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快快离开这片楼区,走上大街,想打电话叫司机回来,又恐司机偷闲去办私事,叫他回来会不高兴。于是优优就打了一辆出租汽车,甚是无趣地,准备直接返回清水湖去。

出租车从大山子出来,上了四环,优优心怀侥幸,再次拨了阿菊家里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竟然有人接了。接电话的正是阿菊自己,不等优优疑问,她就急急地打听优优现在哪里,说有个事情想出来和她见面谈谈。

于是优优让司机转舵,同时和阿菊约了见面的地点。地点是阿菊说的,就在大山子附近的丽都公园。

二十分钟后她们在这家公园的桃花水榭如约碰面,公园虽小,却幽静无人。阿菊没有按照礼貌常规,先问优优近况,以及信诚的病情,她一见到优优便环顾四周,神态和语气,全都诡秘异常。

“优优,刚才是你敲的门么?”她问。

“是啊,你在家吗?”

阿菊未答,又问:“刚才的电话,也是你打的么?”

优优见她如此鬼鬼祟祟,不由倍加疑惑,“对呀,你怎么不接?”

阿菊喘了口气,说:“刚才我屋里,还有个人的。”

优优笑笑,看来果然如料,她说:“我就知道有人,谁呀?”

阿菊再喘了一口大气,她说出这个人来,吓了优优一跳!

“德子!”

“德子?”

优优没听明白似的,冲阿菊瞪大眼睛,阿菊补充一句:“就是王德江啊!”

“王德江!他不是还在监狱里吗,不是判了十五年么?”

“对,他押在劳改农场,是自己跑出来的!”

“自己跑出来的?”

优优几乎不敢相信,不得不加重语气再次确认。其实阿菊脸上的惊恐,早已确认一切。优优又问:“他怎么找到你的?”

阿菊说:“他以前在夜总会里有个哥们,到我家里来过,估计他先找了他的哥们,就找到我了。”

优优不由有些后怕:“刚才我敲门的时候,德子就在屋里?”

“对呀,他拿菜刀顶着我,不让我去开门。”

优优的心跳略略快了一些,她没想到半小时之前,她和阿菊,其实都面临一场血光之险。

心跳稍定,优优又问:“他走了?”

问过之后她才发觉这是废话,德子不走,阿菊怎能出来。结果她万没想到,阿菊的回答竟然相反。

“没有,还在我家藏着呢。”

优优一愣,急急地问道:“他不怕你出来报警?”

阿菊也一愣,呆呆地答道:“他说我要报警,就把我以前参与抢凌信诚家的事,抖搂出来。”

优优奇怪地又问:“你参与抢凌信诚家的事,法院不是早判了么,你是没有责任的,咱们两个都是没有责任的!”

阿菊欲言又止,这副表情让优优无法明白。她在优优疑惑不解的目光下面,低头低声,似乎也不知自己能否说得明白:“优优,你不知道,这事我有责任的,当初他们要抢凌信诚家,提前告诉过我,那辆富康车也是用我的身份证租的。可他们当时只说去抢,让我跟去多一个帮手,他们说抢完大家就一起离开北京,我当时不知道李文海要杀人的!”

优优几乎无法开口,她惊得几乎无法开口!

“原来……他们,他们去凌信诚家……你都知道?”

阿菊一脸焦急,六神无主,她甚至没有在意优优脸上巨大的震惊。她唠唠叨叨,忙于担忧着自己的前途,她知道她的前途已经大为不妙。

“德子说,当初李文海其实把我们两人统统供了。原来还以为他有多么大哥仗义,一切都是自己扛了。德子判刑后才听一个看过他材料的监狱管教说过,李文海根本就不仗义,把他和我全都供了。幸亏当时德子死不承认,我也没有承认,公安证据不足,才没往下追究。德子说他这次要再被抓回去,说不定得加刑判无期,所以他肯定就要把我也招出来,让我进去陪他做伴去。他说公安内部有个规定,叫做一人供听,二人供信,只要他和李文海都供出我了,公安就基本上可以相信了,就可以抓我了阿菊滔滔不绝说到此处,优优刚刚缓过气来,她气急败坏打断阿菊,她愤恨交加欲哭无泪:”阿菊,我没想到,我没想到……你怎么会和他们搅在一起,干这种事情!“

阿菊也同样一脸哭相:“优优,我当时也没办法了,他们下了决心我又拦不住他们。优优咱们先别说这些,我知道凭咱们姐俩的关系,你不管怎么也会帮我,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你赶快给我出个主意。”

优优真的快要哭了,她被这个突然看清的真相,弄得甚至比阿菊还要六神无主:“你跟他们……你们干这种事情,你现在……现在要我怎么帮你!”

阿菊拉住优优的双手,她的手心全是发粘的冷汗,她那样子几乎要给优优下跪:“优优,你救我一次吧,德子逼着我给他五万块钱,他让我找老六去要,可你知道,老六每月就给我那么一点,五万块钱我绝对要不出来。我手上原来还有几千块的,可上上个月报驾校全都交了。我现在能拿出来的只有不到两千。优优你现在不是又和信诚在一起了吗,你能不能先借出五万来。德子说他只要拿上这笔钱,立刻就到南方去。他说他保证再不回来了,我们俩的事就算扯平了,就算一笔勾销了!”

阿菊神色急切,万般乞求,可优优却丝毫没有半点动心。她此时只觉得胸臆起伏,怒气拥塞!她没想到阿菊居然这样无耻,这样自私——他们过去杀了凌信诚的父母,她也被这个案子搞得死去活来,可阿菊现在还敢让她从凌信诚那里骗出钱财,供他们遮掩真相,供他们亡命逃生,他们难道不明白这几乎就是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