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菊钻出车子,追过来抱住脚步发飘的优优,硬把她拖回到丰田车里。然后,她发动车子,急速打把,再次把车头对准朝霞炫目的东方,然后踩下油门。车子跳跃着向前一窜,呼啸着从德子的尸体旁边掠风驶过,很快便驶出了这座无人的大桥。

这辆车头破损的丰田佳美,沿着清晨无人的公路疯狂奔逃,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优优神形俱乱,放声大喊:“你要去哪儿?”但阿菊只是一味抓住舵轮,盯着前方,对优优的喊叫充耳不闻。

优优大喊:“你让我下车,我要下车!”

阿菊依然不予理睬,她疯了似的改变方向,将汽车拐进一条土堤。土堤的颠簸并没有让她减速慢行,汽车颠簸着扬起身后长龙般的尘雾。

直到优优几乎被颠散了身架,汽车才开出这条坑洼不平的乡村土堤。她们很快进入了一个刚刚苏醒的京郊小镇,阿菊未做片刻停留,便让蒙满灰土的汽车,快速从镇中穿过。汽车开出镇外不远,前方出现一座池塘,池塘一侧有条婉蜒的小路,从汽车的右舷一闪而过。阿菊略一犹豫,将车突然刹停,又后退几步,然后猛然一拐,拐进了那条羊肠小路。

那条小路把她们带进了成片的芦苇,清晨的微风吹拂着一塘死水微澜。阿菊终于把车停在岸边,一路狂奔似乎释放了她刚才的惊骇,停车之后她显然已经镇定下来。她打开车门,下了汽车,望着这片摇摆不定的芦苇深深呼吸。

优优也下了汽车,她站在阿菊身后,她的呼吸却难以平定。她说:“阿菊,你打算怎么办,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阿菊回过头来,优优意外地看到她疲惫的脸上挂着一丝不可思议的轻松,虽然她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有气无力,但身上的紧张看来已经大大缓解。

“什么怎么解决?这不一下就都解决了么。”

优优怔怔地,问道:“怎么解决了?”

“德子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他想威胁我也威胁不成了,你也不用再找信诚要钱了,一切就都这样过去了。”

“可德子……德子还躺在那个大桥上……”

“对,现在可能已经有路过的车子发现他了。交通警察会过去帮他收尸的,这种交通事故可能每天都有,交通警也都见怪不怪了。”

优优几乎被阿菊的如释重负搞蒙了:“你不是说,你和德子还有感情吗,你不是说你要对得起他吗?你有感情怎么会下得去手?怎么会这样一下撞死他!”

阿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叹完气她眼圈还是红了,她说:“我和德子,以前是不错的,可能我们的缘分只能到此为止了,我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他这回跑出来找我,还跟我说他有多么爱我,有多么想我。可我一说我拿不出钱来,他马上就能拉下脸来威胁我。所以这种事我早就想通了,这世上如果有人真爱你,也就是一时一阵的。德子也是个很现实的人,晚上刚搂着我心肝宝贝的亲热完,马上就说那种你死我活的话。他说我要是把他往死路上推,他也不让我好好活。我知道他这样说其实也是没办法。可我今天这样做,我也是没办法。任何人都是这样的,两个人当中要是只有一个能活着,恐怕谁都想让自己活!”

优优浑身冷得直冒凉气,她甚至还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她说:“我不是这样的,我要真爱一个人,我会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他,我为他而死也会感到幸福的!”

阿菊的眼泪掉下了,她走过来抱住优优说:“优优你别这么说,你这么说让我心里有多难受啊。我也爱德子,我也想对他好,我也知道我这样做太狠了,可我真的不想去坐监狱,那种日子我真的受不了。我想我死了以后要是见了德子的面,我就做他的奴隶去。到了阴间地府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可只要还在阳间人世过一天,我就不想让自己太受罪。”

阿菊紧紧拥抱着优优,她似乎想从优优身上得到安慰,优优从阿菊的哽咽中能看到她的心已经破碎,但阿菊说出话却又是那么理智和完整。

“优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妹妹,我的秘密可以瞒着我的父母,但我没有瞒你。这件事咱们以后谁也别再提了好吗,咱们让它永远烂在肚里!我会一辈子谢谢你的。你的大姐没了,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认你做个亲妹妹。”

阿菊说到大姐,优优流了眼泪,她推开了阿菊转过身子,她真的哭起来了。她也说不清她为什么伤心,也许是为了她活到现在,已经众叛亲离!阿菊上来还想抱她,但被她再次躲开了。她说:“阿菊,你让我想想吧,我脑子太乱了,这件事要烂在我的肚子里,可能会把我毒死的。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阿菊也哭了,她抖着声音说:“优优,你要去告我吗?可你想想吧,从仙泉出来的朋友和亲人,只剩下咱们两个了。你除了我,我除了你,咱们从小到大的朋友还剩谁?你蹲监狱那阵我一直帮着周月营救你,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你杀人没杀人,你就是杀了人我也一样要救你,我知道你要是杀人也是被逼无奈的,可我不愿意失去你,我不愿意!”

阿菊这话终于打动优优了,阿菊那一阵陪周月去正党寺搞调查,陪我去养性斋找大姐,我们都跟优优说过的。阿菊为了她一趟一趟的也不容易。我想最容易打动优优的就是让她知道她欠了你。来硬的优优绝对不怕的,她怕的就是你对她好,她无论如何也要报答你。

十分钟后,阿菊把优优那辆丰田车,缓缓开出了芦苇荡。她一手把握方向盘,一手始终拉着优优的手,用长久而有力的摩挲,传达着无尽的感激和生死相托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