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互相注目,彼此无言,似乎都有戒心。凌信诚用虚弱的声音招呼我近身坐下,并且先把姜帆介绍给我:“这是原来我爸公司的,叫姜帆,今天过来看我。”

姜帆从床前的小凳上礼貌地欠身,和我握手,我们以前在爱博医院见过面的,彼此并不陌生。姜帆甚至老练地笑笑,未等信诚介绍便开口与我寒暄:“啊,我知道你,你是作家,对吧。”

我笑笑,未置是否。作家一般不喜被人呼为作家,所以我的沉默,既非偶傲,也非自谦。

我在信诚床边,稍远些的一只小沙发上,坐了下来。与重新坐回凳子的姜帆,与半卧病床的信诚,恰成鼎足。信诚移目姜帆,继续了他们刚才话题。

“没事,你接着说吧,海大哥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信任的一位大哥,我的任何秘密,都不瞒他。”

姜帆向我看看,不知认真还是调侃,感叹一句:“难得,凌少爷受了那么多人蒙骗,到现在还有胆量信任别人,实在难能可贵!

我和信诚互相看看,似乎都不清楚这句“难能可贵”,是夸我们当中的谁。

姜帆傲然转脸,视线重新摆正,开始侃侃而谈:“凌老板……”但仅此一句便被凌信诚插嘴打断。

“你别叫我老板,我不是老板。”

姜帆面不改色,继续下去:“你父亲过去是我的老板,所以我也把你看做是我的老板,尽管论年龄咱们可能都不算一辈,但我今天叫你一声老板,就是把你当成一个商人。你别觉得我在贬低你的人格,现在是个商业社会,商人这个词在我眼里,非常高尚,正大光明!商人要讲信用,要讲公平,信用和公平,就是交易的原则。这个时代人与人、事与事、你来我往都是交易。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你应该知道,需要知道,但你又不知道的事,所以我想问问你,如果你是一个商人,如果我们是在进行一场交易,你打算出个什么价格?”

在姜帆这套商人的理论面前,凌信诚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说了一句:“你需要我给你什么,钱吗?”

他说完,移目看我。我看出凌信诚在交易面前的那份局促,看我的眼神分明是一种求助,于是我身体略略前顷,从旁插嘴帮腔:“对不起姜先生,我想信诚恐怕并不明白你究竟要告诉他什么。我赞成你说的交易原则,但如果交易的一方需要寻找一个买主,那至少应当先给对方看看货色。”

姜帆看我一眼,略加思索,然后对凌信诚说:“关于仇慧敏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有兴趣听吧。”

凌信诚问:“仇慧敏,她怎么了?关于她的什么事情?”

“关于她和你,她与你之间的一些事情,从她认识你的那天起就发生的事情,那些你不知道但肯定想知道的事情。”

凌信诚问:“我不知道什么事情?”

姜帆淡淡一笑:“凌老板,你还没有开价呢。”

凌信诚说:“你要多少?”

姜帆面目平静:“五十万。我现在有点难处,需要花钱摆平。五十万对你来讲,不过九牛一毛。”

姜帆如此血盆大口,逼得我不得不再次帮腔:“对不起姜先生,这数我听着好像有点过分了。你仅仅凭着一点陈年旧帐,就想换取这么大的一份报酬,你这就不大像是做生意了,怎么有点像是敲诈勒索。”

姜帆慢慢转头,轻蔑地看我,冷冷地说道:“我是在和凌老板做生意呢。”

我不禁被他的态度激怒,毫不客气地予以反驳:“不管和谁做生意都要有规有矩,你就算奇货可居,也不能这么漫天要价。”

姜帆目视信诚,并不把我看在眼里,他说:“我的货值与不值,需要买主决定。”

我还要再予驳斥,不料信诚开口在先:“好,你说吧,我买。”

也许姜帆已经做了讨价还价的思想准备,但凌信诚如此干脆利索地拍板成交,似乎让他也略感意外,以致他稍稍定了定神,才清清嗓子开口说到:“好,按说咱们应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我相信你凌老板的为人,我相信你不会为了这笔区区小钱,坏了你的信誉。”

这也许是姜帆第一次在拿到买家的预付之前,就将自己的货物和盘托出。他此次来见信诚的目的,就是要在凌信诚与仇慧敏之间制造间离。他之所以要与凌信诚达成这项交易,是因为他与仇慧敏的那一场早在几年前双方就有约在先的漫长交易,在昨天夜里终以破裂告吹。

于是姜帆既是为了金钱,也是愤而报复。他为凌信诚带来一大包不可告人的阴谋,这些阴谋暗存数年之久,其中的机关算尽,其中的自私无情,让人不能相信竟是出自一位楚楚可怜的少妇之手。

话头需要追溯到数年前仇慧敏在大学里与凌信诚的那场邂逅,那场邂逅以及被其引发出来的短暂恋情,实际上全都蓄谋已久。最早的起端是在某日放学的时候,仇慧敏与到学校接她的姜帆一起,看到走出校门的少年信诚。当时他们的汽车从凌信诚的身边开过,要不是姜帆指指点点,她是不会想到这个满脸稚气,满脸病容,满脸女人相的男孩,竟是姜帆老板的公子,是一个亿万财富的继承者。于是这场阴谋便从其后不久的一次讲座开始,仇慧敏故意坐在信诚毗邻,主动搭讪的结果,竟是出乎意料地成功,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从此展开。仇慧敏与姜帆精心策划,周密安排,对症下药,很快便让初闻女人香的信诚坠人情网。他们惟一疏忽的是他们自己的关系,在学校里的知情面其实已非常之大,以致凌信诚很快得知仇慧敏早就另有所爱而与之愤然分手。分手不久发生的事是仇慧敏怀孕,最初她和姜帆都没想到这会是凌信诚的种子,凌信诚病弱的外表让仇慧敏忽视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基本功能。怀孕后仇慧敏退学回家,休养待产,同时帮舅舅的工厂做些事情。比如,指使姜帆从信诚药业公司不断窃取机密,特别是舅舅垂涎已久的那个秘密帐本。那秘密帐本里记载的人物,也是舅舅公司主攻的目标。拿到这本帐簿,不仅可以按图索骥,而且在一旦需要的时候,还可以成为挤压拉拢信诚公司的袖中暗器;在一旦需要的时候,还可以成为威胁收买这些目标的一个制胜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