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7

美你坐在旋转木马上

一只碧澄的眸子

笑盈盈地望着天空

望着你自己——

你只爱你自己

你隐居在

漂泊者的心里

漂泊的心

却到处探寻你的踪迹——

你是心的海市

饥饿的孩子

用小手摸索你的雪肌

永远找不到ru头

奄奄待毙——

你是无乳的女体

于是学者们

在迷宫的各个拐角

秃落白发苍苍的体系

留下一堆博学的垃圾——

你制造白痴

19837

时代太阳——一枚大金洋

俯照闹哄哄的市场

新潮杂货摊前

挤满黄金梦和色情狂

而当夜幕降落

靠着没有灯光的围墙

面目不清的男女

亲嘴或吵嘴

结算着爱情的细账

一个忧郁的青年低着头

偷偷地滴下

又偷偷地擦去

亮晶晶的诗的泪行

独自走向远方

寻找记忆中的故乡

19838

夜思月亮熬红了独眼

夜空一颗不灭的烟头

灰影子守望白影子

人生无非会面或永别

鬼火闪着幽蓝的光

飘向裸体的荒野

你撕裂一颗心

解开你的历史的纽结

谁说得清楚呢

风、波浪、流星是什么颜色

辽远的一瞥

找不到归宿的心迹

19838

要走你就走吧既然葡萄架的回忆

不能使你青色的心

再一次红透

要走你就走吧

何必在这空架子下滞留

不过要记住

连遗忘也有个尽头

一串串受伤的葡萄

像千百只泣血的眼睛

在前方某处等候

19838

幻影最轻盈的是幻影

可是我知道幻影的重量

当柔软的翅膀

消失在白云里

幻影沉重地压在我心上

最脆弱的是幻影

可是我知道幻影的顽强

当俏丽的花朵

凋落在秋风里

幻影在我荒芜的眼睛里开放

最诡谲的是幻影

可是我知道幻影的善良

当微茫的星光

熄灭在晨曦里

幻影守护着我临终的床

19838

沉落的目光深夜甲板上

她久久伫立过的地方

我凭栏眺望

在黝黑的江面

寻找她沉落的目光

我只看见

月亮的倒影像一只孤船

在急流里回荡

无声地破裂了

碎片湮没在大江的历史上

后来我没有再遇见她

可是每当无名的忧伤

突然掠过心房

我就觉得

在时间的波涛里

好像闪烁了一下

她那沉落的目光

19838

孤独夜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

那像灯影一样

在记忆的粼粼水面上

旋转着的

是我的凄清的魂魄

爱沉默了

一个凿不透的厚实的沉默

我走进一个长长的寂寞

在这世界上

谁渴望爱

谁注定要孤独地生活

19839

旅客和我你们等什么呢——

时间

焦灼的眼光

把大钟烤得冒烟

我耸一耸肩

时间是一团银线

绣成一弯新月

垂在古井边

你们驮着什么——

生活

第一要随身携带

第二要上锁

我两手空空

可我不是小偷

我只有一支烟

先生借个火

你们到哪里去——

左手一张晚报

右手一杯热茶

我叹一口气

想起摇篮旁的妈妈

在明净的小窗下

唱着歌谣纺着纱

你们赶什么呢——

又是时间

车厢的小门

在挤压中发着汗喘

我微微一笑

转身走向陌生的巷角

世上真有时间吗

世上真有我吗

198310

雾在雾中

山峰和岁月学会了忍耐

在遗忘深处

伫立着一个个执拗的期待

为了在雾墙上

开一扇小小的窗

幽蓝的相思花

睁着铃儿似的眼睛凝望

也许雾是真实的

片刻的清明只是梦

也许为了片刻的清明

只好在雾中沉睡一生

198310

回乡一只红晴蜓

落在流线型的草场

小牛犊的眼睛

闪着天国的光芒

失去目标的小船

扔掉无用的桨

爬满常春藤的古树下

白天鹅的梦渐渐拉长

岩石在泉水里

默想周而复始的秘密

泉水在岩石上

编结虚幻的时间之网

城市离远了

在它黑西服的裤袋里

几座小小的公园

像几枚铜锈的币章

198310

列车上的沉思我什么也不需要

除了一扇打开的窗子

窗外的风

熟悉而陌生的土地

岁月的神秘外壳碎裂了

童年时听过的一段乐曲

徘徊在唇边

却想不起它的标题

在森林的忧郁里

滋生小蘑菇的调皮

在都市的浮华中

孕育诗的诚挚

为了矫正扭曲的眼神

使劲盯住一颗星

眨一眨眼

星儿坠落天际

198310

哑谜老师说呵说

小家伙一声不吭

望着窗外一小角蓝天

听见了红石榴的笑声

疲倦的老人

垂头坐在最后一块里程碑上

一只死鸟

躺在路中央

丰腴的月亮滴下星星的乳汁

可我不是孩子了

198311

冬天的太阳太阳真好

别睁开眼睛

灰色的岁月蒸发了

一片金色的雾

没有路标的

林中路

通往蓝色的海滨

那里有

大理石的小白屋

阳光下

婴儿的万国旗

五颜六色的尿布

当你老了的时候

还要有

嫩绿的心

还要有

晶莹的泪珠

198311

乔答摩佛陀不是神

他是一个忧郁的王子

过早地猜透了

人生之谜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挣脱了时间的蛛网

留在网上的

是王冠和酣睡的娇妻

没有十字架

只有一棵幽静的菩提

他在菩提树下

默想万物生灭的道理

从四面八方

涌来无数的善男信女

跪在他面前

求他把丢弃的赐予

198311

不安静的夜一

时间脱下喧闹的伪装

赤条条地

绞进钟表的齿轮

它的碎屑

撒在更夫的床上

烛泪

在玻璃板上

冻结成暗红的冰

一切都消逝了

一切都消逝得

不干净

成年人的梦

有一个纹了身的肉体

刺满狰狞猥亵的形象

在新生儿洁净的啼哭声里

成年人的梦醒了

每天这个时候

昨天和明天的情人一齐来访

而我却在

昨天和明天的世界里流浪

黑蟒般伸展的失眠之夜

把你的梦扼紧

红绿灯和路灯

都熄灭了

城市闭上了杂色的眼睛

情人的眼睛

黑夜里惟一的灯光

也闭上了

灌木丛里

一朵无家可归的鬼火

闪着幽蓝的光

到处都是月亮

打过蜡的

生了锈的

钟表滴答

时间有无数颗人造心脏

干皴的夜空

一串甜蜜多汁的声音

坠落在我的手心

是我呀

是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