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岳看马三年纪小,在号子里一直对马三很照顾,马三感激不尽。

马三虽然比张岳早进去几个月,但他比张岳还晚出来几个月。马三出来以后无事可作,找到了刚刚开办起“讨债公司”的张岳,非要跟着张岳混社会。张岳觉得马三这人虽然有点不对劲,但是打架要债还不失为一把好手,就收留下了马三。

二人关系一直相处不错,在马三大概帮张岳四、五个月以后,张岳团伙虽然小有所成,但是还没什么大钱入账。在一天的酒桌上,马三终于对张岳说出了他和以前中队长的那个秘密。

“大哥,我想阉了我自己,我现在真的再也喜欢不上女人了!”马三在入狱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被中队长蹂躏了两年多以后,马三真的只能对男人感兴趣了。

“别他吗的扯淡,告诉我,那人现在在哪儿呢!”张岳震怒

“开了一家出租车公司,他上班的地方在银城商厦的七楼”

“我去找他去!”

“大哥……”

“别费话了”

“大哥……”

“你是我兄弟。”

第二天晚上,当年那个蹂躏马三的中队长左眼被打瞎,左侧耳膜被重击至穿孔,肋条断了七根,左手五根手指全被折断。

此案究竟是谁做的,到现在受害者不知道,公安局也不知道。

马三听到这件事以后给张岳跪下了,“大哥!你就是我大哥!”。马三又哭了。

张岳在九十年代初收的四个江湖大哥级别的小弟中,马三和富贵都曾给张岳跪下,都是心悦诚服的一拜,人家张岳就有这本事。

这次张岳挨了一枪,马三发疯的程度绝不亚于赵红兵。

“马三你少喊两句行吗?!”赵红兵又吵马三吼了一句。

“红兵大哥,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张岳是我大哥,我一定要为他报仇!”马三说完,转头走了。

马三前脚刚出门,李武进来了,自己进来的。

“红兵,没事儿吧!”李武朝赵红兵笑了笑,笑的挺轻松。

“没事儿,你没事儿吧!”赵红兵走上前去,拍了拍李武的胳膊,赵红兵的表情有点尴尬。

赵红兵没想到自己一时火大踹了李武,李武居然还主动跟自己说话。尽管此时赵红兵也意识到了自己踹了李武一脚有点过分,怎么说李武也是自己多年的兄弟,而且对自己一直毕恭毕敬。但赵红兵是个极爱面子的人,类似于“不好意思,刚才我有点急”这样的话赵红兵是肯定不能说出口的。他这样拍拍李武的肩,已经表示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过火了。

张岳尚不知赵红兵和李武在医院走廊里发生不愉快的那一幕。

“你们俩说什么呢?”张岳对赵红兵和李武说。

“没说什么,琢磨怎么收拾老古呢!”

“哦!”

这时,张岳病房里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挤到了走廊里。

江湖中人听到张岳受伤的消息,都来看望张岳了。走廊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大小混子,起码百十来号。

赵红兵算是看出来了,张岳在这里根本就没法安心养伤。

干脆,赵红兵和司机老火就站在了门口,把来看望张岳的人一一支开。但即使是这样,还有一些“非要看看大哥现在怎么样儿”的兄弟硬往里闯。江湖中人,遵守规矩的本来就不多。赵红兵又碍于一些熟人的面子,不得不放进去一两个,放进了一个,肯定就还会进第二个。让谁进不让谁进啊?

晚上十点多以后,人终于散的差不多了,病房里,只剩下赵红兵和带着几个小兄弟保护张岳的蒋门神。

“张岳,你不是在这医院里挺熟吗?你换个房间吧,你在这里根本没法休息!”赵红兵说。

“恩,红兵大哥说的对”蒋门神随声附和。

“……换就换吧!”

当晚,张岳换了个病房。张岳换完病房后,赵红兵被沈公子电话叫回去处理工伤事故了,沈公子已经和那些人纠缠一整天了,没赵红兵出面根本摆不平了,赵红兵只得回去。

这次为了避免被人打扰换的这个病房,很有可能救了张岳和蒋门神一命。

据说,不知深浅的老古知道这次是彻底得罪了张岳,与其被张岳打死打残不如先下手为强,先把张岳打死打残再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派多个手持枪械的人去了张岳以前的病房。但发现张岳的病房没人后,老古的人迅速撤离了。如果真的遭遇到了张岳和蒋门神,枪战过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当然,老古当晚是否真的曾派人去再次对张岳下手已经无法考证,老古肯定不承认他自己曾经干过这事儿。也或许,这就是张岳等人编造的故事。

二狗认为这事儿纯属子虚乌有也有可能,因为,张岳对老古动手似乎当时借口还不是十分充分。为什么说不充分呢?因为张岳虽然明知道当时对他开枪的是老古的人,但毕竟不认识究竟是谁,没法把这帐算到老古头上。但如果说有人亲眼看见了老古的人又带枪来医院找张岳了,那么这借口就充分了,有充足的理由去找老古算账了。

即使是黑社会,想动手也得有借口有理由的。绝对的横行霸道蛮不讲理,起码在我市行不通的

老江湖张岳懂这一点,而且懂得利用这一点。

反正这次是老古的人先开了枪,他老古总不能报案吧!

既然老古不能报案,那张岳就开心了,张岳最烦警察。

还没等张岳具体安排下一步行动时,马三已经带着人开始行动了。

第十一节九宝莲灯马三这次是铁了心要帮张岳复仇,二狗认为马三此举目的有二,1、现在张岳在刻意的疏远他,而且张岳现在手下也有很多新的心狠手辣的兄弟,多马三一个不多,少马三一个不少。但马三就要证明给张岳看:虽然你现在有那么多兄弟,但是对你最忠诚而且办事儿能力最强的依然是我这样的老弟兄。2、张岳对马三有恩,有收留之恩,也有帮其报仇之恩,马三这次就是要报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