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电话里问优优:你是怎么答应的?优优那边没回声。我乘机出了个成人之美的好主意,我说你不妨去找找凌信诚,让他引见一下他父亲。我告诉优优只要她肯开这个口,凌信诚一定会帮这个忙。

优优认真地问:“为什么他一定会帮这个忙?”

我含糊其辞不直说:“谁知道,反正我有这直觉。”

优优说:“让我慢慢想想吧。”可她马上又强调:“我不想为这事去找凌信诚,我不想跟他揽到生意的事里去。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在利用他,我觉得那样没意思。”

后来我不知道优优是怎么考虑的,她真的没有去找凌信诚,她是自己独自带着李文海,去凌家见了他父亲。

在优优去凌家的前一天,凌信诚再次约我出来谈事。他在天黑后突然打来电话,口气听上去相当着急。我那时刚刚吃完晚饭,关了电视匆忙赶去。地点还是东华门那家红墙外的餐厅。那餐厅楼上有个抽雪茄的小吧,那小吧小到只有三五个座位,看上去凌信诚已经把它全都包下,我进去后服务生给我们倒了咖啡,然后就一声不响退出去了。

这气氛似乎有点神秘,我不由点烟喝水故作镇定,而且有意沉默不问事由,静静地等他开口先说。他要说的正是那件事,他说:“海大哥,我出了一点事,想请你帮个忙‘,优优非常相信你,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去解释。”

凌信诚说的这件事,发生在去年春节前,那时凌信诚还在上大学,他是在寒假前的一个讲座上,认识那个女人的。那女人是个外地人,属于自费的旁听生。那天她跟凌信诚恰巧坐邻肩,三句两句聊起来,彼此都觉得很投缘。凌信诚很难得与女生这样亲近的,但他听这女生说到了她舅舅,也开了一家制药厂,便一下子产生兴趣了,共同语言也多起来。凌信诚那一阵因为生病总缺课,那女生便主动帮助他。她的年纪比他大,上学前还在舅舅的药厂工作过,比起简单幼稚的凌信诚,社会经验要丰富得多。凌信诚也许因为年纪小,也许因为不成熟,也许因为太内向,也许是个性太柔弱,他突然被这个女生控制了,或者说,是他天生需要一个有胆量、有主见、有谋略,任何事都敢主动出击的女强人。总之,他和那女生好了一阵子,甚至还为她在学校附近悄悄租了个公寓住。在那所简陋的公寓里,在临时买来的一张木床上,他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味,宝贵的初夜也就这么奉献了。虽然他看出那女生肯定不是第一次,但自己也并没觉得吃了亏。那女生不但不是第一次,而且在床上是个老手了,她很主动,很会弄,精力体能都旺盛,要不是因为凌信诚的心脏病,那女生天天都不会放过他。

他们相爱大约两周后,突然一天分了手,分手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凌信诚知道了这女生在校外还有个男朋友。这事还是凌信诚的一个同学最先捅开的,他告诉凌信诫他这位大龄女友已经有丈夫了,她丈夫在外面一家公司当经理,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你怎么跟她好上了,大家全当笑话传!凌信诚也曾在学校门口见过这女生上了一个男人的车,但被她事后花言巧语骗过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男人就是她丈夫。他一下受不了这个刺激了,当晚心脏发了病,从此再没回过学校的门。在他正式办了休学手续后,便和所有同学都不再来往了。所以说,凌信诚休学的理由实际有两个,明面上是与生俱来的心脏病,暗地里是过于强烈的自尊心。初恋给他的感觉很神圣,那女生曾让他觉得很幸福,没想到这不过是一场骗人的游戏,游戏中只有他一人蒙在鼓里,旁观者全都洞悉奸情!

后来他又听说,这个女生其实并没结婚,但身边肯定有个男人。他还听说,她舅舅那一阵子生意惨淡,虽然也是生产抗生素的公司,但产品一直打不开市场,到期的债务又偿还不上,连供她自费上学的学费也很难维持,所以后来她也因此退学,离开学校不知去向。有关这女生的消息辗转传进凌信诚耳中,只有这些只言片语,他们分手后彼此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时至今日凌信诚依然承认,他曾经爱过这个女生。在分手后的一年当中,他曾经发誓不近“女色”,他没想到一年多的时间过去,那女生会突然现身他的家里,并且出现了优优亲眼目睹的一幕。

那女生名叫仇慧敏,比凌信诚大了三岁半。凌信诚对“仇”这个姓氏一直叫不惯,总觉得里面是含了些杀气的。但姓氏是祖宗传下的,名字才是可以选择的。慧敏两字据说是她舅舅给起的,寄托慧思敏行之期望。凌信诚至此才体会到,此女果然不简单,果然慧于思而敏于行——她其实早就不爱凌信诚,但怀了他的孩子却一直不肯打了去。说不定她缠上凌信诚就为了能怀上这孩子,一旦怀上了凌家的种,无异于抱了个金娃娃!她留下这个孩子的目的很明确,要么凌家收她做一个合法的儿媳妇,要么付给小孩一笔可观的抚养费。

抚养费她要得也干脆,一百万!付钱后她保证不再来纠缠。前情后债一笔勾销,双方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正如优优所见,凌信诚的父亲在与仇慧敏激烈争吵以后,还是将她延人内室密谈。他让仇慧敏写下了一张其实并无法律作用的字据,然后同意照数付钱。

当天晚上凌信诚刚一回家,就看到父母的脸色异常。好在父亲毕竟经商多年,经商之人无一不是理智大于情感,他将儿子痛责之后,很快冷静下来息事宁人。一来凌信诚是凌家惟一的后代,二来他的心脏又有毛病,所以即使严辞责骂也要适可而止。他母亲甚至还想到儿子能否就和仇慧敏结婚成家,索性了却这桩让她最愁的心事。但这念头遭到丈夫的坚决反对,凌荣志坚决不愿凌家的万贯家财,有朝一日落人这种女人的掌心,但他同意再和这个女人谈谈,尝试可否用钱把孩子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