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乖乖胖胖死亡有关的案件,其实并未完全侦查终结。那一阵分局已经开始着手对钱志富展开调查,以追究他的伪证和诬告罪名,以及他背后的那只黑手。后来逐步揭露出来的事实让我们知道,当钱志富刚一听到优优被保外就医,即将宣告无罪的风声,就去找了姜帆。他向姜帆提了两个方案,一是赶紧设法摆平公安或者检察机关,让他们不再细究此事,二是给他五十万元让他一走了之。如若不然,他将在公安上门调查之时咬出姜帆,说姜帆才是诬告优优的主谋,而他自己则是因为要给老婆治病,万般无奈,为了筹钱才舍车保帅……

姜帆明知钱志富是趁机敲诈,但似乎只有此路一条。他连夜与真正的主谋仇慧敏商议,让仇慧敏拿出五十万元过这一关。仇慧敏别无良策,只好忍痛出血,为求不再重温牢狱之苦,花钱买个太平。凌信诚付给她的三百万元除去三十万投资养性斋外,还用八十万买了一处房子,还用三十万买了一辆车子,再拿出五十万堵住钱志富的嘴巴,再加上一年来的其它花销,也只剩下不足六十万了。

那封口的五十万依然由姜帆替仇慧敏取出现金,带到西山正觉寺去,在养性斋后院的一间小屋,向钱志富一五一十交割清楚。当天晚上钱志富便带着这笔“横财”,收拾细软以及餐厅现存的全部现金,扶着刚刚吃完药昏昏欲睡的老婆,走出养性斋的大门,乘上一辆出租车进城,又乘火车连夜逃到天津。他们在天津仅仅喘息了一天,便又继续南行。在火车上颠簸了两天两夜之后,在一个天色阴郁的清晨,优优的大姐从卧铺上一觉醒来,发现列车已经远远离开北京,抵达了中国的西部重镇贵阳。

在优优被正式改判,恢复自由,搬到清水湖医院开始服侍凌信诚的时候,在几千里外的贵阳郊外,一处山明水秀的小镇中央,一家火锅店新近开张。主人姓马,名叫得旺,据说是从中原来的,为人做事,阔绰豪爽。家里只有一个病的妻子,终日躲在后房吃斋念佛。那火锅店开得好生气派,若论规模档次,在镇上的餐饮业中,可算唯我独尊。开业那天镇上的许多领导都光临捧场,对外埠投资以示鼓励。其中一位苗副镇长喝得猛了,酒后真言向同桌透露:这位马老板算是他的远亲表弟,以前姓钱,让算命公司算过之后,改了姓马。这表弟在北京是开大酒楼的,见过世面,也是因为算命公司指了方向,才迁到贵阳来投他这老兄。“别看我这小弟这么有钱,可他偏偏迷信这些算命掐字的巫婆神汉。”苗副镇长摇头苦笑:“我也拿他没辙!”

大姐和姐夫突然失踪的消息,优优是从分局吴队长的口中知道的。那天优优被护士悄悄叫出病房,来到医院二楼的观景阳台,在这里见到了专程来访的吴队长。吴队长来主要是向优优打听她大姐和姐夫有无亲朋好友,以及诸如此类的社会关系,大概是想分析判断他们的去向。优优只知道她们丁家早没什么亲戚朋友,要有大姐也不会这样依赖姐夫。她只能向吴队长提供了姐夫老家的地址,不过她知道姐夫多年前就因为金钱纠纷和父母打架翻脸,从此再也没有任何来往。

吴队长对优优的态度十分友好,笑容中处处带着明显的歉意。他告诉优优他们已经分别向仇慧敏和姜帆做过调查了,但没有找到他们勾结钱志富提供伪证诬告优优的确凿证据,所以现在的关键还是要找到钱志富本人,事情才有希望水落石出。

在和优优谈完正事之后,吴队长又关心地询问了优优的身体,当然他也问到了信诚。优优说信诚的身体还不稳定,所以这些事我都不能跟他多说,医生也不让我多说。

吴队长说:“那我也就不去看他了,免得他当面问我。方便的话你就替我问声好吧,不方便也就不用问了。”

优优说:“您的好意,我会告诉他的。”

吴队长带着他的助手走了,优优离开阳台回到病房。凌信诚躺在床上问她干什么去了,她撒谎说接电话去了。凌信城问接谁的电话?优优便随口说了阿菊。

凌信诚问:“阿菊现在做什么呢,你出来以后见过她吗?”

优优说:“见过了,她去公安医院看过我的。她现在在家闲着没事,也报了个驾校学习开车。”

凌信诚说:“叫她有空过来坐坐,我也好久没见她了。”

优优说:“好吧,我正好过两天想进城看看她去。”

优优很想去看看阿菊,她知道阿菊生活并不快乐,为了得到每月的那份供养,她得象守活寡一样守着那个没有人气的小窝。优优自己刚刚脱离厄运,便为阿菊感到伤心,阿菊是她少年时代惟一的朋友,那份感情别人无法代替。

好在那些天她把信诚辞掉的保姆和司机都找回来了,她已可以分身去看阿菊。她选了一个晴朗无风的日子,坐着信诚的车子进城。那辆漆黑乌亮的奔驰轿车,已经不止一次,开进大山子那片普通的居民区里,停在那座普通的居民楼前优优下车,举引印视,她已经很久没来这里,感觉这幢暗红的砖楼,不知又陈旧几许。但这陈旧也给这房子的印象,增添了几分亲切,这里曾是优优避难和疗伤的港湾,她似乎从每一块红砖表面的斑驳,都能依稀找到过去的记忆。

她放走了司机,然后上楼。她计划在这里与阿菊好好聊聊,中午请阿菊出去吃点东西,下午或傍晚,再回清水湖去。

优优上楼,来到阿菊门前,听到阿菊在屋里走动的声音,不由心中暗笑。她动手敲门,敲门声响过后,屋里的脚步突然停了,但没人过来给她开门。优优静息细听,仍能听到里边有些含混的响动,她继续又敲,敲了很久无人应声。她用手机拨通阿菊的电话,无论坐机手机,都无人接听。优优把耳朵贴近门板,似乎听到有人在内轻声说话,又似乎什么都没听清。她满腹狐疑走下楼去,站在楼下向上张望了一阵,她也分不出哪扇窗户是阿菊家的,也想不出阿菊何故将她拒之门外。她甚至以小人之心猜想阿菊可能终于难耐寂寞,此时正在和人偷情。也许阿菊不知道前来搅局的是何许人也,因此不敢贸然开门。优优的丰机已经不是以前的号码,所以阿菊也分辨不出来电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