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仙泉体校。你那时留的头发,很像韩国一个演唱组合里的男孩,我有那个男孩的一张照片,和你长得很像很像,所以我那时就喜欢你了。从那时开始,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当作最疼我的兄弟,什么都想跟你说说,说完心里就痛快了。后来,有一天晚上你救了我,你和洪教练一起把欺负我的坏人给治住了,可我去感谢你时你已经走了,要不是后来老天给了一个好机会,让我到医院去照顾你,也许咱俩就从此无缘了。在公安医院的那一段,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生活了,我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你什么都要听我的。你那时大脑坏掉了,傻得像个小孩子,还是一个听话的小孩呢。而我就像你的家长,照顾你保护你带你出去玩,有时还骂你!你都不记得了吧。我那时天天都盼着你快点治好病,快点认出我,认出我就是那个总去看你打拳的小女孩。可那时我也想,你的病就是治不好也没关系,治不好我就把你接出医院去,我就养你一辈子。我什么苦都能吃,什么活都能干,我还学过会计呢,我不会找不到工作的,我一定有能力养着你,让你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这些我都想了很多遍,一切我都想好了。可惜,我的梦想没实现。

但我还是幸福的,在我出了这件大事后,你还是肯来帮助我,请人来为我做辩护。我真是感激不尽的。而且我知道你是一个干公安的人,你来帮我是很难的。可你还是来帮我。所以我现在也不怪我命不好,我身边有你这样的好心人,我是知足的。

我一直不敢对你说“爱”字,我也没有资格对你说“爱”字,但我现在想通了,爱其实是有很多种。这世上的人与人,事与事,爱是最可宝贵的。因为爱别人就必须是无私的,就不能什么事都是为自己,就不是和被爱的那个人做交易。所以我想我也有资格去爱别人。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我恳求你,在我快要在人间消失的这一刻,让我说一声:我爱你!

当你看到这封信,当你看到这句话,如果你能在心里默默点个头,点个头表示知道了,我就是死了也安心了。

我真想再见见你,真想再见见你。如果我今生见不到你,那你千万要相信,我不是他们说的那种坏女孩!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你还相信我,我就死得安心了。

你知道我在流泪吗?你知道我在哭你吗?这里是监狱,我不能大声哭。

再见吧,周月,我的爱人!

一个爱你的小女孩我将这一纸别书交给了周月,周月当即在我面前默然展读,读后没有任何激动的表示,但我从他紧锁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已被字里行间的真情感动。毕竟他是一名现役民警,而那个修书传情者却是一位将死的罪囚,他的身份令他不能把内心的情感形之于色,尤其当我这个陌生人在侧的时候。

但他用简短的语言,不露形迹地表达了对优优的关心,他问我:“最高法院的执行命令已经下达了吗?”见我点头,他又问:“她的时间……已经定了吗?”

我说:“我今天离开看守所的时候问过了,具体时间他们没说,大概不会拖过这个星期吧。据说法律上有明文规定,命令一下谁也不敢再拖。”

“七天。”周月说:“法律规定最长不能超过七天的。”

然后,我们都沉默。

我们都知道,优优“斩立决”的命令既已下达,她的寿命还有多少天,恐怕用一个巴掌就能数了。

周月沉闷地说:“我希望她能知道,她的信我看过了,她所有的信我都看过了。我会把这些信都留着。我希望她下辈子好好地去做人,希望她对一切人都能有颗善良的心。”

我点头,我能从周月这番送行的祝愿中,听出叹惜和谴责来。我点头之后随即说:“你的希望如果优优能听到,我想她的灵魂会得到超度的,她下辈子一定会脱胎换骨做个好人的。可惜她已经听不到了,她已经听不到她想要听到的这份关怀了。”

周月直直地看着我,突然说:“也许我可以想办法,在执行以前去看看她。”

第二十九章周月说到做到。

他不知通过什么关系,什么途径,很快征得了市局看守所的同意,以老乡和朋友的名义,以优优亲人代表的名义,获准在执行枪决之前,去见优优。

去之前周月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能同往。

我们在这天下午两点半钟动身,路上花了一个小时堵车,到达看守所后,又花了半个小时等候,见到优优时太阳已经西沉。也许因为周月也是一位民警,是自己人,所以监所方面安排会见的地点,在我看来似乎象是一间内部的办公室。在进入办公室时我有意止步,示意周月一人进去。周月说咱们一起进吧。我说不了,你进去吧,她要见的是你。

周月迟疑了一下,没再和我争执,一个人走进屋里。

我们心照不宣,我们专程到此的目的,只是为了满足优优的一个心愿,让她此生最后一次,见到她一直暗恋的男人。我们都知道优优当然希望与她心上的男人,拥有最后一段独处的时光。

看守所的那位民警虽然不知道这段隐情,但他几乎和我一样,跟进之后很快又自动退出,站在办公室外和我抽烟闲聊。他这种松弛的态度可能因为周月毕竟是他的同行,也可能因为被见的犯人反正已是结案待决的死回,不怕她自杀,也不怕串供。

二十分钟之后那位狱警抽完第三根香烟,踩灭烟头又进去了。五分钟后周月一人出来,面色凝重。我用目光询问,他只说了一句:“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