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当时张岳被劳教,但是蒋门神、富贵、马三还在外面。沈公子并不太愿意和他们这些江湖中人来往,这几个人倒是都很敬佩胆色和身手均过人的性情中人沈公子。虽然沈公子从来没去找过他们讨债,但是他们都乐于主动帮沈公子来要债。

“沈公子,是不是最近钱出了点问题?”蒋门神问

“没事儿”

“我帮你去要钱吧?”

“哈哈,算了吧,你去要钱肯定把人全得罪了。你全得罪了我怎么开饭店啊?”

“不会,不会”

“算了吧”

“沈公子,你是大哥(张岳)的把兄弟,需要的时候,只要你说句话,我肯定尽力帮你办事。”

开始的时候,沈公子总是拒绝蒋门神、马三帮他要帐,到了九六年底的时候,沈公子的饭店已经入不敷出了,手中的欠条按斤算起码有好几斤。

“沈公子,我帮你去要钱吧!”蒋门神对沈公子极是敬佩,隔2-3个月就和沈公子说一次。

“……唉,去吧!”沈公子无奈。

96年底临近春节时,蒋门神开始大规模的帮沈公子讨债了。

在96年的时候,蒋门神讨债的手段早已经升级,早就不打架了。他采用的方式比较特别:从乡下找一群40-50岁农民,而且挑最脏最邋遢的,干净利落长相好看的农民他绝对不要。每次派出2、3个这样脏兮兮的人去各单位,每个人负责盯着一个人,分别是局长、办公室主任、会计,因为这三个人是要债的重点环节,无论这三个人走到哪里,后面肯定有个脏兮兮的人跟着,不但开会时跟着,连上厕所都跟着。

蒋门神这就是故意恶心人,就是成心把人烦的不行,无奈只能还钱。

被讨债的人也是有苦难言:

报案吧?不行!毕竟欠人家钱,警察来了还说不定帮谁呢。

打人吧?更不行!谁不知道蒋门神他们是黑社会啊,打完人后患无穷。

不理吧?更加不行!后面总是跟着个像乞丐似的人,连吃饭都跟着,根本啥都没法干。

蒋门神就是这么恶心人。而且,还真有效果,4、5天的时间,就帮沈公子要回了10几万。

沈公子开始并不知道蒋门神如何操作,终于,蒋门神把要回的第一笔钱给沈公子的时候,沈公子忍不住问了。

“蒋门神,这钱你是怎么要回来的?我怎么就要不回来?”沈公子特费解。

“我每天找个跟要饭似的人跟着他们,他们能不给?烦也烦死他们。哈哈”蒋门神洋洋得意。

“…………”沈公子这下才明白,彻底无语了。

沈公子是个极其爱面子的人,下三滥的事儿绝对不干。

平时沈公子对欠账的连张口催帐都不好意思,这下可好,蒋门神居然直接用上了这手段!

沈公子无地自容,挠头不已。

“蒋门神,算了,你别帮我要帐了,你要帮我忙我知道,我心领了,帐的事,我自己解决吧。”沈公子虽然挺上火,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沈公子,别介啊,现在外面欠你一百来万呢,你去要根本要不回来!”

“兄弟,这是我的事儿,我自己解决吧!”

“沈公子,我一定帮你全要回来!”

“听话!不许再去要了!!”沈公子平时总是嬉皮笑脸,偶尔严厉一次,也挺吓人。

“……恩,知道了”

据说,当晚,一向洒脱的沈公子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沈公子把欠账比较多的人都叫来了饭店,请吃饭,沈公子亲自挨个的打电话。

“马上就过年了,各位都是老顾客,今天晚上,我小申请客,大家务必到!”

这些人里,有局长、有厂长还有些私营业主,一共七桌,其中有不少是在过去的几天被蒋门神催过债的。菜上的是最好的菜,酒上最好的酒,全是五粮液。

沈公子挨桌敬酒,跟每个人都喝了一杯,他身后跟着蒋门神。

“我兄弟帮我要钱,有点过分了,今天,我带他跟大家赔个礼。”沈公子说的很诚恳。

“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欠债的人也被沈公子弄的不好意思了。

“申老板,等有钱我马上把钱还你。……”

“其实这事儿也是我不好,但是我现在真没钱……”

“申老板,这杯我必须跟你干了……”

大家都知道沈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沈公子坦诚、率真、开朗、幽默、大方的性格,早已为大家所熟知。

沈公子请的这次客,基本消弭了蒋门神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让大家更加了解了他沈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各位,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但是,绝对没喝多。欠我们饭店的钱,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实在困难跟我说一声,这帐就算了!”

当天喝了两斤多五粮液的沈公子在饭局散后不到五分钟便意识模糊浑身发软,被两个女服务员抱走了。

二狗唯一一次见到沈公子喝得连走路都不会走的就是那次,他是真的喝多了。以往的沈公子,喝得越多越得瑟,越好动,但是那次,他却连路都不会走了。据说,他回家以后还说了一晚上胡话。

第二天下午,腊月二十九。二狗依然记得那天是冰天雪地,放眼望去尽是白茫茫,至少零下25度。

“二狗,帮我去饭店贴对联,服务员今天都放假回家了”住在赵红兵家的沈公子在墙那边喊,嗓门不小,字正腔圆,正宗京腔。

“好嘞”二狗去帮沈公子贴对联去了。

东北春节在室外贴对联是件很麻烦的事,需要用面做的糨糊在零下20多度的情况下刷在墙上,没有两个人根本无法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