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好答应。

一来,我为了稿费必须服从这个商业计划;二来,我去也是为了优优。;

我想,无论如何,优优曾经向我袒露过心扉,将她从不告人的隐秘,与我交流。她最爱周月,但不能与他交流;她最亲大姐,但很少与大姐交流;她曾与凌信诚形同夫妻,但心中的这一块隐秘,也无法与之交流。所以制片商说的也确实没错,在优优死到临头之际,与她做最后交流的那个人,也许只能是我。最适合给予她一点感情安慰的人,最适合聆听她临终忏悔的人,也许只能是我。

第二天一早,临时组建的一支摄制小组便开车来到我家,接我一起去了关押优优的监所。一审判决下达之后,优优从分局看守所移至了位于北京南城的一个更大的看守所中。由于经过事前联系,监管干部比较配合,特地为我们在监区内安排了一个较大的屋子,在我们布好灯光,架好机器之后,民警便把优优带过来了。

优优目光憔悴,容貌却依然年轻。身上穿的囚服尺寸有些小了,身材的线条却无意间被勾勒得起伏动人。她在我的对面,隔了桌子坐下。当民警将她的一只脚腕,用铁链固于椅腿之时,她偷眼看了一下我身后的镜头,脸上露出些难为情的样子。这细微的动作让我心中一震,想到人之将死,还这样顾及面子,可见羞耻之心,乃人之本性。

谈话开始之前,我先做寒暄:“优优,你还好吗?”我的神态故意轻松,声调也处理得尽量随意:“身体好吗?这两天心情还行吗?”问完之后我才发觉这类寒暄与此时的优优,实际上是多么不够厚道的一个提问,大有哪把壶不开提哪把的傻气。

好在优优仿佛比我坦然,言语表情并不上挂下连,她用颇为事务性的口吻答道:“这些天睡得不好,所以总觉得恶心,一恶心就吃不下东西。”

“有没有去看看医生?”我问。

“没有。”她说:“前两天没心情看。现在,看不看也无所谓了。”

我停顿少顷,开始介入正式话题:“优优,今天有几个电视台的记者跟我一块儿过来看你,他们听了你对我说过的那些经历,都觉得很有意思。他们,也包括我在内,都对你和那个小孩之间后来发生的事情……很不理解,甚至很不相信。所以,我们今天来,是想跟你随便聊聊,听听你的想法。我想,我和你,咱们之间也谈过好多次了。你把你的家庭、历史、你内心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毫无保留地告诉过我,我应当有义务再听听你最后的想法,对你的一生,做一个完整真实的记录,你说好吗?”

优优点点头,并且,还微微笑了一下,但那笑容如同昙花一现,短促得接近于无。她在点头之后,又精神枯萎地摇了摇头,声音也显得毫无生气。

“昨天这里的队长跟我说了,其实我真的不想再谈什么了。大家都是听他们的,我说什么,又有谁听。现在我再说,又有什么用。我说我没杀乖乖,你们信么?”

我语迟片刻,难以回答。信与不信似乎都不宜讨论。我换个问法,把差点走僵的场面,调转开去。

“你现在最想什么,想你大姐吗,想不想信诚?想不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不想了。”优优还是摇头,但接着又说:“前些天我托这里的民警给我大姐带话,让我大姐过来看我,我很想她。可民警说我押在这里已经用电话通知我姐夫了,我姐夫说我大姐已经不认我了。那天晚上我哭了一夜,第二天想想又有点不信,也不知道我姐夫告我,我大姐晓不晓得。她就我这么一个小妹,从小带我就像我妈,难道她真舍得我吗?”

优优的表情,几乎像是自问,随后,又像自答:“不过大姐也没办法,她身体不好,现在和我姐夫一起,全得靠他,她也只能全听他的。她也没有办法。”

我说:“你认为你姐夫向公安局交待的事情,是诬告呢,还是说了实情?”

优优看我,那样子这还用问么!“你知道的,我姐夫那人,只认钱的。准是谁又给他钱了,他才这样说我。要不然就是公安局逼他了,他没办法,就这样说我,这样说我人家就可以把他放了。两种可能都有。”

“你希望是哪一种可能?”我继续问,也不知为何要这样问。

“当然是第一种,第一种至少他会得到钱的。他得到钱了,至少能拿出一些给我大姐看病。”

“那你岂不是太无辜了?”

优优歪头看窗外,未即回答,良久才说:“我也没有办法,连小梅都说不服法官,我又能怎么样呢。这些天我想来想去……我心都死了。这是老天对我的报应。”

我不知该再问些什么,我被优优木然的神态弄得心中难过。我身后一位摄制组的头头见场面冷了,便越过我插嘴提问。

“你对那个死去的小孩子,和他亲生的父母,有什么要说的吗,你想不想对他们说一声抱歉?”

优优的目光摆正,越过我投向那位提问的先生,她很明确地摇了摇头,毫不犹豫地答道:“我为什么要向他们抱歉?”停了一下,优优放低了声音:“不过我也想了,他们也挺不幸,要是我亲生的孩子死了,可能我也要发疯的。”

提问的人抓住这话,继续逼问:“你既然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为什么不肯说一声抱歉?”

优优看着那人,眼睛有些茫然,神色若有所思,她突然哺哺说道:“我想,我想对信诚说一声抱歉。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信诚对我真的不错,可我特别不懂事,总是任性发急,动不动就跑出去。我明明知道他身体有病,我不该冲他发脾气的。现在想想后悔也没用了,你们就替我向他道个歉吧。信诚是个好人,我知道我这辈子欠了他的,可老天这样罚我,罚我去死,这样来说我也算不欠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