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队长点头示意:“你说。”

王科长于是面向优优,严肃地开口,他先问:“你现在在信诚药业公司的财务部工作,对吗?”

优优点头。

王科长突然单刀直入:“信诚药业公司有一本秘密账簿,你是不是知道?”

优优怦然心跳,不知何以为答,怔怔地语迟半晌,她才拖拖地缓声答道:“不知道,我没有见过。”

“你没见过,听说过吗?”

优优想说没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口,她只好垂下眼睛,含糊不清地,摇了摇头。

王科长和周月对视一眼,继续循循善诱:“据我们了解,信诚公司多年来在药品经营和销售的过程当中,向全国各地多家医疗机构、管理机构,大肆行贿,有相当一部分医院的负责人,甚至是国家工作人员,接受了他们的贿赂。我们根据群众举报,受人民检察院的委托,立案调查,希望你能积极配合。”

优优呆呆地问道:“你们让我配合什么?”

王科长说:“受贿人的全部名单,都记录在一份秘密的小账薄上,那上面有人名,还有具体的金额。现在,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拿到这本账簿。”

优优的大脑从未有过这样的慌乱无措,她最先想到的该是把她带进信诚公司的那个姜帆,他把优优安插到信诚公司也是为了得到那本账簿。现在,同样的任务再次出现,不同的只是换了买主,指使者不再是一个鬼鬼祟祟的阴谋家,而是正大光明的公安局,而且,是她可以为之献身的周月!

优优哪能想到,周月还能在她的生活中突然出现,而且出现得如此奇异偶然,他竟然主动找上门来当面求助于她,这是她连想都不敢去想的机会,是求也求不来的快乐。惟一可惜的是,这一天来得太晚。

可惜的是,她已经没法再干这事。

惋惜的心情让她不由自主沉默少顷。但她很快就郑重其事地表明态度,她对警察们说道,当然也是对周月说道:“对不起我做不了这个事情,我只是信诚公司一个普普通通的见习会计,人微言轻,我拿不到你们要的那本秘密账簿。”

三个警察都直直地看她,谁都听出这不是畏难而是拒绝。是未经犹豫,毫无余地的,断然拒绝。

王科长似乎还想尝试说服:“丁优,你从小到大,生过病吗,你上过医院吗,你买过药吗,你知道你买药花的钱有多少是……”

但优优打断了他:“我知道我买药的钱都被某些人贪了。但我知道了我也拿不到那本账簿……”

一直旁听的吴队长终于被优优不合作的态度再次激怒,他冷冷地插话进来截住优优:“丁优,你今天这个态度,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没事了,是不是觉得我们拿你没办法了,啊?”

优优这回并不示弱,双手往吴队长面前一伸,露出了压抑已久的强悍本色:“那你把我抓起来好了!有本事你今天别让我回家!”

吴队长被她猝不及防地这样一将,一腔义正辞严霎时化作满脸阴骛。王科长和周月也彼此面面相觑,脸上呈现的不知是无奈还是愤怒!

第十八章可惜,这一天真的来得太晚,可惜,优优已确实无法再干这事。

因为她已经“欠了”凌家一笔还不清的血债,因为她认为凌信诚是一个善良正直的好人。

而且,她知道凌信诚对她有了那个意思,她无论答应与否,都不该再做背叛的勾当。

那天她和三个警察不欢而散,从公安分局回到公司以后,她有整整一天魂不守舍,不是为了被她拒绝的那个任务,不是为了吴队长临走前暗含威胁的脸色,而是为了,周月!

尽管凌信诚对她很好,尽管她还在为凌家打工,尽管她有负于凌家当以毕生偿还,可周月一旦出现,爱的天平还是立即倾斜。

下午坐在办公室里优优一直想着周月,连下班后给信诚买饭的路上思念都没有停止。她眼前总是晃动着那个英气勃勃的面庞,穿了警服的周月是那么好看。在吴队长和王科长劝说、批评、斥责甚至吓唬优优的时候,优优注意到了,周月始终未发一口O她真想走进周月的内心,她真想看看周月心中的丁优,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周月知道她也来自仙泉,是他的一个乡亲,而且还在仙泉体校的拳击馆里,看过他的训练。但这又算得了什么?从仙泉来的人也许很多,看过他打拳的人也许更多,多得不值一提,多得没有意义。

周月还知道,她曾在医院护理过他,但那只是听人说的,具体细节并无记忆,所以这也算不了什么。护理员说白了就是小保姆而已,是实习单位为他花钱请的一个劳力,不请她也会请别人的。保姆只是挣钱干活的一个职业,谈不上谁对谁的痴心奉献,更谈不上谁对谁的厚意深情。

如此想来,优优灰心丧气,以此分析周月上午的冷漠,也就并无反常之处。她在周月的眼里,也许仅仅是一名可以利用的“污点证人”,而她时至此刻仍然不能平息的激动和委屈,才属自作多情。

退一万步来想,退一百万一千万步来想,即便周月知晓一切,对她热情有加,她又能如何?她就可以答应他们的要求回到信诚公司,去当一名奸细?

优优这时正走进一家水饺店里,那水饺店恰在爱博医院肩下为邻。凌信诚昨天晚上对优优说过,说他特想吃一顿韭菜饺子,优优下了班便去凌信诚家取了一只保温的罐子,在等候饺子出锅的时候优优看着店里进进出出的人群,目光一阵痴痴地发呆。她想命运真会捉弄人!她似乎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深藏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