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父亲和母亲,都清楚儿子的病状,也许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准备着凌家断子绝孙。他们没想到儿子还能泡上女人,而且,居然还能为他们生个孙子。

于是这件事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首先需要找仇慧敏再密谈一次。谁知道她还会开出什么价码,谁知道她还会生出多少枝节。其次是这孩子一旦进了凌家,将来怎么对外公布,怎么对公司内外、亲朋好友,—一解释他的来历。谁都知道凌信诚从未结婚,平时也没有女人来往,怎么平地里突然出了一个孩子!这孩子的母亲是谁!

在编好所有来龙去脉之前,第一个麻烦还是来自他们的儿子。凌信诚出于年轻人的自尊,坚决不要这个孩子。他虽然瞒着家里把一个女人搞大肚子,但特别不愿此事传扬出去,而且他一直在感觉上把自己当作一个少年,他还接受不了一个父亲的身份。

他和父母相持了整整一天,傍晚一怒之下离开了家门。他那天甚至没再回家,一个人去了原来住过的那间公寓。那公寓他当时付了两年的房租,和仇慧敏分手后就很少再来。只是偶尔需要回忆的时候,才悄悄过来独处少时。

傍晚出门时凌信诚先给优优打了电话,从时间上算那时优优正和我在“平淡生活”。凌信城找不到优优便独自驱车去了那间公寓,到达后又把电话打到优优住的旅馆。接电话的是优优的朋友阿菊,说优优今天还没回来。按凌信诚当时的估计,优优是因为见到了仇慧敏,见到了那个几个月大的小孩子,所以不想再见自己。于是他让阿菊给优优留了一个口信,他说他有件事需要当面向她解释,希望优优能过来找他一下。他留了那间公寓的地址和路线,他相信优优肯定会来。

那天晚上优优始终没来,她从“平谈生活”与我分手虽不算太晚,但回到旅馆的当夜并没有见到阿菊,与凌信诚的那则口信也就自然无缘。

那一夜凌信诚就睡在那间公寓的沙发上,等着优优的敲门声。他决定一旦优优出现时,他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爱你。”

清晨时他终于被一阵敲门的声音惊醒,他暗自庆幸自己昨夜没有脱衣。他从沙发上跳起时差点把脚跛了,但他没顾停顿就快速地拉开了屋门。

门外站着的人分明是个男的,凌信诚在失望之余更是莫名的惊疑,来人姓姜名帆与他曾有数面之缘,他就是信诚公司前任的人事总监。

姜帆的出现确实让凌信诚大吃一惊,因为除了他自己和仇慧敏之外,无人知晓这个地点。这间公寓在凌信诚简单透明的一生当中,算得上惟一的一桩个人秘密,他想不到竟有一个第三者,会突然在这里出现。

这是一个睡意未醒的清晨,太阳尚未完全露面,楼道里显得格外暗淡无光,但凌信诚还是能从对面那张视线不清的面孔,看出来者异乎寻常的镇定。

姜帆的声音和他的神态一样,带着刻意的严肃和冰冷。他对凌信诚先是简单问了一句:“你还认识我吗?”然后推开屋门不请自进。

凌信诚懵懵懂懂,看着姜帆进屋。姜帆进屋之后没有坐下,甚至也未脱下大衣。凌信诚跟进屋子,疑惑万般地发问:“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姜帆定定地看他,定定地说道:“是慧敏告诉我的。”

凌信城更是惊疑:“仇慧敏?是她让你来的?”

姜帆不动声色,等于默认。

凌信诚于是继续:“她让你来干什么?”

“她出事了。她让我来找你,希望你能帮忙。”

“她,她出什么事了?”

“她出了车祸。”

“车祸?她……她受伤了吗?”

“没有,她没有受伤。但她把一个女的撞了。是昨天晚上出的事情。昨天她又到你家去了,和你父母谈了孩子的问题。因为她舅舅的公司现在急需一笔现款,否则只能破产倒闭。她从小是舅舅带大,上学也靠舅舅供给,她舅舅对她有养育之恩,所以她必须回报。可她惟一能够选择的办法……只有卖儿卖女!她其实很爱那个孩子,她并不想和他分开。世上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可为了挽救她舅舅的公司,她做了决定,她用孩子和你父母达成了一项交易。从你家出来以后她就出了车祸……我想她当时一定是精神太悲伤了,才出了事情。出事后她很害怕,她不敢到公安局去自首,她躲起来了,然后她给我打了电话,她说这事万一被发觉就让我来找你。她说希望你能念及过去的情分,无论如何要拉她一把。而且不管怎么说,她生了你的孩子,那孩子才刚刚一岁,一时半会儿还离不开她。不管你是否喜欢这孩子,也不管你是否接受他,他都是你的亲骨肉。这已经没法改变了。”

姜帆用均衡的节奏慢慢道来,凌信诚却听得脉搏失控。求人的人镇定异常,被求的反倒意乱心惊。凌信诚那一刻真有些手足无措,他很想看清姜帆此时是怎样的表情,但姜帆背对窗前的晨曦,整个面部只是一个青灰的剪影。

凌信诚慌乱地问道:“她现在在哪儿,在公安局吗?”

姜帆回答:“对,昨天晚上抓的她。因为她撞的那个人伤很重,以后肯定要残废的,所以她把那人送到医院后就害怕了,她害怕坐牢,所以她跑了,躲到她舅舅那儿去了。昨天晚上,她听了她舅舅的话,上公安局去自首了。”

凌信诚皱起眉头问:“法院会判她什么呢,判她伤人罪?”

“是交通肇事罪。”姜帆在做出这样的更正后,才露出些许倦态来,他满脸疲乏地叹了一口气,说:“她真的不想去坐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