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没有停步,头也不回地把阿菊的哭声抛在脑后,她走出公园,刚刚拉开一辆出租汽车的车门,阿菊的电话追上来了。她在电话里依然哭着,依然是那句让人无法回答的追问:“优优,你要去告发我吗?”

优优拿着手机,半晌不语。她听着阿菊的哭声,听着阿菊的呼唤:“优优,优优……你怎么这么狠心……”终于,优优摇了摇头,她说:“阿菊,这事……我作不了你的主,你还是赶快自己拿个主意。”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掉了。

优优的车子从丽都公园的门口开出,中途没作停留,直接开回了南郊的清水湖畔。整个下午她闷闷不语,凌信诚显然也察觉她满脸心事,但他想问未问,欲言又止。

那天晚上优优像往常一样,照顾信诚吃了晚饭,饭后信诚突然提出下床到二楼阳台透透风去。优优叫来保姆,两人一道扶着信诚出了病房,去了二楼的观景阳台。他们进了阳台之后优优发现阳台上已有一老一少两位西服男子,正坐在涂满天际的夕阳下默默抽烟,见信诚到来随即站起,与信诚互致简短寒暄,并且与信诚围着一张桌子重新落座。他们的动作和表情让优优感觉,这是一场事前安排的约会,于是优优便和保姆一起,悄悄退了出去,退到阳台人口时凌信诚却把她单独叫住。

“优优,你别走。”

优优服从地转身回来,信诚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请来的中亚律师事务所的林律师和韩律师。”他又把优优介绍给两位律师:“这是我的未婚妻优优。”

这不是信诚以前的律师,优优与他们从未谋面,她和那两位律师互相握手,一时摸不清他们今天的来意。但接下来凌信诚的开场白让她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在这个清风拂面的黄昏,面对霞光绚丽的湖水,凌信诚薄而无色的双唇,会在一张一合之间,说出这样意想不到的话题。

凌信诚说:“今天,我请林律师和韩律师来,是想请他们为我立下一份遗嘱,把一些事情,在我还能说话的时候,作个交待。”

优优满脸惊异地打断信诚:“信诚你这是干吗,你还这么年轻……”

凌信诚复又打断优优:“对,我很年轻,我今年刚刚二十三岁,我还没有结婚。我特别……特别想和我爱的女孩结婚。我还想再有一个孩子,因为我爸爸妈妈,一直盼我能有一个孩子凌信诚脸上浮出些神往的微笑,声音却分明压着哽咽:”可我现在身体不行,等我身体好了,我就结婚。我一定要结婚!一定要再生一个孩子!我一定会爱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他再生那种怪病。可我想来想去,想来想去……我想我还是应该早点立下一个遗嘱,因为我的病,我的病……我也不知道哪一天早上,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也许明年,也许明天……我总是这样想,也许明天!

凌信诚好像说累了似的,用一声深深的呼吸作为停顿。那深深的呼吸也像一声感叹,意欲将空气中的悲切就此收住,也就势收住他胸中将要带起的一腔啼嘘,强迫他的声音转向冷静,变得清醒。

“所以,我必须在今晚之前,把一切都做出安排,这样,我就是真的醒不了了,也会放心地安睡长眠。”

年纪大的那位林律师,用既温暖又严肃的目光,做出理解和赞同的表示。年轻些的那位韩律师,已打开从皮箱中取出的一台手提电脑,准备好了记录。优优捂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对信诚除了感恩之外,还有无限怜悯。她看着信诚苍白的脸庞,听着他气虚的声音,她心里不知怎样疼他。她每天照顾情诚吃饭,为他洗脸、洗澡、梳头、穿衣,陪伴他入睡,她对他无微不至,那感觉几乎像对自己的孩子。她一直在思想上把自己所做的一切理解为赎过,理解为报恩,但有时也会疑惑,她这种心疼与怜悯是否也算一种爱呢?她常常弄不清自己到底爱不爱信诚,弄不清爱情究竟能有几种,她不知道当她心中已有一个周月的时候,可不可以同时又疼爱另一个男人。

今天,凌信诚说的每句话语,都让优忧心中感动,并非因为这份遗嘱将注定为她而立,而是因为她觉得信诚的心肠实在太好了,太善良了,她再一次感觉到信诚真的深深爱她。

信诚的口述在电脑键盘连贯不停的响声中显得流畅起来,或许这些话在他的心间早就酝酿已久。如果仅仅从他平静流畅的语调当中,你也许听不出其中必有的那份伤感,你也许不会以为,这是一个正在热恋的二十三岁的青年,为自己立下的临终遗言。

“我这一生,时间很短,但给很多人带来麻烦,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把我养大成人,我却不能为他们养老送终。我希望能在另一个世界,和他们相遇,还做他们的儿子,让我能有机会孝敬他们。那时候我一定不惹他们生气了,不让他们为我操心了。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去爱他们,报答他们。可能这一天很快就要来了,所以我要早一点,向所有帮助过我的人鞠个躬,告个别,特别是我的亲人和我的爱人。

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亲人和我还有来往,她就是我的姑妈。我的姑妈有她自己的儿女,他们可以照顾她。我要在我的遗产中拿出一百万元,留给我的姑妈,感谢她对我的帮助。其余的财产,全部留给我的未婚妻丁优。丁优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她也一直照顾我的生活,我死后……“

凌信诚说到这里,流畅的叙述突然中断,他的呼吸有些发紧,紧得几乎难以为继:“我死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我死后……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来关心她,谁来保护她,谁来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