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也确实需要调理一下身体,她在知道胖胖死亡的噩耗之后,精神处于崩溃状态,一连三天水米未进。后经监狱民警耐心开导,生活关怀,才开始吃些东西。后来优优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她的命差点让警察害了,她的命也是警察给的,监狱里管她的那几位民警,对她杀人无论信与不信,当她(他)们知道她的女儿死了之后,都给了她极大的关怀同情。那时她对人生已然绝望,心灰意冷,是这些民警让她还能触摸到人性的温暖,还能感受到人世的挽留。

再说,周月也是民警!

是周月救了她的性命!

周月也到公安医院来看优优。

周月来看优优,给优优带来了鲜花和水果,他注视着优优苍白虚弱的面庞微微含笑,而优优却禁不住两眼热泪奔流。她知道周月不会记起三年以前,同样是这家公安医院,同样是这样雪白的病房,阳光透过窗帘的过滤,同样明媚,同样把柔和的温情在每一个角落张扬。那时优优就和现在的周月一样,坐在床沿冲他微笑,所不同的是,那时病床上的周月,对那微笑的一切含义全都浑然不知。

周月把鲜花在优优的床头摆好,俯身问她休息得怎样,优优坐起身来想擦掉眼泪,结果却一下抱住周月放声大哭。

周围的病友和医生护士全都愣了,整个病房都感动地肃静下来。大家也听说了优优死去活来的这番劫难,面对她劫后重生的悲喜之情无不动容。

他们看到她和她的救命恩人抱在一起,他们并未意识到优优是在拥抱她的爱人,他们以为优优的眼泪和激情只是出于感谢,他们不可能听到她心中哭喊的话语。

她向周月呼喊:“你抱抱我吧,抱抱我吧,我没有亲人了,我只有你!只有你是我的亲人!”

周月当然听不到优优泣血的心声,但他还是张开长长的双臂,拥抱了这位同乡小妹,拥抱了这位曾在这家医院照顾过他的美丽女孩。他用这样的拥抱,庆祝他们共同的胜利,并且欢迎优优,重新回到自由的天空。

优优知道,她的劫难皆由姐夫一手造成,她也知道大姐对此已经默认。她也知道大姐就在北京,在她狱中煎熬的一年多里,却始终没有露过一面。她开始相信大姐已经不认她了,即便她今后被判无罪,和姐夫也已形同仇人,大姐只要还须依赖姐夫,就不会为她放弃生存。大姐身体不好,没有文化,性格懦弱,多年来习惯于受姐夫控制,她想不到,也不明白,一旦离开姐夫还怎么生存。在优优大姐的心目中也许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对自己生存安危永远的恐惧。

所以优优在抱紧周月的时候,不仅是抱住了自己多年追求的爱情,而且,她觉得,这个陪伴她渡过少年心路的小伙儿,这个和她一样从仙泉来到北京的青年,现在是她惟一的亲人!

第二个来看优优的人,是我。

在关心了优优身体情况之后,我们之间最先冒出的话题,依然是关于周月。我把周月这么长时间以来为她所做的事情,所动的脑筋,所奔波的路途,所经受的委屈,都绘声绘色地告诉优优,听得优优热泪滚滚。我特意谈到周月的目的,仅仅在于让优优了解她获得自由的过程及其原因,以便她日后能够知恩图报。我接下来谈到的正题,显然只能是另外一个人物,那个人物自然就是信诚。信诚是优优女儿的父亲,和优优的关系,几乎是未及办理手续的一对夫妻。

谈到信诚优优没有更多话语,但她在结束保外就医,在法院改判无罪,在她可以自由活动的第一天,就在我的陪同下去了清水湖。她在清水湖医院一间宽大的病房里见到了尚且不能下床的信诚,她坐在信诚的床边,脸上露出怜悯的微笑,信诚则象优优见到周月一样,抱着她的身子失声啜泣。

从那一天起优优就住进了清水湖医院的这间病房,就像当年在公安医院照顾周月一样,照顾信诚的生活起居。信诚的身体和他一年多前在爱博医院住院期间已然今非昔比,按照医生的说法,信诚因为精神屡屡受创,除心脏更加虚弱之外,整个循环系统和内分泌系统,都需要好好加以调理。医生不希望再有什么新的刺激又来骚扰信诚,要设法让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他们希望优优能以乐观的情绪,帮助他渡过这段悲伤,逐步弥和心里的伤口,尽快走出过去的阴影。

所以,优优格外尽心地照顾着信诚的饮食休息,对信诚的一切要求总是有求必应,从不忤道他的任何意图。只有一件事她没有随了信诚的心意,那是一件大事,就是和信诚结婚。

结婚是信诚最常提到的话题,却被优优一再刻意回避。她说你现在身体这样怎么能结婚呢,反正我们生活在一起,结不结婚又有何意义?凌信诚的身体状况永远是优优的一个盾牌,让她能够抵挡爱情之矢。其实信诚也完全清楚他现在连这张病床都不能远离,结婚对他绝不是个现实的事情。他反复说到结婚二字,目的只是想听到优优的允诺,获得一种心理上的快意。

优优始终没有明确允诺,其实也是缘于一个心理上的关口,因为她心里始终没有彻底放下周月!

根据医生的说法,婚姻对信诚来说并非绝对禁忌。但在信诚面前,和乖乖、胖胖有关的一切话题,医生却不许优优只字提及。虽然优优是那么想念她可爱的女儿,她一想起胖胖便忍不住泪雨零丁,但无论如何,她的精神状态比信诚恢复得要好,所以还能有所控制,落泪也只可一人面壁,绝对需要避开信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