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疑之际,周月不再听到优优的喊声持续下去,似乎有一些杂乱的脚步,从门外走廊上快速穿过。他知道这是优优被押走的声音,他甚至能分辩哪几声脚步属于优优,能听出优优的脚步有些蹒跚,但还算从容。

脚步声消失之后,周月转脸借问对面的刑警:“请问,你们吴队长现在在吗?”

“吴队长,”刑警说:“应该在吧。不过今天这案子一直是我们副队长老蔡在办,吴队长前天去抓丁优的姐夫,昨天刚从贵阳回来。今天中午他传了另一位嫌疑人过来问话,现在可能还在前边的谈话室里。”

周月低头思索一下,抬头又问:“麻烦你去问一下,我想见他。”

刑警马上点头:“行,我去帮你看看。”

但那一天周月并没有见到吴队长,去帮他“看看”的那位刑警看过之后回来说,吴队长刚刚结束对嫌疑人的讯问,就到局长那边汇报去了。他问周月要不要等,周月摇头表示不要了,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见这位吴队长,究竟想对他说什么。

出了分局的大门周月分别给小梅和我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他建议我有空的话能否去清水湖医院看看信诚,但他也拿不准这事该怎么向信诚述说。

周月的这通电话让我万般感触,我早就隐隐预感两年前信诚父母的横死,将始终成为优优和信诚之间芥蒂,哪怕他们最终白头到老,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由此反目。

这桩事过境迁的血案,对于一双激情热恋的男女,总之不是什么好兆。但我怎么也没能想到,在时过两年的一个下午,我在周月打给我的这则电话中,听到了另一个令人惊骇的版本——优优于信诚父母的惨死,不仅并非无辜,而且参与了策划,而且是一个主谋。她在两年前带着李文海和王德江去凌家登门拜访,炮制了那起惊惊惨案,两年后她为遮掩罪行,又蓄意撞死德子……这一切不禁让熟悉优优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感叹人心难测世事难料;也让熟悉信诚的所有人,都为他担忧捏汗,不知他能否承受命运的如此戏弄,能否渡过这场雪上加霜的精神危机。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已既成事实:德子确实死了。优优也确实,为此被拘。

我和周月在电话中相约,一同前往凌信诚处,路上商议如何用缓和的甚至模棱两可的语式,来表述优优被捕一事。周月不知是否出于实用的目的,对我的口才大加鼓励,说我最善言辞,既能说清事实,又懂婉转迂回。而周月陪我一同前往的目的,主要是想找凌信诚和他周围的秘书保姆司机护士一干人等,了解一下优优这几日的言语表情。这使我隐隐觉得他对优优杀死德子,还是有所怀疑。

路上我们都未想到我们实际上已经来晚。当我们一出清水湖医院的电梯,就听到了医生护士以及秘书保姆抬高八度的声音,紧接着我们看到走廊里的一大堆人,围着晃晃悠悠的凌信诚大声劝阻,似乎都在竭力把他劝回病房,但凌信诚面色坚韧,坚持在保姆和另一个女人的扶持下,走向电梯。医生历数凌信诚此去可能发生的种种不测,但任何好言规劝和威胁恫吓均不见效,凌信诚仍以病弱之躯,执意前进,被我和周月迎面拦住。我们面色温和关切,问信诚要去哪里。

信诚见到我和周月,突然泪如泉涌,他突然摆脱身边的两个女人,抱住我失声痛哭。我搂住信诚瘦弱细软的身体,不知如何安慰这个不幸的后生。

“大哥,我要问问公安局去,我要问问阿菊去,他们说是优优杀了我爸爸妈妈,我要问问这是不是真的!”

我拥抱着凌信诚颤抖的哭泣,心中千言万语全都支离破碎。我抬眼注意到保姆右面的那个女人,竟然是久未谋面的仇慧敏。

仇慧敏的出现让我本能地感到,信诚如此不顾死活要去问个究竟,与这个女人的不速而来绝对有关。事实证明我的猜测完全正确,尽管当时我还搞不清仇慧敏对几个小时之前才发生的那些事情,何以如此消息灵通。

其实仇慧敏的消息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情人姜帆。姜帆今天中午被分局依法传唤,以诬告罪嫌的身份接受讯问。这种讯问照理可由刑警队的两位普通民警完成,但由于以前错抓优优,所以吴队长执意亲自坐堂。包括远涉万水千山前往钱志富的老家仙泉等地连续追踪,包括最后前往贵阳对钱执行抓捕,吴队长全都亲历亲为。也许他这样做是出于一种赎过心理,用这样的方式对受冤者表达歉意。

无论是吴队长还是姜帆,都没有想到优优生生死死地转了一圈,宿命般地又回到原地。最先惊住的就是姜帆,他在聆讯时向窗外无意一瞥,竟看到优优双手带铐,被一男一女两位民警拽着,穿过院子往后面的看守所走去,这个镜头令他错愕得几乎忘记了吴队长正在厉声追问。

“喂,姜帆,你怎么不说话,我说话你听见没有?今天是公安机关对你依法讯问……你看什么呢?”

姜帆这才猛省似的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还滞留于刚才的震惊。他瞪着吴队长双眼发呆,不知道自己刚刚被问了什么。

吴队长见他突然张口结舌,张煌间似又面含思索,忍不住起身也向窗外张望,但那时优优已被押进后面小楼的楼门,院子里一时并无闲人走动。

吴队长重新落座之际,推门进来一位刑警,报告说xx处的周月来了,想见你一面,见还是不见,怎么答复。吴队长有些疑惑:周月?他没说见我什么事吗?那位刑警显然没有见过姜帆,不知道姜帆和优优有何关系,所以毫无顾忌地说道:大概是为了丁优案子的事,今天有人过来检举两年前瑞华别墅那个杀人案,说实际上是丁优策划的,这案子蔡队长办着呢,周月今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