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看看信诚和优优,信诚和优优也看他们,彼此僵持了片刻,为首的那位警察淡淡一笑,把气氛缓和下来。

“那好,那就不勉强了。”

警察告辞走了,走的时候跟优优要了一张白纸,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个人名。警察把这张写了电话和人名的纸条,绕过优优,直接给了信诚,嘱咐他有什么情况可与他们直接联系。

警察走后,信诚和优优也随后出门,乘车前往医院。一路上两人心情沉闷,彼此并无多言。凌信诚问了句:乖乖生病的事公安局怎么知道的?不知是问优优还是问自己。这个疑问直到很久以后凌信诚才慢慢弄清,当时公安局是从两个方面得到了举报,一个方面来自爱博医院,因为孩子的症状过于蹊跷,送到医院时已陷于昏迷,经化验血尿及嘴边的呕吐物,发现其中含有大量足以致死的乙二醇毒素。说明这不是一般性食物中毒,很可能系人为投毒所致。因此值班医生事后向医院的保卫部门做了报告,保卫部即与公安机关进行了联系。

中毒事件的另一个举报人就是姜帆。姜帆在乖乖人院的第二天上午再次来到凌信诚家,讨要凌家答应付给仇慧敏的三百万现金。以前他多次打电话找凌信诚交涉此事,但凌信诚把这类事统统推给了律师。律师表示钱只能交给仇慧敏本人,而且之前还需与仇再签一份协议。姜帆前一天带了仇慧敏的亲笔授权书来到凌家,还带来一帮朋友和一位律师前来助阵,结果与优优冲突起来,被赶出门去。第二天他再次带人来到凌家,本想大闹一场,结果凌信诚与优优双双不在,家里只有保姆一人。保姆也是刚从医院回家,来取乖乖的东西。姜帆从保姆口中,得知乖乖中毒的消息,遂到医院打听。从医院出来之后,他拉上昨天与他一同目睹孩子在优优怀中挣扎哭闹的几个“证人”,直接前往公安分局进行举报,矛头所向,直指优优。两方举报双管齐下,于是就有了警察突然造访凌家的一幕。

其实警察在造访凌家之前,早已进行了一天的调查,访问了医院的医生和化验师,还向姜帆再次取证。在前往凌家之前,又在医院对凌家的保姆进行了询问,将孩子发病前前后后的详细过程,—一问清。最后,才去凌家,与“主要犯罪嫌疑人”优优及中毒儿童的父亲凌信诚进行接触。而这一天,通过姜帆而得知乖乖病情的监狱当局,特别批准仇慧敏前往医院,探望儿子。

因为警察的造访,延误了凌信诚前往医院的时间,让仇慧敏与自己的儿子,多亲热了半个小时。虽然那两位狱警给母子相会的时间不会少于半天,但当优优和凌信诚一同走进那间病房的时候,母子温情的场面便立即被你死我活的冲突取代。

首先发难的就是孩子的母亲,她情绪激愤地扑向优优,重重地一掌煽去,优优猝不及防,被其击中面部。那一掌来得非常突然,不仅凌信诚和两位狱警都吓了一跳,连我都感到格外震惊。因为我深知优优的个性,我预想到很快将有一场疯狂的打斗,在这间屋里爆发,而那位首先动手的女人,必定不是优优的对手。但我猜错了,优优站在屋子当中,一动没动,连被那重重一掌煽歪的头部,都侧向一边,一动不动。屋里所有人都在刹那间惊住,只听见仇慧敏的破口大骂!

“你这个杀人犯!你想杀我的儿子!你别做梦了!你以为你毒死我的儿子就能达到你的目的吗,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的!我的儿子会看着你死!你别想再走近我儿子一步!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还想碰他,你配吗!”

仇慧敏在大声叫骂的同时,还想继续施以拳脚,但被凌信诚及时挡住,两位狱警也上来拉她。他们一齐抱住仇慧敏前冲的身子,拉住她挥舞的臂膀,把她向后拖去。仇慧敏用足力气,还想挣扎出来扑向优优,同时哭叫的矛头又向凌信诚移去:“凌信诚!孩子是你儿子!是你儿子!你就让她把你儿子害死吗!你为这么个女人你连儿子都不要了吗!”

凌情诚也嘶声大喊:“你发疯了吗!你怎么血口喷人!你发疯了吗!”

我从来没有听见过凌信诚如此声嘶力竭地喊叫,我甚至担心他脆弱的心脏能否承受这样的喊叫。狱警的声音也冲撞进我的被各种喊叫灌满的耳鼓,对仇慧敏的冲动进行制止和警告。

“仇慧敏,你冷静一点,不要再叫了。这是医院,你再这样我们要带你回去了。”

这时,传来孩子的哭声,不见号啕,却很委屈。仇慧敏这才不再挣扎,转身回去抱起床上的儿子,她跟着她的儿子,一起伤心痛哭。

整个房间里似乎只有我,呆呆地没有出声,没有参加进那搅成一团的叫喊和哀号。我呆呆地看着这个让人百感交集的场面,看着脸色铁青,咬牙不语的优优,不知自己此时此刻,该上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人和我同样沉默,就是那位始终面带冷笑的姜帆。

仇慧敏哭了一会儿,趁众人刚刚松懈,突然抱着她的儿子,想要夺门而出,幸被两位狱警拦住。凌信诚追上来叫道:“你把孩子放下!”并且上来争夺那个孩子。孩子在父母争夺的手中,无助地哭着,说不清那哭声是在求助其父,还是难舍亲母。

在这个混乱的争夺之中,保姆也冲上去了,显然她是要助凌信诚的一臂之力。医生和护士也闻声推门进来,一通的规劝、批评、制止;警察也对仇慧敏加重了威胁的语气,仇慧敏不得不松手放了孩子,孩子终被父亲夺到手里。仇慧敏失了孩子,只有哀声痛哭,望着被众人隔开的孩子,边哭边叫着孩子原来的小名:“强强!强强!妈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