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似乎有些生气地:“你闲得没事了吧,也不怕浪费电话费么。这么晚了你不回来到底在干些什么?”

“没有,我,我是想告诉你们,我今天不回来了,公司里有点事情,我要加班呢。我就是告诉你们一声!”

姐夫被这电话无端叫醒,显然很不乐意。以前优优早出晚归,也并不来电通报,今天多此一举,显然不太正常。但姐夫似乎也没多想,说:“那你去加班吧,后天你姐还要去医院复查,你明天记着带点钱回来。”

姐夫说到钱字,优优没了回声。她很难预料明天,明天会发生什么。挂了姐夫的电话,她交了通话的费用,同时数数身上的钱数,仅有二百出头。这时她似乎突然下了决心,她要回去!她要把这二百多元交给大姐,让大姐好去医院复查,以免万一她被警察抓住,万一这钱被警察搜去,大姐那边岂不人财两空。

后来优优对我说过,她那时还想到要打个电话给我,向我通报这件事情。她说她把一生所有的事都向我说了,包括那些从不示人的隐私。所以在她的感觉里面,我成了她的一个历史记录,成了她的一个人生见证。她的故事横空出现这样一个烂尾,她觉得也该不加隐瞒地说给我听,以便记录真实完整。但这个电话终又没打,原因是她当时心情太差。

她当时的心情几乎是在告别人生。这样的心态也许事后才能解读——因为以她有限的法律知识,她完全不能预料她将要承担什么责任。她自认为她的引浪人室,对凌家发生的血案,有着显见的因果关系,因此她就成了这个事件的罪魁祸首。但她还是迈开双脚,走出那家夜间营业的餐厅,走进初冬乍寒的深夜。深夜的街头行人稀少,她踩着凝固的灯晕独行。她决定步行走回她的旅馆,因为夜间的公共汽车踪影难觅。她也不想再把那仅存二百元钱拆做车费,哪怕她为此可能要走上一夜。

这时的优优已不觉寒冷,她的每一步都走得有些悲壮,那一步步似乎都在走向一个终结。她的人生虽然短促,虽然乏善可陈,但回首看去,依然让她留恋万分。

最值得留恋的无疑还是周月。优优一路夜行,想的都是周月。这个离她越来越远的少年,依然是她大难临头的精神寄托——毕竟他们曾经朝夕相处,曾经形影不离。优优就敢断定,自周月懂事之后,大概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曾像她这样近切地进入过他的生活,接触过他的身体。得到这样机会的人,大概惟有优优。

那一夜优优走过大半个北京,深夜独行也最适于重温那些曾有的憧憬。她走回旅馆时天边刚刚发亮,清晨的薄雾强调了初冬的阴冷,也遮住了太阳的光芒。太阳实际上已经出来了,但城市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都被这若有若无的雾气弄得迷蒙不醒。

旅馆的地下室里静静无声,就连需要赶搭早班火车的游客都未苏醒。门房那位守夜的老头,神色异样地看着雾中进来的优优。那目光似乎有些好奇,又有些厌恶——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在外鬼混到清晨才归,能有什么好事——那老头一定这么想的。优优反正也无所谓了,她还冲那老头笑了一下,笑得老头不知如何接应。优优走过大姐的房间,驻足侧耳倾听:大姐还在熟睡,门里静息无声。于是她继续前行,行至自己的房间,发现门口的灯泡坏了,只能摸索着用钥匙开门。门开了,她还没把钥匙收起,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下拉进屋里,紧接着身后一个黑影,山一样地压来,钳住她的双肩,用力往下一按。也许是角度不对,也许那人没有站稳,优优不但没有倒下,而且在她惊声尖叫的同时,本能地向外一挣,竟从黑影的怀里挣脱。同样出于本能,她紧跟着狠狠一脚,朝那黑影端去,黑影应声而倒,屋门的出路豁然洞开。优优夺路而逃,她能感觉到身后,有好几个人从屋里追出,她听不清他们喊了什么,有一个人拽住了她的一只胳膊,她甩了一下又甩开了,甩开之后又被那人拽住。她返身打了一拳,也许又是下勾拳吧,谁知道呢,下勾拳出其不意,总是非常奏效,那人的手立即松了。但这时又有两人扑了上来,一齐将她扑倒,并且不再轻敌,不再给她任何挣扎反抗的余地,她的手脚及头部,都被巨大的力量攫住,无法再动。

他们的力量让她感到了疼痛,但她忍住没有出声。她听到头上那人低声的喘息,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了好了,”头上的人连喘带说:“铐子!我操!”

手铐坚硬的质体,随着那一句骂声,撞击着优优细嫩的皮肤,优优没有带过手铐,但似乎对这冰凉彻骨的滋味,早已深知。

很多人,包括姐夫,都被走廊上的这番叫喊打斗惊醒。优优看见姐夫披衣走出来了,跟着一帮看热闹探虚实的房客,伸着脖子向这边张望。当他看到被铐的人竟是优优,连忙脸色苍白地上来过问:“哎,怎么回事,她怎么啦……”话未说完就被一个比他粗壮的便衣警察一掌推开。优优听见,姐夫的声音胆怯地抬高:“她怎么了?你们凭什么抓人,你们是哪里的?”但无人答理。便衣们拖着优优上了台阶。很快,初升的太阳便刺得优优睁不开眼睛。她没想到雾会散得这样彻底,这样迅速!

她被押上了一辆白色面包,便衣们让她在两排后座的中间,蜷缩于车厢的地面。她看不见窗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到车子的行进,感受到发动机的震动和路面的坎坷。她本以为上车后警察会动手打她,为刚才在她的拳脚下吃的亏进行报复,但意外的是他们没有。不但没有,一位年长些的便衣甚至还端详了优优一眼,惊讶地出声问道:“你今年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