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谈了这些?”

“没有。后来他要走,我就告诉他,我找他不是闲聊来的,我有正事。是为了一件正事专门来的。他听了就又站下了,问什么正事,我说,是关于信诚公司的那事。周月马上就有了兴趣,他说你考虑好了吗?你了解到什么情况了吗?我说,对,我了解到了。他一听,马上让我上里边去谈。他带我进去,进到一间办公室里,让我坐下,还叫来那位王科长,他们一起来听。”

优优说到这里,让我心下暗惊,看来她与周月密晤,并非纯为旧情,而是另有目的。我当然赞成任何公民,都应积极主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甚至以国家社稷为重,大义灭亲。但优优此番忽然去见周月,忽然谈到信械公司,却让我非常惊疑。我惊疑的不是优优来见周月的目的,而是她要举报的动机。如果仅仅因为和凌信诚发生了几句口角,如果仅仅为了讨得周月的欢心,似乎就有些令人不齿,于是我不无担忧地问道:“你和他们谈了什么?”

“我告诉他们,凌信诚已经把公司卖掉了,他不懂得怎么经商办公司,也没兴趣经商办公司,行贿受贿的事他都做不来的。他爸爸在世的时候他就从来不到公司去,他爸爸不在了他也只去过一两次。他不去我也就不去了,实际上我已经不是公司的人。所以我想来和你们说一声,你们别再查他了,信诚公司马上就和他没关系了。我不是成心不帮忙,而是我已经帮不了这个忙。”

优优找到周月对他们说的这番话,让我前后左右细想了很久,我不知道她这样说究竟为了信诚还是为了周月,还是仅仅为她自己。总之这番话表现出我未曾预料的一种智慧:表面上是替信诚说话,实际上她讲的情况对周月他们,也很有价值。优优看得出来,凌信诚要出卖公司的事情公安方面并不掌握,他们脸上的表情既吃惊又有些茫然。王科长还不相信地盯着问她:“把公司卖了?卖给谁了?”优优摇头表示不知。她说公司业务方面的事情她从不打听。

王科长砸磨了好几秒钟,眼神疑惑地看着优优:“刚才你说他不去公司你也就不去了,我怎么没太听明白。你说你已经不是信城公司的人了,你是不是跳槽不在信诚干了?”

这个问题是优优没想到的,也是她自己捅出来的,如果她不愿意在周月面前说出她与信诚的关系,前面就不该那样露出端倪。从这一点来评估优优的智慧,似乎又大大地不够精明。

优优一下子脸红起来,她几乎不敢去看周月,但她能注意到周月正在看她,且听她如何做出解答。

她说:“我,我在凌信诚家,帮……帮些忙。他有病,要人照顾。另外他家有个小孩子,一个保姆顾不过来。”

王科长看她,周月也在看她。她看不出他们看她的眼神里,是不是把她的意思全听懂了。

好在王科长没有继续多问,看了手表之后便做了结束的表示:“好,那今天感谢你专门过来一趟,你提供的情况我们还要核实,有需要找你协助的地方,我们还会麻烦你的。不过有个要求我们得跟你讲清,你现在去凌信诚家帮忙我们也不反对,但我们和你接触的情况,务必不要对外去讲,更不能对凌信城本人泄露,你明白吗?”

优优点头答应。

我问优优:“公安调查信诚公司的事情,你肯定不会告诉凌信诚吗?凌信诚也许很快就会成为你的丈夫。”

优优在沙发里坐正了身子,扬扬头把刚刚洗过的头发向后一甩,她的声音和她的动作同样干脆:“当然不会。我既然不会出卖信诚,那就更不会出卖周月。

我这才介入正题,问优优:“你昨天和信诚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吵嘴?”

优优不语,少顷她说:“我不知道信诚是不是真的爱我。

我惊讶:“你怀疑他不爱你吗?

优优说:“他要爱我,他要真想和我一起好好生活,他就应该把那个孩子还给那个女人。那孩子怎么对待我他都看见了,可他不怨孩子总是怨我!

“孩子太小,他怎么怨孩子?他只能怨你,因为你是个大人!”

“可我在他家里就像做贼似的,他们抱着孩子哪个屋子都去,孩子到哪里我就要赶快躲开,我要弄哭了他信诚就会生气。我是大人我就该过这样的生活?就该受这样的活罪?”

我一时无言以对,我不得不承认优优的这种生活,一般女孩都很难忍受。改变这种状况的责任应在信诚,可信诚又是个不成熟的少年,他的人生经验,使他处理这种事情的能力,必定捉襟见肘。在这种无奈的现实面前,我只能尽力做好优优的工作,因为我相信凌信诚确实爱着优优,而优优之于信诚,虽然谈不上爱有多深,但相处这么久了,总会日久生情。

于是我说:“优优,感情是一种共同的建设,彼此都要做出牺牲。信诚也为你牺牲了很多,比如,他总归牺牲了一些金钱。我并不是说他是用金钱来买你的爱情,来买你的容忍,金钱并不一定就是交易的工具,他花钱治你大姐的病,花钱给你姐夫开网吧,都是因为爱你。他当初想要给你一张卡,也是因为爱你。因为他看你受苦他就怜悯,看你无助他就心疼,他是真心实意想要帮你,他花这些钱并不需要你具体偿还什么,只是表达,或者说只是宣泄他的爱心。你是不是觉得他反正那么有钱,一掷千金是他活该?”

优优摇头低声:“没有。”

我说:“而你现在要牺牲的又是什么?不过是一点点耐心。那孩子总会长大,过去受到的惊吓总会慢慢淡化,慢慢消失。所以你必须要有耐心,要通过时间慢慢和孩子沟通。那孩子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生命,就一定会有情感反应。只要你对他好,他一定有回报的,这既是人的生物本能,也是人的社会本能,只是需要时间。如果你真爱信诚,你真的愿意为他做出一些牺牲,你就一定会有这个耐心。你别问信诚到底爱不爱你,你应该问问自己,你到底爱不爱信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