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出了院,阿菊却没失业。优优本来想再求凌信诚也帮阿菊找份工作的,但阿菊自己有本事,在医院就地取材找了个挺美的差事。这差事并不是留在医院,而是到一家装修公司去当秘书。装修公司的老板是个工头出身的江苏人,那一阵割阑尾住在大姐隔壁,和阿菊互相对眼交了朋友,没出三天便亲口许愿,并且一出院就说话算话地将阿菊带走。

我先在那间“志富网吧”里找到了优优的大姐,从她那里得到了阿菊的电话。我就在那间网吧里和阿菊通了电话,阿菊没听我说完就打断我说:“对,她是在我这里,你要不要和她说话?”

于是我和优优就说上话了,不是在电话里,而是见了面。见面的地点就在阿菊住的地方,离“志富网吧”很近很近,就在大山子附近的一幢居民楼里,两房一厅的一个单元,家具灯具都是新的。阿菊新交的那位开装修公司的男朋友名叫老六,平时业务很忙,时常不能回家,他不回家时阿菊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她那个公司秘书的头衔只是虚设。

看来阿菊对她的新生活感到相当满意,我赶到阿菊家时优优刚刚睡醒,正在卫生间里匆匆洗漱,阿菊便带我看了她的这套房子,不无自豪地—一细数这房子的种种好处:三气齐全,全新家具,连空调都是新的,还是松下原装的机子……一直数到她的老六。对老六阿菊也挺得意,说老六对她很好,真心实意想要娶她,只是现在公司里业务太忙,顾不上这等家庭俗事,再加上德子倒霉不久,她马上披红挂彩也显得有些不义。总之就先这么过着,看看再说,反正总比优优强吧。见我略露疑惑,她看看卫生间那边,悄声解释:“凌信诚漂亮是漂亮,可那方面的事特别不行,优优陪着他不就像陪个木头似的,有钱又有啥用!像我这位,尽管年龄大了一点,可大一点就知道心疼人啊。不像凌信诚,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动不动就发个小脾气。他儿子跟他一样凶,见着优优就乱叫唤,你说优优苦不苦,他凌家大的小的谁不痛快了都敢冲她吼几声,所以优优压抑啊!我昨天晚上带她出去上上网,有个声讯网站可以上去骂人的,反正大家互相骂,什么话难听骂什么。什么口音的骂人话全都有,哎呀,可逗呢。优优开始还不好意思骂,后来看我骂,也就跟着骂开了。骂完了心里也就痛快了。”

我不知道网络还有这样的功能,深感世上真是无奇不有。我问:“这是什么网站,还有专门骂人的网站?”

阿菊说:“有啊,那网站就叫‘聊聊’,也叫‘九聊’你一上去就能骂的。”

我问:“都骂些什么?”

阿菊说:“什么都骂,什么工八蛋、操你妈……昨天有个小姑娘,北京口音,听声音还是学生呢,骂得太花了,男人都脸红的话她都不打结巴。什么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三百六十度,难度一百八,哎呀可花呢。优优开始张不开口,我就替她起了一个网名,叫‘操你们全体’,把网上的人都骂了,所在大家一下子集中火力全骂我们,优优也就跟我一块骂了。现在心里压抑的人多了,所以有这么个‘聊聊’挺好。心里烦的时候,就上聊聊骂一通去,出完了气也就平衡了,然后回家回单位回学校该干嘛干嘛。”

这时优优从卫生间里洗完出来,阿菊便把话头收拢住了,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你们聊吧,我出去买点菜去,回来给你们做饭吃。”

阿菊走了,优优才冲我抱歉地说道:“昨天一夜没睡,今天起得晚了。”又问:“是信诚叫你来的?”

我说:“对呀。”

优优顾自低头沉默,我也没有急于发言。仔细端详优优一眼,感觉这女孩长得确实动人,只是因为一夜未眠或者心情压抑,才在眼圈底下,留下些疲倦和伤感的痕迹。少顷优优抬头看我,目中隐隐含怨,脸上却笑了一下,出乎我的意料,她竟首先开口。

“昨天,我去找了周月。”

话的内容也让我意外。我愣了半天才说:“嗅,是吗。”

“我和信诚吵了架,突然有点想他了,所以我就去找了他。其实平时早就不怎么想他了。想也没有用,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俩早就算完了。”停了一下,优优看我,又是自嘲地一笑:“其实我和周月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我也笑了一下,作为呼应。然后我问:“那干吗又去找他?”

优优移开目光,不想与我对视,她说:“谁知道呢,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有点想他。”

“你去找他,”我问:“说些什么?”

优优似乎想了一会儿,开口却有些答非所问:“我看他比前一阵子瘦了,就问他怎么瘦了。他说忙,说这一段特别辛苦。我说你不是在这里实习的么,实习也是这么辛苦?他说,都一样的,实习和实战其实一样。我说对了,去年你刚来实习的时候,不就是参加什么任务受的伤么。他说你怎么知道的,又说嗅,我想起来了,后来我们处请你当的陪护。我说你还不错,还记得我是陪护。他说,是他们告诉我

的。我说,他们还告诉你什么,关于我?他说,说你工作挺负责的。我说,还有呢?他说,没了。我说,没了?他说,没了。”

我静静地看着优优,听着她哺哺自语的叙述。话到此处她停了下来,似乎和刚才的结尾一样,没了。于是我插话进去,问道:“你见周月,就为了问他这些?”

优优又笑,似乎在笑她自己,她说:“他也是这么问的。他问我还有别的事吗,他说他现在很忙,以后有空,一定找我,让我谈谈他治病时的事情,他说他挺想知道他住院的三个多月,都是什么样子。一个没有记忆的人,一个像小孩那样什么都不懂的人,会是什么样子。他说那时候的情况别人也跟他学过,但他还想听听,听听挺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