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沈公子,赵红兵和李武还多了一份交情,那就是当年在号子里,李武对赵红兵言听计从,心甘情愿的听赵红兵的话,所以赵红兵一直对李武还算客气。

客气归客气。在张岳出事儿的前提下,赵红兵的情绪变得十分不稳定,暴躁易怒。这次,李武挺不幸,撞在了赵红兵的枪口上。

“张岳在哪个病房呢?”赵红兵问李武。

“张岳没事儿”

“我问你张岳在哪个病房呢!”赵红兵语气有点急。

“302,大哥你别急,张岳没事儿”

“……”赵红兵看了看李武,没说话,继续快步向前走。

“大哥你说这是谁干的?”李武本来想从医院里离开,但是看见赵红兵来了,又转身跟赵红兵向张岳的病房走去。

李武在社会中混的可能是这兄弟八人中仅强于孙大伟的人,但是人家李武气派十足,无论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4、5个小弟。

“……不知道”赵红兵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李武的话,继续快步向前走。

“大哥,你说说,我正找张岳帮我办事儿呢,他现在却挨了一下子……”李武紧紧的追着赵红兵说。

听到李武这句话,赵红兵蓦地停下了脚步。

赵红兵停下了,李武也停下了。

据说,赵红兵认真的看了李武几眼,没说话。根据二狗对赵红兵的了解,二狗认为赵红兵当时想的是:张岳现在都让人家打了一枪了,你TMD李武居然不去想为张岳报仇,居然还在想自己的那点破事儿!!说不定,张岳这枪就是因为你挨的!!!

赵红兵停顿了一下以后继续快步向前走。

李武还是真不知趣,又在后面赶上了赵红兵。

“你说我买大巴那事儿现在已经到这时候了,张岳却挨了一枪,这事儿怎么继续办啊!”李武真没看出来赵红兵已经很不耐烦了。

“别说这些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赵红兵咬着牙说了这一句。

“……那你说,我那事儿怎么办!”

“嗷”的一声惨叫,李武被赵红兵回身一脚蹬飞。

套用小沈阳的话说就是:赵红兵那天真就变态了。

赵红兵这人一辈子也没变态过几次,但那天赵红兵真就变态了。这事儿当时在社会上传的时候社会上很多认识赵红兵的人根本就不信:赵红兵踏实稳重,怎么可能干出一脚蹬飞自己把兄弟的事儿?

的确是没人相信,但这事儿就这么发生了。

社会上的人不能理解赵红兵为什么当时在张岳已经挨了枪的前提下居然还自己制造内讧,一脚踹飞了自己的把兄弟。但二狗了解。

正所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赵红兵和张岳显然都算不上是什么君子,但这二人起码懂得一点:朋友间的感情和朋友的生命,挺贵,贵到什么地步呢?贵到多少钱都买不来。李武显然不懂这一点,在他眼中,可能就剩下了钱一个字。当张岳受伤时,李武想到的根本就不是找到凶手和为张岳报仇,而是惦记自己那点儿生意。疏不知,张岳挨这枪就是因他而起。

在赵红兵心烦意乱的时候,李武却在赵红兵身边聒噪个没完。

他活该!

活该被踢!

他不挨踢谁挨踢!?

赵红兵一脚把李武蹬飞后,头都没回,继续上楼。

据说,李武被蹬以后倒没说什么,但李武手下的那群小兄弟却显得各个不服.

“大哥,我不管他是谁,今天他踹了你,我就要他的命”

“大哥,今天我非崩了赵红兵!”

“武哥,你就说怎么干吧!!”

李武这些小兄弟说这些,赵红兵都听见了,但赵红兵根本就没当回事儿。把李武手下的那群小兄弟再当回事儿,那也不是赵红兵了。

“别他吗的瞎说,红兵是我大哥!”李武喊了这么一句。

李武的兄弟们总算是消停了。

李武这句话是喊给赵红兵听的。李武知道,自己挨了一脚没什么,但没了赵红兵,他以后再做“生意”恐怕就没那么方便了。

赵红兵那天是真的不正常了。

“没事儿吧!”赵红兵用力的掐了掐张岳的光头。

“没事儿!你他吗的轻点儿。”张岳虽然已经是全市最有名的江湖大哥了,但是他始终对赵红兵有一种心理依赖。没赵红兵在场,他经常拿不定主意。

“谁干的?!”

“不知道!”张岳挨的这一枪,只是皮里肉外的伤,没伤筋动骨。

“老古吧!”赵红兵也知道张岳和老古结仇的事儿。

“应该是!”

“等着,我找老古去!”赵红兵今天是铁了心要亲自动手帮张岳报仇。

“红兵,这事儿和你没关系!”

“你说什么呢?!”

“和你没关系!”

“扯淡!”

“一会蒋门神他们就过来了!”

张岳刚说完蒋门神,马三却进来了。

赵红兵一看见马三,心里先是一哆嗦,然后浑身一激灵,接着差点没吐出来。

此时的马三,已经根本就看不出是个男人了,留了波浪的长发,脸上涂满了胭脂,身上全是女性的香水味,穿了条特瘦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衬衣,那叫一干净!

要分辨马三的性别,挺费事。

曾经有很多网友问过二狗,用现在耽美文学的角度来评判,马三究竟是“小攻”还是“小受”?关于这个问题,二狗认为,这是个谜,很谜。

其实如果按马三的装扮来看很好判断:马三一定是小受。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二狗曾听闻一件关于二狗的一个叫小二龙的朋友的一件事儿。就是因为这件事儿,二狗认为马三可能并非小受。

小二龙姓游,二狗曾在第二部提及过他,他曾经在广东呆过一段时间,此人也将是第三部后半段和第四部的主要人物。当然了,在此就不过多的介绍他,只介绍他和马三的一段悠悠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