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教练的喊声中,周月真的动起来了,他的脚步真的随着老教练的跳跃而跳跃,随着老教练的移动而移动,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迅捷。

“出拳,出拳,进攻!

终于,在喊声的威逼下,周月打出一记直拳,可惜打空了,但动作很好,很像那么回事的。老教练再度逼近,用拳头不住点击周月的胸口和双肩,刺激着他的斗志。周月再次出拳,是一记右勾拳,打中了,台下的人齐声喝彩。彩声未落,周月突然变成了一只睡醒的猛狮,突然用一连串快速而炫目的组合拳,刹那间将老教练逼到了台角。

咣!不知什么人,敲了一声锣。

锣声让周月的动作突然停住,怔怔地不知所措。老教练从围绳上直起上身,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他上去拥抱了周月。

“周月,好样的!你还是这么棒!

优优看见,周月也拥抱他的老教练,然后他哭了。

他叫了一声:“洪教练!

优优听见了,这是周月受伤后第一次,叫出他过去记忆中的某个名字。随着这一声:“洪教练!”优优热泪盈眶,她难以自禁地,欢声呼喊:“周月!”

洪教练松开周月,他抓着周月的双肩,大声地问着:“周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再说一遍,我是谁呀!

“洪教练!你是洪教练!”周月的泪珠还挂在眼角边。

“你是谁!你知道吗?你叫什么!你告诉我!你大声告诉我!

周月张开了嘴,但他张了半天却说不出。优优也跟着他张开了嘴,她终于忍不住再次呼喊出来:“周月!你是周月!

周月显然被这声呼喊振动,他几乎是被带动着跟了一句:“我是周月!

“大声一点!你是谁?”洪教练再次高喊:“你是谁!

“我是周月!

周月终于放开了声音,他大声地答道:“我是周月!

师徒相认的场面在优优心里留下的印象肯定相当深刻,以至她后来在“平谈生活”向我描述这个场面时我也深受感染。正因为受到感染,所以那一幕人间喜剧的结尾才更让人觉出一丝悲凉的无奈。

那一天他们走出拳击馆时天都黑了。洪教练和几个武警拳击队员陪着周月一起更衣,优优听见他们在更衣室里大声说笑,中间还夹杂着彼此的谐德和亲热的粗话。优优听见周月终于说到了仙泉,还说到了北京公安学院的一些事情。他还叫出了那几个武警拳击手的名字和外号,听上去他们曾经亲密无间。

周月出来时已经穿上了一套武警的运动衫裤,他被那一大帮人前呼后拥,走出了体工大队讲究的楼门。体工大队的领导也闻讯赶来,拉着周月间长问短。优优站在人圈外面,她也想上去祝贺一声,却总也插不上一嘴。她跟着他们往门外走去,跟着他们出了大门,又跟着他们下了高高的台阶,体工队的领导还给周月和洪教练安排了一辆面包车,专门送他们回城。趁他们在车子门口依依惜别的时候,优优悄悄先自上了汽车。她选了后面的一个双人座位,心想一会儿周月上来也许会主动坐在她的身边。她觉得洪教练也该看得出来,她对周月有那个意思。她相信通过这件事情,洪教练肯定会赞成周月和她相爱,甚至会当仁不让做个月老,成全他们两人的幸福美满。

当然,优优也想到了,也许周月上车并不会马上坐过来的,毕竟碍着洪教练的师道尊严,还当着那么多武警的同伴,何况周月原本就是个正经的少年。

车下的寒暄终于结束,周月和洪教练一前一后上了汽车,在车门轰的一声关住的同时,周月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一个单座。车子开动起来了,他向外挥手,车外的人也向他们挥手,直到车子开出体工大队的院子,周月才转过身来。他的目光从优优脸上划过,移向了坐于对面的教练。

“洪教练,这是您的女儿吗?”

洪教练正低头点着烟,听到周月这样问,他抬头冲优优挤挤眼,然后对周月摇摇头:“我女儿?我女儿有这么漂亮么?”

周月再次看看优优,脸上挂着好奇的笑容:“那她是谁?好面熟啊,是我以前

认识的人么?”

第七章优优说到那一天的结尾,我和她正在东直门的直街宵夜。我们坐在杯盘狼藉的餐桌面前,聊起了周月康复的那个傍晚。优优很破例地喝了一杯啤酒,脸上颜色发红,眼中泪光闪闪。

那杯酒本来是为了祝贺一件高兴的事,优优终于找到工作了。她被一家医药公司录用为记账员,每月工资八百整。据说还有其他福利和年终奖,与优优所学的专业也正对口,因此我们就约到篮街这家小餐馆,吃饭喝酒祝贺一番。

优优说到那一天的结尾,我和她正在东直门的签街宵夜。我们坐在杯盘狼藉的餐桌面前,聊起了周月康复的那个傍晚。优优Z破例地喝了一杯啤酒,脸上颜色发红,眼中泪光闪闪。

那杯酒本来是为了祝贺一件高兴的事,优优终于找到工作“。她被一家医药公司录用为记账员,每月工资八百整。据说还其他福利和年终奖,与优优所学的专业也正对口,因此我们就到篮街这家小餐馆,吃饭喝酒祝贺一番。

说起周月和洪教练在面包车上的那番话,优优说当时她就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了,她说她当时很镇定,她还冲周月笑来着。洪教练也笑来着。洪教练说周月我那女儿你不是见过么,岁数可比她大多啦。

面包车那时已经全速前进,天上零落地下了小雨。周月再一次歪过头来看看优优,声音却依然冲着教练:“我是几年前见过的,我还以为她变了呢。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