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优优不能答应阿菊的求助,于法律于良心,无论于什么,她都不能帮助阿菊让德子逃生。

尽管阿菊双膝跪下,尽管阿菊哀求涕零。尽管她提起了她们的童年往事和自小的感情,她说优优你应该知道,这两年老六不许我出去认识别人,我现在只有你一个朋友你不帮我,我只有去死,现在这事已逼得我没有活路。

阿菊的两行热泪让优优的心在某个瞬间也曾软了一下。但她依然怒目圆睁:“阿菊你应该自首,阿菊你赶快自首去吧,自首可以从轻!”

看来“从轻”二字已经不能吸引阿菊,她使劲拉住优优的衣角,一脸新擦的脂粉被浊泪冲刷得七零八落……她说优优我和你不同,你从小就比别人厉害,你受得的苦我受不得的,你进监狱没人敢欺负你,我进去就是警察不整死我,我也得让那群犯人整死!

优优转身走开,她不想再看那张被眼泪弄脏的面孔,不想再让阿菊这么无耻地跪着。她已经看到远处有几个公园的保安,正把好奇的目光向这边投注。

她离开原地走进旁边的树林,躲开了保安的视线也躲开了阿菊的哀求。呵菊爬起来跟进树林,膝盖上还沾着草叶泥土。她跟在优优身后抽抽噎噎,极力想把两年前那桩血案的原由说清。她说她只知道李文海和德子原来计划要偷几家大户,第一个目标就选定了优优的老板。因为德子说优优的老板天天到高档饭店吃饭,还经常让优优陪着,有时还用大奔送优优回来。肯定腰缠万贯富得流油。于是他们就商量怎么让优优带他们先去一趟凌家,以商谈药品代理为由探探虚实。谁知那天听优优说到凌荣志刚刚提出三百万现金,并且在下班之前送回了家里,于是临时决定把暗偷改成明抢,并且决定当天动手机不可失。阿菊说她也曾劝过文海,说这样一来岂不把优优害了,以后她在那家公司还能干么。李文海说就是要让她干不成才好,让她卷进这事也就断了她的后路,她就只能跟着我走。再说女人没有不爱钱的,有了钱还怕她不跟我么?她不跟我也得跟我!阿菊说她也劝过德子,让德子不如别干这事。可德子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刚刚丢了,阿菊自己又找不到挣钱的事情,所以德子反问她我不干这事你吃什么?德子的想法是要干就索性干一单狠的,干完就往外地一跑,找个地方躲上几年,只要手里有钱,到处逛个十年八年也比现在要好。

阿菊说男人最是容易疯狂,一旦定下主意谁也劝阻不了。可德子后来也对她说过,他说他也没想到李文海会当场开枪。李文海开始只是用枪逼着凌老板把三百万现金全拿出来,凌老板先说去拿,转身又来夺枪,李文海这才开枪打死了他。男人一杀人就容易杀红眼,反正扯了龙袍也是死,杀了太子也是死,李文海索性连信诚的妈妈也给杀了!幸亏他还有点人性呢,要不非把那小孩也杀了不可。不过要真杀掉那孩子倒也好了,省得你后来坐了一年多的监狱。

优优说:“他当时为什么不连我也一块杀了?他应该把我也杀了才好!”

阿菊说:“李文海怎么会杀你呢,他到北京就是找你来的,他杀人第一是为了钱,第二就是为了你。所以他要让你卷进这件事,让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让你只能跟他走,他说他一直想着和你一起亡命天涯,那种感觉才让他觉得刺激。”

阿菊的话让优优再次被“真相”震惊,她耳边甚至依稀响起当年震耳的枪声。两年前仅仅感觉到那枪声的突然和果断,那场面的血腥和恐怖,并不知道那里面还藏着一个拖她下水的天大阴谋。

这个真相让优优感到后怕,后怕得她都不敢再与阿菊继续交谈,她带着最后规劝的坚定和冷漠,再次拒绝了阿菊的乞求。

“阿菊,过去的事,你们曾经算计的那些阴谋,我永远不想再听,凌信诚的钱就算我能拿得出来,我也不能去拿。我只有劝你到公安机关自首,才是真正为了你好。你当初没有亲手杀人,现在如果主动自首,如果主动检举德子,公安局肯定会从轻处理你的。”

阿菊双膝一软,又给优优跪下。她流着泪说:“优优你再救我一次吧,优优你以前不是说你并不真爱凌信诚吗?你不是说你其实另有别的爱人吗?你既然不爱信诚,那他的钱你干吗不用?不用也是白不用。优优你替我想想,我不能让德子继续呆在我那儿,老六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看看,我不能让他看见德子。

优优说:“你以为德子拿了钱就能走吗,你以为他走了就不会再回来吗?”

阿菊说:“他现在手里一分钱没有,一旦有钱他肯定会走。优优你也知道,我和德子不管怎么说也有过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不爱我我还爱他,你说让我去告他,我怎么能开得了这个口!”

阿菊说到了她和德子的那段历史,那段历史优优曾与他们共同亲历,她和他们一同长大成人,他们有过同样的欢乐和焦虑,他们无数次互相帮助过对方,他们在最孤独最困苦的时候总是彼此相思。

感情的武器对优优总是无往不胜。她设身处地又联想到周月,如果周月惹了官司,如果周月藏到她的家里,她会到警察那里去告发他吗?包括她并不爱的凌信诚,她会不顾他的深思厚义去告发他吗?她也许,她也许,她也许同样不会!

她转过头,向公园门口的方向走,阿菊在她身后哭着说:“优优,你真的要去告我吗?”

优优没有回答阿菊,但她知道,让她去告发这个从小最好的朋友,她也同样,张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