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看到,阿菊已经坐在汽车的后座,紧张地睁着惊惶的眼睛。这回是李文海亲自开车,德子也仓皇挤进后座,汽车旋即开动起来,在灯光暗淡的林xx道中,急急地行驶。那个时辰我乘坐的出租汽车刚刚开到瑞华别墅宫殿般的社区门口,正在接受门卫罗嗦的盘查——这种社区通常只盘查出租汽车,对私家车则有些不闻不问——当时我隐约记得确有一辆红色富康,从别墅区内放缓速度,稳稳驶出,从容不迫地在我旁边擦身而过。

如果我当时不是被那两位负责的门卫横加拦阻,我必将第一个目睹那个血腥的杀人现场。门卫在拦下我后,中规中矩地打电话到我所要造访的住户家中,凌家的

电话当然无人接听。门卫随即公平地告示于我:“瞧,我拨了两遍,都没人接。家里肯定没人。”

主人不在,客人自然不能进入。我只好站在别墅区的门口,拨通了凌信诚的手机。这才知道凌信诚正和他家的司机保姆一道,在附近的商场购物。他听说家里电话无人接听,并未怀疑出了事情。“孩子刚接回来,可能他们都在忙吧,”他说。

他让我在门口稍等,他说他们正往商场的门外走呢。大约十分钟后,我看到了凌家那辆宽大的奔驰。那奔驰在别墅区的门口,接上我进了大门,直抵凌家别墅。

凌家的门前一片寂静,楼上楼下的每扇窗户,都泄露着辉煌温暖的灯光。司机停稳车子,又帮保姆搬运车内的货物。凌信诚则领我步上台阶,用自己的钥匙开门。

接下来的情形我不想再多渲染,细述那个场面肯定会让读者生厌,那也是我后来一直试图回避的记忆,是多次让我半夜惊醒的恶梦。凌信诚那天晚上被送进了医院,他的心脏显然不能承受这样的震动。我似乎成了那天晚上最先进入罪案现场的人中,相对较为镇定的一个,也许只是因为我与死者并不相熟。

司机及保姆开始还试图对信诚的父母进行抢救,但死者的模样让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这个幻想。还因为当时更需要抢救的是凌信诚自己,他抱住母亲余温尚存的尸体,未及哭便昏迷不醒。

在帮助抢救凌信诚之后,我因为相对镇定而第一个想到了报警。警察反应的迅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让我对公安机关从此好感倍增。

那天晚上我在凌家逗留了很久,接受调查询问直到凌晨。凌晨两点我被警察准许离开现场,又乘车赶往爱博医院看望信诚。信诚经过医生抢救,在他短短的人生中不知是第几次转危为安,我赶到医院时他仍在药物的控制下昏睡。我找医生问了情况之后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告诉医生万一有事可以找我。

我本想对医生说我是信诚的朋友,开口时转念又自称是他大哥。我这样转念缘自忽然而生的怜悯,因为我忽然想到,凌信诚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举目无亲。

为了叙述的清晰我不得不遵循时间的顺序,按时间顺序我早该先把笔锋转向那辆逃之夭夭的红色富康。那富康开出瑞华别墅之后随即放开车速,在夜晚无人的机场辅路上仓皇狂奔。当汽车开进市区之后,都市夜晚的繁华才让车内的气氛稍有松弛,车上每个人的心情各不相同,但从表面看他们都已惊魂略定。

李文海把车速放慢,并且开始和后座上的德子交谈。他们在议论今天的战果,有多少现金,有多少珠宝和金饰……德子说他还从里面书房里翻出一块手表,好像上面都是自钻,这种满天星的好表,少说也值几十万呢,只是变现不太容易。李文海说只要是真东西,让利换钱没啥不易,回头看看是什么牌子,带到南方自会脱手。这时他们都听到了优优的啜泣,李文海说:优优,这些东西也有你的一份,我们本想早点告诉你的,又怕你害怕不肯带我们来了。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这种事搅进来要杀头的。不知者不为罪,成可进败可退,得了钱有你的份,失了手没你的事。我他妈处处为你着想,你他妈还委屈什么!

阿菊伸出双手,搂住优优,优优似乎是第一次地,对阿菊温暖的怀抱感到陌生。她不知道李文海的冷酷无情,还能无情到哪里,而德子与他,干这事是否蓄谋已久;阿菊对这场血腥屠杀,是和她一样蒙在鼓里,还是早就串通一气。也许那一刻优优什么都没法细想,她的思维也许还处于休克状态,只剩下少数知觉神经,支配着张皇无措的情绪。

他们开近一个路口,很触目的,看到路边停着一辆警车。李文海和德子,一齐屏气息声,阿菊也全身僵硬,搂着优优的臂膀,禁不住微微打抖。优优想喊,但刚刚苏醒的一点理性,立即封堵了她的喉咙。李文海把那支手枪,就放在空着的前座!他小心翼翼地驾车轻轻滑过路口。那辆110巡逻车不知何故抛锚在此,对这辆鬼鬼祟祟的红色富康无动于衷。

过了这个路口,又过了一个路口,危险似乎解除。李文海将车开进一条僻静的小巷,一直行至小巷的深处,才悄无声息地靠边停住。

李文海关了车灯,看看四周很静,便回头说道:“咱们还是分开走吧,现在警察晚上总拦车检查身份证的。德子,你先带阿菊下车,今天晚上先别回旅馆,先换个地方住一宿再说。”

德子犹豫片刻,问:“那你呢,你去哪里住?”

李文海说:“我带优优,我们另找地方。”

德子欲言又止,拉开门刚想下车,动作迟缓一下,又收回身子,试探着再问:“大哥,这里没人,要不要先把钱分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