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仇慧敏的模样,大约二十多岁年龄,五官脸盘虽不及优优青春朝气,但眉目神态,也还比较秀丽。在她施予母爱享受天伦的时候,姜帆把凌家保姆叫到一边,面目严厉,声音低迪,嘀嘀咕咕地问着什么。保姆忽而摇头忽而摆手,不断地解释。我抬腕看表,心里纳闷,不知凌信诚与优优,何故一直未到。

其实在我已经到达医院的时候,信诚与优优尚未离开家门,或者说,他们是在出门之际,被两位不速而来的警察,拦在了屋里。警察向他们出示了证件,客气地表示有点事情需要占用他们一点时间。

于是二位差人被请进客厅落座,他们坐下后看看还站着的信诚和优优,便露出淡淡的微笑,反客为主地招呼他们一起坐下,然后开门见山。对他们要谈的事情,从表情上看,信诚和优优都有些意外。

警察说:“我们来,是为了你们那个小孩的事。那孩子叫乖乖对吧?”

凌信诚说:“对。”

“你是孩子的父亲?”警察先问信诚。

“对。”信诚说:“我们做过DNA的。”

警察又转向优优:“你不是孩子的母亲,对吧?”

优优点头。

凌信诚有点紧张,迫不及待地反问警察:“孩子又出什么事了?”

两位警察对视一眼,其中一位半笑不笑地问道:“出什么事你们不是早就知道。”

凌信诚语塞片刻,似乎一时未能明了警察的意思,他愣了一会儿再问:“中毒那事?”

警察说:“中毒?中什么毒呀?”

警察的表情凌信诚看得出来,那是明知故问。但他还是照实答道:“那几天他不知吃了什么,呕吐、发烧,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警察问:“吃了什么?”

凌信诚说:“医生说孩子血液里乙二醇的含量过高,乙二醇是什么东西我们也搞不大懂,医生说具体原因还没有查清。”

警察说:“晤,我们就是为这事来的,因为孩子中的这个毒,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乙二醇吧,确实比较少见。所以我们想了解了解到底怎么回事。”

从警察进屋优优就一声不吭,始终由凌信诚与他们对话交谈。凌信诚说:“乙二醇也是我们听化验的医生私下里说的,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

警察说:“孩子中毒时你在吗?”

凌信诚说:“不在。我和几个人在贵宾楼饭店吃饭,是她给我打的电话,我直接赶到医院去的。开始我还以为孩子只是一般闹闹肚子,没想到问题那么严重。”

这时警察再次把目光移向优优:“孩子发病的时候都谁在家?”

优优一直在听,冷不防突然被问,一时有些措手不及:“啊?呢——保姆在,呢,我也在。

“谁最先发现孩子有中毒症状的?”

“……是我吧。

“你当时和孩子在一起吗?”

“没有。孩子在楼下,我在楼上,我正好下楼想去厨房一趟,听到孩子在哭,哭得声音和往常不太一样,我就喊保姆。可保姆没在。我就站在孩子的门口往里看,可屋里没人。孩子自己躺在床上哼哼。我就想孩子可能是病了,可我又不敢进去……”

“你为什么不敢进去?”

警察打断优优,表示疑问。优优犹豫了一下,说:“孩子有点怕我,见我就闹。所以……所以我也有点怕他。”

“孩子为什么怕你?”

警察似乎跑了题,别有兴味地穷追不舍。优优十分尴尬,求救似的去看信诚。信诚一下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笼统地解释:“我那小孩不是她生的,所以,可能不太认她,有点见生。”

警察继续执著于这个话题,还是盯问优优:“你觉得,孩子为什么不认你呢?”

优优对警察执意纠缠这个话题似乎有些反感,这是一个最令她难堪和不快的话题,但她还是忍着,她说:“小孩子的想法,我哪知道。”

“是不是你打过他,或者平时对他较凶?”

优优还未答话,凌信谈抢先解答:“没有,她对小孩从来不凶。”

“那为什么孩子怕她。孩子嘛,只懂简单的情绪反应。是不是你不喜欢这个孩子,孩子看出来了,所以……”

“不是的,”凌信诚再次接过警察的疑问,替优优回答:“不是的,我那小孩以前受过刺激的,可能有点条件反射。”

“才一两岁的孩子,受过什么刺激?”

凌信诚和优优,都沉默下来,谁也不愿启口似的,但警察疑问的目光停在他们脸上,始终不肯移去,逼得凌信诚不得不往事重提:“半年前我们父母出了事。他们被人打死的时候,这小孩在场。”停了一下,他又说了句:“她也在场。”

这两位警察大概不知道凌家的这段痛史,怔了一下,表示歉意:“啊,对不起。”不过他们还是接着问下去:“孩子见你就闹,你也怕这孩子,那你们在一起怎么生活呢?”

优优低头不答。

凌信诚说:“让他们尽量少接触吧,我想,也许孩子大一点以后,慢慢会好。”

警察边问边记,问到此处总算合上了本子。凌信诚以为他们调查完了,但其实没完。

警察说:“能不能让我们看看孩子的房间?”

凌信诚说:“可以。”

于是大家起座,由凌信诚带着,去了孩子的房间。尽管屋里没人,但优优仍和平时一样,只是站在门口,不肯进去。警察们在屋里东看西看,随手表面地翻翻。没翻到什么。出来后又问:“其他房间可以看吗?”

凌信诚看看优优,优优板着面孔,不发一言。于是凌信诚对警察说道:“小孩就住在这间房里,保姆也住这里,其他地方孩子很少去的。”他看到警察的目光顺着楼梯往二楼膘去,又说:“楼上是我们自己住的,孩子很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