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兵又笑了,饶有兴味的盯着三虎子看了半天。

三虎子被赵红兵看得直发毛。

“三儿啊,给你讲个故事”

“……”三虎子没答话。

“这世界上有一种神鸟,从南海飞到北海,不是梧桐树它不会停下来休息。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会喝。不是竹结的食物,它不会吃。当有一天它在天上飞翔时,看见下面有只猫头鹰,这只猫头鹰刚刚弄到了一只死老鼠。当神鸟飞过时,这猫头鹰死死的抓住死老鼠恶狠狠的朝它叫,吓唬它,以为它要抢那只死老鼠呢。三虎子,你说这猫头鹰可笑不?”

“呵呵……来,咱们喝一杯”。三虎子讪笑了几声,转移了话题。三虎子再没文化,也听出来了,赵红兵这是损他呢。

“喝吧”

换了别人说话这么损,三虎子早就翻脸甚至动手了。但是这次损他是赵红兵,曾经归拢了他无数次的赵红兵,三虎子实在不敢翻脸。

赵红兵和三虎子的区别,的确也有如庄子给惠施讲的故事里的神鸟与猫头鹰的区别一样,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赵红兵从来就没想过要抢三虎子的饭碗,也不屑于用这样的方式赚钱,倒是三虎子挺紧张。

喝完酒以后,王亮对赵红兵佩服的五体投地。

“三虎子也是个硬茬子,我看你那么说他,我还真怕他翻脸。”

“他翻脸能怎么样?”

“那要一旦动手怎么办?这一晚上,我一直挺紧张的。”

“老亮,你跟了四儿那么久,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明白?三虎子敢碰我一指头吗?他今天动了我,明天张岳就杀了他,张岳不杀他费四也剁了他,费四不剁他你四哥也得从广州回来崩了他。他三虎子有几个胆子?几条命?”

“大哥你说这道理我懂,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

“没事儿。”

套用黄健翔的一句话说就是:红兵大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或许三虎子真是想摆一桌鸿门宴,但是就凭着赵红兵这气度、胆量,三虎子他们是真不敢动手。当然,如果赵红兵被三虎子那句“我们兄弟也豁出去干了”这句话吓得软了,说不定三虎子还真就敢动手了。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遇强则弱,遇弱则强。

人类有这通病,谁也别说谁。

“敌愈强,我则更强”的人比较少见,具备这性格的人通常会成大事,无论从事什么行业。

当晚,赵红兵又接到了一个请他喝酒为他洗尘的电话。

是丁小虎打来的。

第六节1994年原浆白酒丁晓虎在请赵红兵喝酒是有原因的。因为,赵红兵曾经请他喝过两口酒。

丁晓虎和赵红兵的交情始自号子里,他俩关在一起。那年,丁晓虎在斗殴中手持枪刺扎翻了两个人,入狱。

春节,赵红兵弄到了满满一大茶缸白酒,原浆,70多度。在监狱里能喝上这么一大茶缸白酒,忒不容易了。沈公子究竟花了多少钱让赵红兵在号子里面喝上酒,这个二狗也不清楚。但是二狗多年以前在天涯看那个著名的“周公子大战易烨卿”贴中看到周公子提到价值1万3千美元的拉菲受到易烨卿的质疑时,周公子说:我说的是价值,不是价格,这个酒是不卖的。二狗笑了,二狗想起了赵红兵那年春节在号子里喝的那一缸白酒。就是号子里的这一缸70多度的散白酒,可能价格和价值都超过周公子过年喝的那瓶拉菲。同样,这个酒在号子里也是不卖的。

尽管这个酒只是我市1994年出品的价格7毛多一斤的原浆白酒,不是法国1986年的拉菲。

谁过年不喝两口酒?

赵红兵盘腿坐在铺上身体倚着墙,怀里抱着这个大茶缸,微笑着。赵红兵爱喝酒,除了老婆他就对酒最亲了。

“过年了,兄弟们,每人来一口!”赵红兵对号子里的几个兄弟说。虽然平时赵红兵偶尔也能喝上酒,但赵红兵多数都是自己喝,很少给别人喝。这天是春节,赵红兵想让号子里的每个兄弟都能喝上一口酒。

如果是在外面,赵红兵绝对不和别人用同一个杯子。

监舍里的每个兄弟都喝了一口,满眼都是感激。

丁晓虎是最后一个。

“红兵大哥,我能在监狱里喝上一口酒,这是我的荣幸,能认识你,更是我的荣幸!”丁晓虎喝了一大口,对赵红兵说。

赵红兵始终觉得丁晓虎这孩子比较可爱,看着丁晓虎冒充成人说这些话,赵红兵觉得挺有趣。

“晓虎,没喝够吧!没喝够就再多喝一口”赵红兵笑着看着丁晓虎说。

“谢谢红兵大哥,今天我喝你一口酒,等我出去天天请你喝酒!”丁晓虎比赵红兵还好酒。

“哈哈!”赵红兵觉得太有趣了。赵红兵在外面什么时候缺过酒喝?

“出去以后,我跟你混吧,红兵大哥!”丁晓虎端着杯子,说的一本正经。

“混啥混,跟我有啥混的,你快喝吧!”

“反正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行啊,你快喝吧!”

“那我干了!”丁晓虎一口把一大茶缸原浆全喝了。

包括赵红兵在内的监舍的人全看傻眼了:我操!这酒赵红兵还一口没喝呢就被你丁晓虎喝光了!

丁晓虎一口把这酒喝光了,自己也觉得不妥:对不起,红兵大哥,忘了给你留了。

赵红兵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据赵红兵日后对丁晓虎说:如果不是看丁晓虎这孩子当时太小,早一脚把他踹飞了。

其实二狗知道,赵红兵还是比较欣赏丁晓虎,所以没真踹他。

“红兵大哥……等咱们都出去,我请你喝酒”

“……”倚在墙上的赵红兵看着那个被丁晓虎喝的一滴不剩的茶缸,一肚子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