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仿佛听见你说:“不对,我已经把这个字留给了你。”

这是一个什么字呢?

我猜不出。

我只知道,正当我怀疑自己渐渐衰老的时候,你来了,为了向我证明我始终是一个孩子,并把我领回到那个与时间和解的古老家族中去。

我只知道,正当我害怕自己变得平庸的时候,你来了,为了提醒我一件尚未完成的事业。

于是我放心了,因为我的沉默有了自己的歌声,我的孤独有了自己的山林。

假如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

可是,你的到来是这样自然而然,我怎么会没有你呢?

十二

你一出现,我立刻一身清新。你的美丝毫没有沾染人间的虚荣,她把一切美都当作她的姐妹亲切致意。

你从你的深山里采摘了一束小野花,把它们递给我。我立刻认出它们是地球上最古老的花朵,只因为如今人们眼里只有名贵的温室鲜花,它们才被遗忘而竟然成了你的私产。

十三

你看他这样,像个已经成功或将要成功的人吗?即使有人相信,我不会相信,你也不要相信。

他与成功无缘,因为他永远对自己没有把握,——对别人也没有。

水上的落叶(2)既然成功属于尘世,完美属于天国,他与完美的距离就更遥远了,但因此毕竟可以梦想。怀着这梦想,他就更不把成功放在眼里了。

十四

她走过漫长的纯洁,终于找到我,带来了祖先的消息,带来了森林和溪流的遗产。

于是我沿着她的干净的目光和手臂,沿着她的虔诚的祝福,回到了童年的屋宇。

于是在地球的一隅,古老家族的最后一支后裔平静地唱歌和消失。

十五

节日是神的到来,把两只疲惫的手搀到一起,是命定的邂逅,无数次迷失后的相遇,流浪的孩子围坐在冬天的炉火旁,听复活的外祖母讲故事。

节日是盼望喧闹的宴席散去,独自留在寂静里,虔诚地杜撰比历史更真实的记忆,和远方的亲人相对无语,唱同一支忧伤的歌曲。

节日是船只偏离航道,漂向似曾相识的岛屿,那个为你加冕的少女用一种失传的方言宣示最后的神谕。

节日是神的到来,在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之间确认一种古老的谱系,于是消失在海面上的所有那些平淡无奇的日子突然获得了意义。

十六

一个小姑娘从麦田里走来,她向我走来,给我带来了季节的礼物和生命的果实。

她在一张纸上写字,她写绿叶、雪花、梦和呼唤,我问她写了什么,她说,她写的都是我的名字。

她爱着,祝福着,可是她自己并不知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好,只是虔诚地感激那因为她的爱和祝福而变得美好的世界。

十七

连绵多日的阴冷的冬雨终于消散了,我展开晴朗的手心,让最轻的风栖息在上面。

湖面的冰在一点一点融化,我想起了春天给我的许诺。草和树叶快变绿了吧?

那些性别不明的哲学家正在用复杂的逻辑表达复杂的情绪,我听不懂,像一个原始人。可是我不害羞。

部落里那个最善良的少女每时每刻在向我走来。她永远单纯永远与众不同,她的问候像春天一样质朴而又新鲜,她的祝福使我心明眼亮,不会看不见春天正在向我走来。

十八

你望着塞外的荒漠落日,我在你的目光里渐渐苍老了。

于是我知道,我在这世界上不会没有清泉和草坡。

也不会没有我的小木屋。

静中的图像一支百灵鸟的羽毛

在阳光里飘

孤独的白杨

伸出书生般瘦削的臂膀

向晚霞祷告

患失语症的大地

默默地把它的见闻

刻进岩石的头脑

上帝啊

难道这就是你最后的创造

19814

合欢困倦的列车

漫游在夜的荒原

它沿着梦的轨道

驶入一个不知名的小站

不知名的小站上

一柱孤零零的路灯

用幽暗的光

照亮一棵合欢

合欢垂着粉红的长睫毛

用娇柔的吻

为列车里惟一的不眠者

把寂寞驱散

19815

等待好像赴一个无期的约会

年复一年

我久久等待

在一棵银杏树边

树叶绿了又黄了

游人聚了又散了

我依然在等待

等待一张陌生的脸

别问我我不知道

我等待的究竟是谁

我只知道她来了

我一眼能把她认出

既然我相信

此刻她正日夜兼程

沿着无数条小路

走向这棵惟一的树

19815

传说无帆的独木舟

沿着古老的航线

在另一片海洋上漂流

被调皮的漩涡

别出心裁地吸收

他们在失事地点

偷饮陈年美酒

天使醉了

女人醒了

悄声发出甜蜜的诅咒

19815

路宁静的星空

倒映在柏油马路上

清凉的夜色

传递着你的目光

何必问来自哪里

又去向何方

当眼睛凝视着眼睛

不用怕上当

走吧我的路

在你的脚下伸展

飘满彩翎

通往飞鸟的故乡

只要还有一株树木

我们就有归宿

只要还有一颗星星

我们就有亮光

19816

晨月淡淡的晨月

挂在黎明的腮边的

一滴金色的泪

告诉我

要不要我替你抹掉

这黑夜的遗迹

或者就让它留着

为你甜美的脸

增添一种忧伤的魅力

19817

暂别人生短促

分手还不到时辰

隆起的胸衣下

两只面包香喷喷

我和我的孩子的

世世代代的养分

双眸清澈

鱼潜水中

海风吹走了

岸上的帐篷

等着我

还在那个季节

那座小城

198110

林间在树林里

只有她一个人

白的圮宫

红的枫

她是一条澄净的小溪

饮自己的心

198110

心绪落日下

兀立着孤独的凭吊者

长长的影子

在沙漠上印出虚幻的小溪

地震后的瓦砾堆里

伸出一双手臂

迎接七彩的虹霓

少女的手指

用狗尾草缠成一颗心

缠成一团芒刺

我望着篝火

望着你

飘摇而又美丽

告诉我

世上有幸福吗

如果幸福注定要变成回忆

198110

春天春天

你把绿色的粉末

撒在我的眼睛里

我讨厌

轻佻的小草

用叶尖

逗弄心事重重的大地

我讨厌

氵㸒佚的蝴蝶

在花丛里

跌跌撞撞地倦飞

春天

你年复一年地

玩着爱情的游戏

19823

即兴在你的万花筒般的眼睛里

我的命运的碎片

一会儿散作几页枯叶

一会儿拼成一朵睡莲

风筝在哪里

幸福岛在哪里

我用诗笺蒙住你的眼睛

却把诗歌写在你的唇间

嘘别嚷坏孩子

白墙上印着红十字

一道有病的彩虹

垂在发烧的天边

19823

一切终将消逝一切终将消逝

只剩下回忆

沉重的

或破碎的

一切终将消逝

只剩下自己

清醒的

或糊涂的

一切终将消逝

只剩下死

突然的

或缓慢的

一切终将消逝

什么也不再剩下

永远的

永远的

19823

愿望在水草一样的

长睫毛后面

你的眼睛

是一对黑金鱼

我把脸蛋

埋进你的衣领

闻到了太阳晒烤过的

果实的香味

跟我走吧

张着三角帆的小舟

漂荡在大海里

只有我和你

19824

印象一双呆滞的眼睛

盯了你几千年

记忆的碎碴

把心磕出了血

爱和恨

正电和负电

天空在思考

我看见你背过了脸

19822

安娜爱是你的宿命

你的禁忌你的不治之症

一旦发作了

吗啡又有何用

两把长剑似的铁轨上

一摊沉默的血

你对世界的报复

世界给你的报偿

19824生命之岛

身前身后

是时间的深渊

我好奇地想

曾经有无数世代的人

却没有我

也许不会有我

我悲哀地想

还将有无数世代的人

却没有我

注定不再有我

我的生命之岛荒芜了

不再有人类的船只

向它靠拢

惟有上帝看见

它永远存在着

在时间的深渊之中

19826

塔与河塔顶四周

群燕惊慌地盘旋

像一堆箔灰

从阴惨的香炉里升卷

笔直的运河边

柳树像戴绿面纱的修女

肃穆地排列着

低头不语

我在河里游过

像一条无动于衷的鱼

19827

##明陵

石人石兽

空等着帝王的灵柩

伛偻的守陵人

把枯落的年华扫走

阳光如釉

抹在深秋的林岫

我摘一片红叶

塞进你纤秀的小手

198211

落叶翡翠蓝的天空下

一片枯叶轻盈地飘落

第一回离开母亲

去把生命的秘密探索

姑娘的倩影

在树下翩翩闪过

雪白的高跟鞋

把儿时的梦想踏破

198212

秋园夕阳返照

点燃最后的火炬

一簇枫叶

红得像情欲

幽深的林间

一块色彩斑驳的调色板

寂静地陪伴着

一缕迷路的光线

被遗弃的荷池

伸出枝枝杈杈的记忆

一个褪色的梦

萦绕着无人的长椅

198212

冬日夕阳像一片枯叶

在灰色的丛林里飘落

乌鸦是黑衣乞丐

盯视着翻白肚皮的湖泊

姑娘在跳舞

我在散步

瞥见她摘下的小手套

我想起了滑雪板和松鼠

19831

民歌我把她的小酒涡

吮了又吮——

这么小的小酒杯

能饮一百盅

我把她的小手掌

掂了又掂——

这么小的小玩意

只值五分钱

我把她的小脑瓜

摸了又摸——

真是一个小傻瓜

又把路走错

19831

黄昏的桃园乌鸦——天上的流浪汉

扑剌剌飞过树杈

一声醉喊

卜下神秘的一卦

一千颗桃树

愁死在苍冥之下

暮霭里肃立

一千座铜十字架

19834

杂忆婴儿的眼睛里

漾起纯蓝的回响

母亲的耀眼的Rx房

是悬挂在空中的太阳

深夜车站上

弥漫着细雨般的灯光

陌生女郎泄露了

一张睡意眬的脸庞

异国景物

触动了熟悉的惆怅

红罂粟和白尖塔

勾起了前世印象

19835

海边我说

你眼睛里有一颗夕阳

你却说

它停留在我的肩上

天空弯着腰

为一对对情侣

遮挡主的目光

妈妈呀

为什么蓝色的海上

有雪白的浪

穿游泳衣的姑娘

笑吟吟地走上岸

男人丢下的烟头

在她身后飘荡

19836

失眠的时候深夜我的梦

悄悄爬上别人的枕头

消失在

一堆柔滑的秀发后

海潮退了

花浴巾顺水漂走

两个人影

傍着血红的沙丘

寂寞的月亮

吊死在菩提树下

把苍白的舌头

伸进我的窗口

19837

落日绿衣少女手中的

一枝血红的郁金香

你来时

像初恋一样轻柔

你去时

像无梦的睡眠一样安详

古往今来

痴恋你的人一个个死了

我也将不再存在

而你呢你依然含情凝望

19837

告别带着凄凉的微笑

我最后一次欣赏

清晨草叶上

露珠的闪光

雨后彩虹下

肥皂泡的轻飏

别了把心爱的万花筒

还给恶作剧的儿童

在天空和海洋

我找到了蓝色的遗忘

19837

坦白你的目光在我四周

织成如梦的屏风

世界忽隐忽现

像屏风上的烛影

而你却从男人色迷迷的眼睛里

欣赏着自己

我敲碎一面面哈哈镜

捧着你的稚气的脸

诵读大自然的真谛

坦白

是我的命运

你的孩子般坦白的眼睛

是我的命运的陷阱

19837

爱情的遗体我牢牢拽住钟摆

守护这一个永恒的夜晚

而你仍然像时间

被无情的秒针一口口吞咽

天空是一只银酒杯

月亮是一把金匙子

调一杯毒酒

要不要为爱情饮干

爱情——一只无价的古花瓶

小心翼翼捧在胸前

总有失手的一天

它的遗体——墙角一堆碎瓷片

19837

色与空粉红色的菱形

在一片绿阴里颤抖

断了线的风筝

飞向蔚蓝色的自由

19837

疯子和孩子一朵绯红的云

飘过头顶

一个赤脚的人

拔腿追寻

孩子们跟在后面喊

神经病!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