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时,二狗听见黄老邪在人群中大喊。

“对,老五,就是那个举红旗的,削死他!”

老五和黄老邪一起冲到了主席台上。

刚刚抡着红旗牛逼得不可一世喊人的老古又被黄老邪和老五好一通毒打,满脸是血,相当惨,惨不忍睹。

他摇旗呐喊没招来人帮他打架,却招来了老五。

二狗印象深刻的是黄老邪在削完老古以后对老古说的几句话,这几句话是递进关系:“你是不是认为你很牛逼?你是不是认为你举着红旗就很牛逼?你是不是认为你举着红旗我就不敢削你?”

说完以后,黄老邪一步三晃,飘然而去。

而黄老邪那嗓子,“对,就是那个举红旗的,老五,削死他”,仿佛仍然萦绕在二狗耳边。

大家说说,老古这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斤两?

就是当年那个“举红旗的”,就是那个当年被黄老邪一通猛削的,就是那个留着狼尾的老古,十年以后,终于成名了。

在大概85-86年,老古因为重伤害被判入狱十年,九五年前后出狱。赵红兵、张岳、李武等人虽然都坐过牢,但是都没和老古当过狱友,因为老古属于重刑犯,像表哥一样关在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大牢里。

95年老古出狱以后,干上了拆qian的活儿。

坏事儿那几年被老古干绝了,大半夜的人家还在睡觉呢,老古带着人就开着推土机把人家院墙推倒了,直接把推土机开进了院子。人家衣服都来不及穿跳窗户就跑,老古看见人跑了,大手一挥,推土机又去推房子了。

靠着这强行chai迁,老古终于发家了。

他虽然打架不行,但是他的确胆子比谁都大,就没他不敢干的事儿。

据说他听说李武要强行买他弟弟的车以后,是这样说的:

“李武算个啥?收拾他像玩儿一样。你让他把张岳找来试试?别人怕张岳,我老古可不怕。我就不信张岳敢杀了我!”

第八节我还真想知道,惹了张岳是什么后果李武去找老古的弟弟“谈”了几次,没任何结果。在买别的车的时候李武连恐吓带利诱,根本就没费什么事,而老古的弟弟是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据说老古的弟弟最后不耐烦了,是这样说的:“别几吧装黑社会,我就是不卖,你敢整死我吗?你动我一下试试?”

李武确实没动老古的弟弟的勇气,无奈之下,找了张岳。

“老古的弟弟不卖车,还骂我。”

“老古牛逼啥?”张岳是绝对的天不怕地不怕。老古虽然年龄比张岳大不少,但是张岳在社会上的名气远比他大,而且张岳成名也远在老古之前。

“最近老古搞拆迁赚了点钱,收了不少小弟,得瑟着呢”

“操”张岳极其蔑视老古。

根据二狗对张岳的了解,张岳这人确实是眼高于顶,尽管当年拜把子时有兄弟八人,但张岳当时真正瞧得起的就赵红兵一个,后来经过了无数次事儿,张岳对沈公子和李四也比较瞧得起,但是他对其它的几个人始终不冷不热。赵红兵把孙大伟和李武都当成自己平起平坐的兄弟,但是张岳却始终把李武和孙大伟当成自己的小弟,动辄张口就骂孙大伟和李武,有时候赵红兵也有点看不过去。

“大伟、李武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别张口就骂”

“他俩是从小就被我骂大的,早就习惯了,没事儿”张岳说

李武和孙大伟也乐于被张岳当成小弟,乐于被张岳骂。当小弟有个好处就是,自己真惹了麻烦去找张岳说一声,张岳肯定得为“小弟”出头啊。

张岳果然信守对九哥的诺言,也对“小弟”李武负责,当时就让蒋门神带着6、7个人抄着家伙找了老古的弟弟。

“挺牛逼呗?”蒋门神对老古的弟弟说。

“别几吧装黑社会”老古的弟弟有哥哥壮胆,根本就不怕蒋门神。

张岳、蒋门神一伙那可真不是装黑社会,那是真黑社会。

“打!”蒋门神来这里的目的就不是想跟老古的弟弟谈卖车的事儿,就是来打他来了。

老古的弟弟的肋条被打折了三根,嘴巴子被蒋门神捅了两刀。

张岳一伙都爱拿刀往人家嘴巴子上捅,这是他们以前开要债公司时养成的习惯:谁出言不逊就捅谁嘴巴子。

打完人,蒋门神等人又去公路客运站门口砸了一台老古的弟弟的大巴。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张岳如此嚣张?敢光天化日之下打人砸车?没王法了吗?

王法肯定是有,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有对策,下有计策。蒋门神砸完车打完人就躲起来,看老古的弟弟报案不报案,如果不报案,那么蒋门神就继续大摇大摆的混,如果报案,蒋门神就继续躲着,等着张岳把这件事儿摆平。总之,肯定没人家张岳的事儿。我张岳又没砸车又没打人,公安局你凭什么抓我?尽管江湖中人都知道蒋门神是张岳的手下,但是蒋门神又没抓到,公安局怎么能认定这事儿是张岳指使干的?再者说,即使抓到了蒋门神,蒋门神也不能咬出张岳。

张岳这样的行为,还不算是真正的黑社会,只能算是“黑社会性质”,真的黑社会,黑白两道都搞得定,打完人砸完车根本连躲都不用躲。在我市90年代末期,真正能做到黑白两道都能完全搞定的社会大哥还没出现,还没真正的黑社会。当时混的最牛的张岳的手下打完人也得躲。

老古也清楚的很,报案根本没用,别说抓不到蒋门神,就算抓到了蒋门神又怎么样?真正的凶手张岳永远逍遥法外,说不定哪天就为蒋门神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