。在游客扔食物的时候它只能站在另外两只熊的身后,它不敢向前去,向前去就会被前面的那两只熊归拢,或许,当时它如果奋起一搏,还有和那两只熊一决雌雄的机会,但它胆怯了,没有去博。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前面的那两只熊由于吃的东西多,越来越壮,而后面那只熊,却越来越瘦。前面的那两只体型相近的熊由于战斗力接近,达到了一种默契和平衡,不再争斗。

后面的那只又小又瘦的熊长期营养不良,再也没有和前面那两只熊拼死一搏的机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差距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

就在这2008年7月初的北京动物园,二狗仿似又看到了一个江湖,小型的江湖,属于动物的江湖。

张岳和老古就像是动物园里三只熊中的两只,张岳只有击败了老古,彻底归拢了老古,才有东西吃。而落败的一方,即使还有生存的机会,也只有去吃人家不爱吃的东西的份儿。毕竟,在经济不景气兄弟们衣食无着的前提下,全市黑道能涉足的领域就那么多,有你的,就没我的。

张岳是狼,只有吃肉才能活着。老古是狗,吃屎也能活着。

这不一样。

老古这只营养不良的狗熊想要再次崛起的话,除非等前面的熊死去才有机会。

到了九八年,我市大大小小几十帮混子就是这样开始了大规模的洗牌。这次洗牌剩下的江湖大哥,到了今天只要活着就还是江湖大哥,而且,这些江湖大哥互相之间多数达到了一种接近恐怖的平衡,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互相给面子。这次洗牌中不曾出现的江湖人物,没有一人成为我市现在的江湖大哥之一。

这是因为,这次洗牌剩下的“狗熊”已经越来越肥,肥到一巴掌就能把小狗熊打晕。小狗熊,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