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古出狱以后赚到了点钱,手下又有些兄弟,有点不可一世的架势。

最关键的是:老古这人不知深浅,二狗5岁那年在电影院门口看他摇红旗就知道了。

据说老古当时说了句话:“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有什么后果”。另据江湖传闻,老古还提出了个口号:崩了张岳、灭了赵红兵,以后在咱们市就是我们的天下。

嗬!老古还想借他弟弟挨削这个事儿大干一番,扬名立万。

老古真没报案,提着把锯了管子的双管猎带着5、6个小兄弟到处找张岳。

张岳也知道老古在找他,“我等着,我等着他来崩我”。张岳没刻意的躲,该出去吃饭就出去吃饭,该出去保龄就出去保龄,该出去桑拿就出去桑拿。

张岳不躲有张岳的道理。

张岳知道老古或许敢对他下手,但是绝对不敢杀了他。老古不敢杀张岳,但是张岳肯定敢干死老古。

躲一个像老古这样张岳根本就看不上眼的人,实在有损张岳江湖大哥的形象。

当然,张岳也不适合主动出击,都知道老古手里有枪,一旦张岳的人栽在他手里那肯定是哑巴吃黄连。

自从把赵山河一伙在钢窗厂一战过后,张岳已经太久没亲自和人动手了,起码4、5年了,张岳捅勾疯子、砍赵山河这些巅峰对决都已经成为传奇,被我市的市民传诵着。

老古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找张岳,但二狗认为老古对张岳还是有些忌惮,甚至有些打怵。因为我市的夜店虽然不少,但张岳总是在有数的几个高档场所出没,就算是普通人想看到张岳都很容易,更何况老古?

98年前后的张岳混的确实很牛,无论走到哪里,身后至少跟着20来个人,这20来个人各个都把张岳叫大哥。当时社会上有很多仨一群俩一伙的18、9岁的孩子怀揣着一把卡簧满大街的找张岳、东波、三虎子、老古这四个人,尽管他们多数和张岳、东波、三虎子、老古都无怨无仇,但是他们都希望能抓到他们落单的时候,扑上去就是一枪刺,然后一战成名。这些孩子多数也就是敢想想,当他们看到张岳等人带着20、30个人从歌厅里走出来时,基本都吓得腿哆嗦了,没人敢冲上去就扎一刀。如果把98年前后我市江湖的格局比作是同时代的香港歌坛的话,那么李老棍子和赵红兵分别是张国荣和谭咏麟,都属于八十年代名动江湖,但现在基本已退出江湖的天皇巨星级人物,天皇明显要比天王高一级。而张岳、三虎子等四人则是正在当红的四大天王,张岳无疑是四大天王之首,刘德华。

东波凭着他那张被张家兄弟砍了多刀的刀疤脸,每年起码赚个百十来万,不但垄断了回民区的牛皮生意还动辄讹诈一些良民。三虎子虽然重出江湖不久,但是凭着他大哥二哥的名气,替人要债并且卖杜冷丁和摇头丸,也比较有势力。老古搞拆迁,有钱有势力并且和一些上层官员关系比较好,混得也比较开。

和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相比,尽管张岳在社会上依然很牛、赵红兵也像当年一样在社会上有面子,但赵红兵、张岳这一伙实力其实是有所下降了。二狗认为原因有三:1,赵红兵这一伙里面最糁人、最让江湖中人害怕的李四跑路到了广州还没回来,李四不在了,赵红兵这一伙对东波这样的滚刀肉威慑力自然就下降了。2,赵红兵、张岳、费四都刚刚都服完刑,都没什么正经生意或者生意刚刚起步,根本就不比其它的江湖中人更有钱,在以往,赵红兵和张岳这一伙的财力是仅次于李老棍子的,但是现在,在财力方面,赵红兵他们已经没什么优势了。3,社会在进步,混子们的生财途径也在随之改变,赵红兵和张岳刚刚出来,还没跟上这社会的发展节奏,没办法,咱中国发展的实在忒快。

即使是赵红兵、张岳这一伙实力下降了,但是也够让不知道深浅的老古胆战心惊的。

就这样,老古每天提着把锯了管的双管猎到处找张岳,身后的几个小兄弟也都带着仿六四、口径等枪支。到了九十年代末期,我市的江湖中人对掐,已经很少动用冷兵器了。

张岳也不躲,到处花天酒地,吃喝玩乐,就等着老古找到他。

四大天王中的两大天王的风云对决,肯定会出大事儿。

据说老古和张岳遭遇的那天在下雨,但不是暴雨,是绵绵细雨。他俩就遭遇在我市当时最大的歌厅的一楼大厅里。

98年时我市的歌厅并不像是现在一样基本全是包房,而是一楼大厅里有大概七八张桌大家轮流唱,二楼才是包房。那天张岳就带着十几个人在二楼的包房里唱歌,而老古恰巧找到了这里。

或许,老古也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遭遇在一起。

当被十几个人簇拥着的张岳唱完歌走到一楼大厅的门口时,老古带着几个小兄弟正好进门。

依然留着狼尾发型的老古40出头了,一双眼睛已经浑浊了。

光头新造型的张岳正值壮年,神采奕奕,两只大眼睛炯炯有神。

四目相对。

张岳用他那一贯的斜着脑袋棱着眼睛的标签式表情蔑视的看着老古,老古报以同样的眼神。不同的是,张岳是真的蔑视老古,老古则是装的蔑视张岳。

“看我干啥?”张岳冷笑着说了一句。

“看你犯法吗?”老古说

张岳是老江湖,就这一问一答,张岳就判断清楚了:老古是在穷咋呼,他根本就不敢出手,如果老古敢出手,根本就不会费话。

“你不是找我呢吗?”张岳斜着眼睛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