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教练在周月头上拍一下,道:“她都快三十了,再变回这样不成妖精了。”

周月躲了一下狡辩道:“她不是出国好几年了么,在国外呆久了气质就会变,气质一变感觉也就变了呗。”

洪教练笑笑,说:“那也不能变这么年轻啊。这是医院请来照顾你的护理员,今天专门陪你从医院过来的。”

周月似乎疑惑着:“医院?什么医院,我生病了么?”

洪教练哭笑不得地说:“是啊,你大脑受伤了,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昨天我去医院看你你连我都不认了,你忘了吗?你说我是谁?”

周月以为教练是在开玩笑,也笑着说:“您是洪教练呀,您又跟我讲故事……”

但他其实也看出来,洪教练的神态是认真的,他们师徒已经多年了,彼此传情达意不难领会的,何况洪教练又说了一句:“我们现在就回医院去,回去你就知道了。”周月才终于半信半疑了。

“我受什么伤了,伤在了哪里?”

洪教练摆摆手:“等回到医院再告诉你,回医院让医生告诉你,让你们公安局的人告诉你。”

周月又侧目看优优,优优正愣着听他们说话呢。周月转头再问洪教练:“她是医院的护士吗?”

洪教练也转脸看优优,似乎不知怎样定义优优的身份,斟酌了一下才慢慢说道:“她算是,算是医院请来的人,是医院专门请来照顾你的小阿姨,她是……”

优优打断了洪教练,她听不惯“小阿姨”三个字,她知道洪教练并没贬低她,但她还是更正道:“我是自愿的,我是自愿来照顾周月的,因为周月救过我。那天晚上在仙泉,你们一起救过我,所以我要报答你们的……”

洪教练想起这件事了,马上呼应道:“对,周月你忘了,那天咱们从体校一出来,不是碰上一个流氓么……”

周月也想起来了:“啊,你也是仙泉的?我说你面熟呢。”说完这话周月的神态亲热了些,但依然控制在礼貌的范围内,他冲优优点点头,说了声:“啊,那谢谢你啦。”

洪教练笑着应和道:“你们一报还一报,互相帮助嘛。”然后他岔开话题说:“哎,你说起我那姑娘来,她刚刚生了个胖小子,这下我也可以退休了,和老伴一起到美国帮她带孩子,我这次到北京来,也是为了去使馆办签证……”

周月的目光很快从优优脸上移开去,和洪教练家长里短地聊起来。先是祝贺他当外公,又从他女儿聊到他老伴,又聊到仙泉体校的许多人,那些陈年往事让他们的话题多起来,长吁短叹说不完。看上去周月的记忆真的恢复了。洪教练似乎是有意地,把周月少年时期的趣事和丑态像晾尿布似地抖出来,这些事周月大部分还记得,少部分也茫然,或者干脆摇头不认账,笑着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洪教练,没有的事您总瞎编。他们这时都忽略了坐在面包车后排的优优了,优优故意国视车窗外,她看到灯光灿烂的街市依次匀速地向后移,和这对师徒聊到的往事很相近,让人感觉一切都是流动的,连最美好的霓虹,最壮观的楼宇,都不过是过眼的浮云,没有一样东西,能在面前停住,让你永远拥有。

优优哭了,一个人,悄悄地哭了。眼泪在眼窝里存了片刻,溢满出来。眼里的泪水和外面的雨水使她看不清窗外的流光溢彩,一切物体都只剩下些斑斓的颜色。

她想起医生曾经说过,失忆这种病虽然很难恢复,但也可能因一件小事的刺激而顿然痊愈。一件小事的刺激,一个场面的启发,一个物件的触动,甚至,一句无意的话语,都能使以前瞬间紊乱的神经系统,又在瞬间重整,使大脑在病前储藏的全部或大部分信息,恢复正常的检索。但她不记得医生是否说过,当正常的检索方式失而复得后,当大脑紊乱前储存的信息失而复得后,在大脑紊乱后储存的那些信息,那些记忆,会否同时得而复失?

从周月的话中优优已能听出,这三个月来她和周月共同经历的一切,他们共同的幸福,彼此的给予,在周月病态的大脑里,在他失常的大脑里,竟然没有留下任何记载,任何痕迹。

于是优优就哭了。

但在回到医院之前,她很快又平静下来,优化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是一个喜欢把幻想当真的人,因此,她总是习惯于把事情往好处去想。往好处想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周月能找到以前的记忆,那也一定能,也必然,能找到现在的记忆。何况,还有公安医院的医生呢,还有护士呢,还有那么多来医院看望他的警察和公安学院的老师同学呢。还有小梅,那个来医院次数最多的女大学生呢,她和他们,都能证明优优曾经为周月而存在,他们都能告诉周月,在他生病期间,是一个叫优优的女孩在精心地照顾着他,给他喂水喂饭,扶他上楼下楼。虽然,这对优优来说也是一份工作,一份挣钱的工作,但她的真情实意,她的无微不至,她为治好他的病操的那些心,不是可以用钱能买来的。

于是,优优盼着快点回到医院。

他们回到了医院。

他们回到医院时已是晚上十点。洪教练就在医院门口与周月告别,然后让面包车拉他到附近的旅馆去了。优优独自带着周月往住院楼走,进了楼又往周月住的三楼走。说优优带着他是因为周月完全不认识这里了,一路上不停地问优优:我真的住在这里吗?我住在这里多久了?优优一路上耐心地把他住院前前后后的经过都告诉他。她带他路过了磁疗室、心电图室、脑电图室……她把通向那些“室”的路口指给他,她告诉他这些地方他都来过。这些地方,都留下了她扶着他进进出出的足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