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古没答话,掏出了猎枪,指向了张岳。

老古的兄弟们拔枪,张岳的兄弟们拔枪。张岳倒是稳如泰山,连枪都没掏。

“你敢吗?操”

张岳说完,棱着眼睛撇着嘴,食指用力的戳了戳老古的脸。

被盛气凌人的张岳手指头戳了脸的老古一言不发且一动不动,恶狠狠的看着张岳。

戳完老古的脸,张岳又走向了老古身后那几个手里端着枪的小兄弟。

“你敢吗?”

“你敢吗?”

“……”

张岳把老古的小兄弟挨个用手指头戳了一遍!并且,对每个人都棱着眼睛咬着牙问了一句“你敢吗?!”

张岳就是这么狂。

据说,老古情绪还算稳定,但是他身后的那几个小兄弟有两个当时就哆嗦了,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张岳这气势吓的。

但还真就没人敢开枪。毕竟如果老古这边一开枪,张岳手下的兄弟们肯定乱枪齐发。

张岳是亡命徒,老古和他那几个手下显然没有一个是敢拿自己命玩儿的主儿。

“真他吗的没刚!滚吧!操!”张岳说完抬手打了老古一耳光。

这事儿没多久就在社会上传开了。“全市,还是张岳最猛!最有实力!别人谁也不行。”社会上人都这么说。

结果,这场遭遇战过去不到一礼拜,张岳就出事儿了。

这也是张岳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为数不多的受伤之一,而且,是枪伤。

老古手下的小兄弟有两个我市体校刚刚毕业的学生,这俩学生当年在体校时就号称体校的龙头老大,一向嚣张跋扈。毕业以后都没工作,直接跟了老古混社会,平日搞拆迁欺压良民已经成为习惯。这次被张岳凌辱受了窝囊气憋了一肚子火,尽管老古忍气吞声,但是他俩却想找机会雪耻,当然了,雪耻的同时,也意味着成名。毕竟,张岳混了这么久的社会,还没被谁崩过呢。

他俩都知道,平日里想崩总被十几个人簇拥着的张岳那是活腻了。张岳落单的时候不多,但张岳每天中午出门的时候,通常都是一个人。

机会就在这里。

他俩,一个拿了把口径,另一个拿了把猎枪。用了几天的时间摸清了张岳的作息规律以后,开始埋伏在了张岳家的门口。

二狗暂且把这二位称为大海和小黑子。

那天中午,刚刚起床的张岳惺忪着睡眼下楼去开车库的门。

“嘭”的一声爆破响,刚走出单元门的张岳腿部中枪。

小黑子手中的口径打出的。

“草你吗!”据说张岳中枪后没倒,斜倚在门上,从包里掏出手枪朝十几米外的大海和小黑子胡乱开了三枪。

大海和小黑子虽然无人中枪,但吓得四散跑开。

张岳,第一次挨了一枪。

第九节兄弟据说,当天最先接到李洋电话的是赵红兵。在李洋眼中,张岳最好的两个朋友就是赵红兵和沈公子。虽然蒋门神等小兄弟一直把张岳奉为大哥,对张岳毕恭毕敬简直像对待干爹一样,但李洋是真瞧不起他们,李洋看见在楼下受伤的张岳后,只给赵红兵和沈公子打了电话。赵红兵被李洋找到了,但沈公子当时在处理一起做工程时的工伤事故,根本就没听见李洋的电话。

“张岳挨了一枪”李洋语气很平静。

“没事儿吧!”赵红兵声音都变了,“事儿”这个词不是说出来的,是从喉咙里嘶哑的吼出来的。张岳和赵红兵的感情,根本无法用文字来描述。赵红兵这句“没事儿吧!”,其实是在问李洋:“张岳没死吧?”

“没事儿,让张岳跟你说一句”

“没事儿!来中医院吧!”张岳中气十足的对着手机喊了一声,电话挂了。

中医院是张岳的“点儿”,在这里,无论受了枪伤还是刀伤,张岳都有把握搞掂医生,让医生不报案。

赵红兵心放下了一半。在赵红兵34岁这个年纪,能让赵红兵再亲自动手和人家火磕的,恐怕只有张岳、沈公子、李四等三人的事情。根据二狗对赵红兵的了解,就算是孙大伟,赵红兵也未必会亲自为他动手。

赵红兵能为张岳眼红去打架,那是因为赵红兵和张岳接近20年的朋友关系,最铁的朋友。

赵红兵能为沈公子拼命,那是因为这二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根本就是一个人。

赵红兵还能为李四去博一把,那是因为李四曾为了保护他曾经在医院里舍命和多人枪战。

里是里,外是外,赵红兵分的很清楚。

赵红兵马上驱车赶去中医院,此时的赵红兵,虽然身份只是个“工程三包”(这工程包到赵红兵这已经是第三包了)的包工头,但却已经有了专职的司机,气派不?当然,这个司机不是沈公子,而是一个一心想混黑社会,就想跟赵红兵混的一个以前赵红兵三姐的同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居然还有一心想混黑社会,连自己工作都不要了的人。据说这个司机为了能“混”进黑社会,每天给赵红兵的三姐打电话,目的就一个:给赵红兵开车。至于工资多少,这人也根本不在乎,反正人家就是想跟黑社会扯上关系,就想当黑社会!有趣不?在下文中,二狗将此人称之为“老火”。

老火把车停在了中医院的门口,赵红兵拉开了车门快步冲上了医院的台阶。

在医院的正门口,赵红兵撞见了李武。

在赵红兵当年拜了把子的这兄弟八人中,李武绝对是个另类。说李武另类原因有如下几点:第一,赵红兵、张岳、李四等人在江湖中扬名立万恶战连连时,李武那时尚在狱中,并没参与,但李武出狱后却真真正正的享受到了赵红兵、张岳等人拼了命换来的名气所带来的果实。李武在外面混时,总是先提张岳,再提赵红兵,然后再唠唠当年兄弟八人一起结拜的事儿。社会上的人谁不给张岳和赵红兵几分薄面?第二,在这兄弟八人结拜前,李武和赵红兵、沈公子、李四等人几乎无任何交情,只是因为他和张岳是发小,张岳那天吃饭又带上了他,所以他很“偶然”的和赵红兵等人结拜为兄弟,而且在结拜时,赵红兵、张岳等人没有一个是街头流氓,但李武是。第三,别人是否瞧得起李武二狗不清楚,但二狗清楚赵红兵和沈公子二人始终打心底瞧不起李武,尤其是沈公子,每当提起李武时沈公子总说“我和他不是很熟,别在我面前提他,谢谢”。沈公子刻意的和李武这样的“鸡鸣狗盗”之徒划清界限。但碍于张岳的面子,沈公子也一直没和李武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