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信诚为优优和这幢别墅,另外配备了司机和保姆,还配备了护士和厨师。他还特地将那位远房的姑妈从上海接来,帮他陪伴照顾优优。他告诉姑妈,优优是蒙冤入狱,他和他的朋友——指我和周月小梅等人——绝不相信优优会干那种伤天害理之事。公安机关也在慢慢调查,相信终有一天会真情大白。姑妈人已半老,善良厚道,信诚这样说来,她当然这样相信,不仅把优优看做自己的子侄至亲,而且还额外加了一份同情怜悯,从早到晚,把优优照顾得服服帖帖,无微不至。

优优出狱以后,最先提出的要求,是想见一眼她的大姐。她说她在监狱里曾几次提出希望狱方能通知她大姐来看她一眼,但大姐始终没来。她为此和监狱里的干部闹过一次,就是那次,干部正式告之于她,她的大姐已经表示和她断绝关系。“当时她虽然大哭一场,哭得不想活了,但对那位干部的话,始终半信半疑。她一被监外执行,第一个想见的就是大姐。她想证实一下那位监狱里的民警,说的是不是真的。

对于满足优优的这个要求,我们心里都不乐观。把她大姐从西山接来,难度较大;让优优前往西山,还要报告派出所批准,也很麻烦。凌信诚于是又来托我,求我亲往西山,游说优优大姐无论如何过来一趟。

我受托前往,去时还拉上了阿菊。在养性斋后院那间低矮的平房,顺利地见到优优的大姐。和优优大姐的交谈只进行了十多分钟,我和阿菊就尴尬得面面相觑。

谈话因为有优优的姐夫钱志富在座,所以进行得十分正规。我和阿菊坐在饭桌两旁,钱志富在我们侧面,坐于低矮的窗台沿上,优优大姐则坐在床边,头也不抬,手里不停地叠着几件洗净的衣裳。

我简单介绍了一下优优的近况,说她现在十分想念大姐,很想见她一面,她自己不方便出来,想请大姐过去一次。今天能过去最好了,我们正好有车来。今天不去以后去也可以,要去的话我们随时派车接。

我没想到的,优优的大姐竟然低声说道:“你们回去吧,这个妹妹我不认了,她杀人家小孩子,她这样子我不认她了。”

我一路想好的很多话,很多能让我不辱使命的话,在这“不认”二字的前提下,全部骤然而废了。我张口结舌好半天,既不能说优优值得同情,又不能说优优实际冤屈。我只能软弱地讲到亲情,亲情是惟一可以超越一切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她是你的妹妹,你是她的大姐,她是你惟一的亲人,你总该去见个面吧。”

大姐听着我的劝说,眼睛却并不看我,她翻来复去叠着那几件衣服。偶尔抬头膘一眼窗前的丈夫,膘完后再次回绝了我的拉拢:“认都不认了,还去看她做啥。”

阿菊也跟着劝了几句,直劝得大姐哗哗地掉泪,直劝得大姐浑身打抖,大姐说:“你们走吧,快走吧!你们告诉她,她没我这个大姐了,我也没她这个妹妹了,你们告诉她……告诉她下辈子……下辈子……做个好人!”

这一趟西山,无功而返。我和信诚经过商量,没将实情告诉优优。我和阿菊统一口径,只说优优大姐和她丈夫到外地开店去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们。

优优问我:“我大姐,她知道是姐夫害了我么?”

我默然不答。

优优说:“但愿她不知道,她知道了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心里还会不好受,一起过日子也会别扭的,所以,她不知道才好。”

我说:“优优,你先顾你自己吧。把身体养好了,让孩子健康地生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阿菊也劝优优:“就是,你老想别人干什么,你好好让自己过好了,母子平安比什么都强。这世界我也想透了,只有自己爱自己,别人就算真爱你,也都是一时一阵的。”

阿菊那几天就住在清水别墅,陪优优聊天消磨,也听优优讲讲铁窗生活。在监狱里虽然有吃有喝,也不挨打挨揍,就是每天都得干活,吃喝也很不可口,而且最重要的是心情压抑,太不自由,同牢的犯人互相吵架甚至动手,也时有发生。在那种地方更要靠自己爱自己了,指望别人有多么爱你,那才叫痴心妄想。

优优也关心阿菊这一阵的生活,不知过得是否开心。她那位忙忙碌碌的老公,对她是否一如既往。问了三遍阿菊才吐露真情,她也是刚刚知道,她那位开建筑公司的老公,原来早就娶妻生子。他老婆带着孩子,就住在不远的顺义。阿菊说到此处,只是眼圈发红,为自己受骗上当,心中委屈。但她的言谈话语,也听不出太多愤怒。优优还以为阿菊肯定要和那男人大吵一通,愤而出走,从此一刀两断了呢。

阿菊却想得非常现实:德子靠不上了,再和老六一刀两断,我靠什么吃去?我不管,反正那套房了我得住着,每月还要给我三千块钱。少一分我就打个车到顺义闹去,反正我知道他家住址。

优优这才明白,阿菊现在安于现状的身份,就是人们常说的“二奶”。难怪阿菊认为,这世道只有自己才爱自己,别人就算真的爱你,也只是一时一阵。

阿菊在清水庄园住了几天,就告辞走了。她不敢再外流连不返,怕老六万一去大山子找她,看见人去屋空心里生疑。阿菊说:反正我不能让他找到借口抓到辫子,要想甩我也没那么容易。

阿菊于是走了,信诚也希望她早点离开,她住在这里,侵占了许多本来该由信诚与优优独处的时间。而且信诚看得出来,阿菊的唠唠叨叨,并未给优优带来多少快乐。每天傍晚,响彻阳台的那些欢笑,大都是阿菊和姑妈的插科打浑。优优从走出监狱那一天起,脸上就几乎很少笑意。在凌信诚百般呵护她时,她会对他露出感激的笑容,但笑得非常压抑,并不那么由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