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也许今天晚上,也许明天清晨,凌信诚就会过来,就和上次一样,抱着优优亲一通嘴,然后用他那辆乌黑锃亮的大奔,把优优接回家去。

但是,不知为什么那天晚上大奔没来。

第二天也没来。

阿菊当然不知道那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优优也不知道,但她肯定有些预感。事实上后来事情进展的速度之快显然超出了优优的想象,她没想到在她从医院走掉的当天傍晚,凌信诚家突然来了大批警察,他们向凌信诚出示了正规的搜查证件,然后详细地搜查了上午被凌信诚拒绝查看的所有地方。他们甚至搜查了优优和凌信诚共同居住的卧室,并且从一间与屋外走廊相通的储物间里,搜到了一桶还剩了一半的丰田汽车防冻液。

警察们在贴于防冻液桶外的产品性能书上,看到了下面一段说明,这段说明用中英两种文字书写,大约均由日文转泽,所以标点语法欠缺准确,好在含意大体明白,叙述也算简洁:丰田防锈防冻液/耐久冷却液是一种含有主要成分乙二醇的新一代高性能发动机冷却液。具有卓越的防锈效果适合于丰田任何车种的发动机冷却系统而设计的。在寒冷的气候里有卓越的防冻效果(可在—37C防冻)以及抑制过热的功能。

在这篇说明的底部,丰田汽车公司用粗大的黑体字写着:“警告:本品含有对人体有害物质,不可饮用。若误食时,应立即请医师作适当处置。必须放置在幼童不容易拿到的地方妥善保管。”

警察们带走了这桶丰田汽车防冻液。

第二天一早,警察给凌信诚打来电话,让他到公安分局来有事要谈。凌信诚嘱咐保姆看好孩子,因为司机还未过来,他便自己开车去了分局。

到了分局后和他谈话的,除了前一天上午去他家的那两位民警之外,还有一位是他父母遇害时曾找过他的姓吴的队长。吴队长态度非常和善,语言却较直接,等凌信诚刚一落座,便率先开口发问:“你女朋友昨天是不是一直没有回来,她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凌信诚说:“不知道,估计不是在她大姐那里,就是在她朋友那里,她以前也跑出去过。”

“昨天你们从医院分开以后,她给你打过电话没有?”

“没有。”凌信城看看警察的神情,有些放心不下,他问:“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吗?”

吴队长没有回答他的担忧,但他拿出一份检测报告给凌信诚过目。凌信诚也顾不上详细去看,他急着追问:“我女朋友出什么事了?”

那位姓吴的队长答道:“根据我们化验,你儿子的病是乙二醇中毒,而毒源我们初步认定就是昨天在你家卧室储物间里找到的那桶丰田汽车防冻液。”

凌信诚目光惊呆半晌,喉头蠕动半晌,才万分不解地说出话来:“可那桶防冻液是放在二楼的,我儿子是在一楼,而且他那天根本没去二楼……”

另一位年轻些的警察把凌信诚的迷惑不解一语道破:“我们初步断定,这是一起人为投毒的案件,你的女朋友丁优,不能排除作案嫌疑。”

“优优?”

凌信诚惊得几乎不能言语:“这不可能,优优虽然脾气大些,但人很善良,而且她是喜欢小孩的,而且她……”

凌信诚被吴队长再次打断:“她喜欢你的小孩吗?”

凌信诚哑然无语,但他对于优优要毒杀他的乖乖,无论如何不肯相信:“我那小孩是有些怪的,我还背着优优去问过心理医生。医生说孩子小时候受了惊吓,可能会有一些神经反应一时纠正不了,慢慢长大,配合一些心理治疗就会好的。我把这些道理都跟优优说了,她都知道。而且我们俩人关系很好,她也知道我喜欢乖乖,她不可能下这种毒手!你们这样怀疑她,你们又有什么根据?”

几个警察对视一眼,年轻警察说:“要是证据已经充分,我们早把她抓了。”

吴队长接着说道:“现在只是怀疑,我们之所以要把这个怀疑通报给你,不是因为你是丁优的男友,而是因为,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有责任保护你的孩子。我们的怀疑你可以不马上接受,但为了慎重起见,你应当采取一些措施,在我们找到证据之前,避免让丁优接触孩子。我们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们既然怀疑,就有我们的道理。你现在可以不信,但你作为孩子的父亲,在孩子母亲不能照管孩子的时候,你要负起全部责任,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警察的话让信诚无法开口继续为优优辩解。其实他为优优辩解只是对自己心理上一个宽慰。他在离开分局后开车开到半途就把车子停在路边,用手持电话呼司机过来。因为他的手脚控制不住地发冷发抖,心里慌得特别难受。他不相信老天竟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施于惩罚,让各种闻所未闻的人间悲剧不断在他身边发生。自从父母遭遇不幸,他一度消沉至极,是优优和乖乖,成为他最亲的亲人,成为他生活中的阳光,成为支撑他忘掉悲痛,重获新生的精神支柱。如果,这两个他深深爱着的亲人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残杀,他不敢想象,自己会不会也像儿子一样,从此将永远生活在一个恐怖的噩梦之中,怀疑透明的蓝天也藏着阴谋,鲜艳的花朵也涂满血迹,对他身边的每一张笑脸,都会觉得暗含杀机!

所以,他才要那么大声地向警察疾呼:不是优优!不是优优!不是优优!他并不是为优优疾呼,而是为他自己,为了他能避开这个他不能承受的噩梦。

但是警察回避了和他的争论,他们的告诫无懈可击。他们让他考虑一下孩子,假使一旦真有杀机,孩子本身无能为力。孩子只有靠他,他是父亲,他必须让孩子万无一失。所以他在离开公安局时不得不向警察们做出承诺,他会负起父亲的责任,在事实真相没有搞清之前,他暂时不把优优接回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