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伟现在除了军火和毒品不倒卖以外,基本上有啥就倒卖啥”张岳接过话说。

“我是瞎折腾”孙大伟难得谦虚了一句,在赵红兵和张岳面前,他不敢太装。

“富贵,你现在夜总会的生意还好吧?”

“不太好,太乱,不怎么赚钱,不太想经营了,准备兑出去。”

“那你准备干嘛去?”

“和我老婆一起,带着夜总会的五十多个小姐,去广东,投奔四哥(李四)去,干两年,然后再回来。那边赚钱可比咱们这里容易多了。”

“……”

赵红兵没说话,看了看张岳,张岳朝赵红兵笑了笑。

“张岳,那你出来以后做什么生意呢?”

“我比你早出来没几天,现在没事儿干,呆着呢”

“张岳,你干脆和富贵一起去广东算了!”

赵红兵看见张岳纵容富贵去广东当鸡头,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无论到了什么年代,组织卖氵㸒嫖娼的人都会被人鄙视。赵红兵虽然自己也承认自己是个混子,但是他绝对不会干这事。听富贵说了以后,火全撒到张岳身上了。

“红兵,这活儿我干不了。富贵也不容易,他如果不带着这些小姐去广东,这些小姐早晚自己也得去广东,在咱们这,现在根本就赚不到钱。有富贵带着她们,她们还能少受点罪,起码不受欺负。到了广东,让四儿帮忙找个场子。”张岳说。

赵红兵看了看张岳,没话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费四,你出来以后干嘛呢?”

“和以前一样,开个小盘子,几张牌桌,抽点水。一天抽个3千5千的,还凑合。”费四说。

“恩……”赵红兵虽然鄙夷富贵带小姐去广东卖氵㸒,但是却认为费四的赌场勉强能算“正事”,这很奇怪。

“沈公子说了,就等你出来呢,你出来以后跟你商量商量干什么去。他最近这大半年都快闲死了,每个月都回5、6次北京,就等你呢。”

“行,明天我就去北京,找他玩儿去。也看看他爸去,刚才我给他打电话了,他爸身体没啥大事儿。”

“那你今天快回去休息吧!收拾一下”小纪拍了拍赵红兵,大家都知道,赵红兵这几年在里面肯定憋坏了,想出去转转。

“干了,走了!等我回来再喝”赵红兵一口把酒喝了,牵着高欢的手,转头就走了。

赵红兵除了和几位兄弟喝了几杯,聊了几句以外,其它来监狱门口接他的百十来号江湖中人,赵红兵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可见,虽然在里面混了三、四年,但赵红兵的江湖地位依然很高。而且赵红兵在和江湖中人交往的时候,火候拿捏的很好。总是和和气气,和谁都能聊上几句,但除了张岳、费四这样多年的无话不谈的兄弟外,赵红兵和别的江湖中人交往总是保持着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什么叫恰到好处?

就是说:喝喝酒、聊聊天可以,一两个礼拜见一次可以,如果有小事儿帮忙也可以,如果需要赵红兵出面说句话就能解决问题那也可以。但是,绝对不会像是和沈公子、李四一样每天都混在一起,更不会在一起办大事儿。

社会上的很多人都以和赵红兵“很熟”为荣,赵红兵在和他们交往时也表现的有礼有节有度。认识赵红兵的人,对他的评价都相当不错。

“红兵,再喝点再走!!”张岳说。

“想喝到北京找我喝去吧!”赵红兵回头笑笑。

高欢牵着赵红兵的手走了,紧紧的牵着,十年了,千辛万苦,到了今天,他俩终于能名正言顺的把手牵在一起了。高欢,可不愿意轻易的撒开。

当晚,高欢订了两张去北京的两张火车软卧的票。赵红兵后脑受过伤,乘飞机头疼,只能乘火车。

第二天一早,赵红兵就去小纪的店里去呆着去了,这二位在小纪的店里从早上一直喝到距等火车快开的时候,这时,赵红兵才想起来还要出门呢。

小纪开车带着赵红兵风驰电掣的赶到火车站时,火车已经开了。高欢早就在火车上等着,差点没气死。没办法,高欢先去了北京,赵红兵第二天才去。

在北京,沈公子携其夫人兰兰热情迎接了高欢。

“你爸爸没事儿吧?”高欢问沈公子。

“没事儿,明天就出院了,昨天我还带兰兰去了趟动物园,兰兰也是的,来了这么多次北京,昨天才第一次去了动物园。”

“沈公子认识很多动物,介绍的可好了,昨天真长见识,高欢,要么,今天让沈公子带你也去转转吧,反正明天红兵才过来。”兰兰说。

“哈哈,好呀,动物园离我以前学校近,几站路,但我毕业以后就没去过,沈公子开车带我去转转吧,再去动物园那服装批发市场看看”

“好啊,我带你去,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看见动物我就开心。”沈公子万万没想到这句话后来成了名言、警句。“还有啊,高欢,动物园那里的服装批发市场衣服档次太低,不适合你,我就带你逛一天动物园吧!”

“好!”

当天,沈公子真的带着高欢去游了动物园,一游就是一天。据说,沈公子的确学识渊博,从动物园的历史到动物的纲目种类,说的头头是道,比动物园的介绍还全,让正宗名校毕业的高欢折服不已。

“沈公子,认识你十多年,还真不知道你有这本事”。

“我说了,我这人就喜欢动物!一见到动物我就开心.”

“的确是!”高欢点点头。

第二天,赵红兵也到了,和张岳、李洋三个人一起到的。张岳也是刚出狱没事儿干,看见赵红兵来北京转了,带着老婆也跟来了。据说,赵红兵和张岳在卧铺车厢喝了一夜酒,张岳下了车还没醒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