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姐儿俩,活的真不容易。姐姐去卖氵㸒,弟弟在街头砍人。在九十年代末的东北的城市中,这似乎是穷人家的孩子很“正常”的出路。九宝莲灯被处决了也好,少在社会上受点罪,也少造点孽,倒是可怜了他的姐姐,将会在一辈子的内疚中度过。

“九宝莲灯”这个绰号也是有来历的,玩儿过电子麻将的童鞋们都知道,麻将牌中最大的牌“役满”中有一副牌叫“九莲宝灯”,各位看官看好,是“九莲宝灯”不是“九宝莲灯”。当马三刚把我市第一台“幸运满贯”的机器进到游戏厅后还没正常营业时,九宝莲灯负责试玩儿、试机器,幸运满贯这游戏经常会出现“大满贯”,也就是说忽然出现几把大牌,故意让玩家胡牌,虽然牌很大,但胡了也只有13点。九宝莲灯在试机器后没几分钟他就在大满贯里胡了一把“九莲宝灯”,这是在以前多年我市流行的“天开眼”“电子基盘”等麻将游戏机中从未出现过的大牌!

容易激动的九宝莲灯这下彻底激动了,大喊大叫,唾沫横飞,一蹦好几尺高:

“哎呀我草,我胡了九宝莲灯!九宝莲灯!太牛X了,九宝莲灯”

“三哥,快来看啊!九宝莲灯,九宝莲灯!”

看见九宝莲灯这激动的表情,在场的人没一个人不笑的,更有冷静者在大笑之余还不忘挖苦九宝莲灯:“你TMD识字不?那是九莲宝灯,不是九宝莲灯!”

“哎呀,对,对,九莲宝灯,九莲宝灯”九宝莲灯才从激动中缓过神来。

尽管九宝莲灯后来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了,而且把牌名都叫错了。但是“九宝莲灯”这个绰号不胫而走,后来来马三游戏厅玩大满贯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典故,而且都把他成为“九宝莲灯”。

发展到后来,如果有人在牌中胡了一把“九莲宝灯”,也会大喊一声“哎呀我草,九宝莲灯”。似乎九宝莲灯的确比九莲宝灯顺口,慢慢的,全市玩电子麻将的人都把“九莲宝灯”说成“九宝莲灯”了。

多年以后,二狗在法院门口看到九宝莲灯被处决的判决书时,还听到俩人讨论:

“这杀人的史XX是谁啊?这么狠!”

“他就是九宝莲灯”

“哦,他呀!”

九宝莲灯死了,但是还是给我市留下了特有的文化遗产:只要是我市土生土长的会玩电子麻将的人,都知道应该把九莲宝灯称之为九宝莲灯。

在张岳被枪击的当天的夜里,马三就召集了以九宝莲灯为首的5、6个小兄弟。

“这次,帮我办事儿,愿意干的来我这里领安家费!”马三说。

没有一个人退缩,全愿意跟着马三干。这些穷人家的孩子,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多钱?

第二天,马三就接到了大恒的电话。

“你给我的那个号,大概在市区东边。以前老的六门市的三层楼附近方圆100-200米”,说完,大恒就挂了电话。

第十二节动物园的狗熊原理马三听到这个消息二话没说就带着九宝莲灯等人去了老的六门市三层楼附近,据说,当天他们拿了三把枪。

“六门市”这个词在二狗印象中还是我市在八十年代初期的称谓,但到了九十年代末,我市的居民还是喜欢这样称呼。二狗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门市”“二门市”等等都已经成了大型的商场,而一门市、二门市的名词也早已随之消失,但在八十年代最具规模的三层楼高的六门市,却改造成了一些分散的店铺,二楼、三楼是经营服装的,一楼多数都是一些中档的饭店。

马三接到电话以后马上判断出:老古一定在六门市一楼的几家饭店之一吃饭。因为,在六门市附近100米,并没有其它的饭店。而且,马三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值晚饭要结束的时间,老古就应该正在吃饭。

自以为躲得谁都找不到的老古做梦也想不到,噩梦就这样降临在了他的头上,毁就毁在他那部手机上。据说那天,老古是跟几个小兄弟商量,下一步和张岳谈和还是继续干。但马三突然出现后,老古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当留着别致发型“狼尾”的四十多岁老流氓老古带着大海、黑子和另一个小兄弟从饭店里出来时,马三等人刚刚下车。

刚走出饭店门口的老古正在左顾右盼,被马三看个正着。

轰动我市九十年代末的“闹市枪战”就此上演了,以前赵红兵、李四、张岳等人也曾和人枪战过,但都是在医院、郊区等地方。在闹市中枪战的,马三这是头一份儿。马三的胆子真是不小。

当天街上十分本来像往常一样十分平静,街头有摆烤羊肉串摊子的、有穿着拖鞋正在带着小孩散步的、有泼妇正在骂街的、有情侣散步聊天的、还有仨一群俩一伙的半大小子在骑着自行车追逐嬉戏的。总之,这只是我市98年一个很普通的仲夏之夜。

一切的平静被马三手中的枪声所打破。

对,马三开的第一枪,这一枪过后,街上的人们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街上的人们四散而逃是在老古那声撕心裂肺的“快跑!”之后。

马三下了车几乎没做任何准备就放了第一枪,这第一枪就打在了老古的肩窝处。马三虽然极少动枪,但枪法明显比张岳强了太多。

老古的兄弟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但中枪的老古明白了,这是张岳的人来报仇了!

有人开了第一枪,就有人敢开第二枪。据说是九宝莲灯开的第二枪,尽管什么都没打到。老古和他手下的几个练体育出身的小兄弟和赵红兵、沈公子、李四等人的差距在这一刻尽显无遗。如果是赵红兵、李四等上过战场的人遭到埋伏,一定会下意识的在第一时间掏出枪果断还击,但这次换作老古和他的几个练体育的小兄弟,却各个手忙脚乱,没一个人掏出枪应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