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在很久以前,并没有飘雪城这座城池,只有飘雪楼,是飘雪楼主和琼仙相恋的地方,飘雪楼主和琼仙非常相爱,两人情投意合,又都有共同的志向,那便是成为最顶级的炼器大师,他们都对炼器有着疯狂的执念,不断追求更高的造诣,当初飘雪楼主之所以能够追求到琼仙,正是因为他在炼器上击败了琼仙,于是成了一对神仙眷侣。”

裴雨的声音轻柔,非常好听,这种音调,仿佛极为适合诉说古老的传说。

“两人相爱之后,相依相伴,相互切磋,琼仙一直想要击败飘雪楼主,但从来没有成功过,有一次,琼仙问飘雪楼主,他能否为了炼制一完美的神兵而放弃自己的性命,飘雪楼主摇头,他告诉琼仙,他只会为了她琼仙,才会放弃自己的性命,但是,这浪漫的回答却并没有让琼仙感到高兴,因为她自己无法做到,她内心中发现,她将炼器,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高于自己的生命,也高于飘雪楼主。”

“琼仙心有不安,有一天,她对飘雪楼主说,她想要建造一旷古绝今的神兵,仙域从没有人尝试过的神兵,她要炼制一座城池,飘雪楼主认为太麻烦,但琼仙告诉她,这座城,将只有他们两人,是他们的家,于是飘雪楼主开始走遍仙域,收集那常人无法想象的炼器材料,这一遭走下去,便是万年岁月。”

“飘雪楼主以及琼仙开始炼器,炼制旷古绝今,仙域没有人尝试过的仙器,一城之地,两人耗费万年岁月收集材料,炼制又耗费千年时光,最终炼制一城之地,就在琼仙欣喜若狂的时候,有强者找上门来问他们索要炼制而成的仙器,两人不同意,大战一场,这一战,虽击败对手,但飘雪楼主和琼仙都受伤了,然而最让琼仙无法接受的时,他们炼制而出的一城之仙器,在战斗时根本无法随心所欲的发挥应有的力量。”

“琼仙陷入了崩溃边缘,她又问飘雪楼主,他是否愿意以自己的性命,炼制旷古绝今的仙器,飘雪楼主的回答依旧如同往昔那样,他不愿意,他最想要的是,是陪伴她琼仙,琼仙从此不再理会飘雪楼主,要他离开他们共同炼制的飘雪城,飘雪楼主只能暗自叹息,离开了一段时日,等待琼仙回心转意,然而这一去,就是永别,当飘雪楼主再次回到飘雪楼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以及琼仙留给他的书信,若你真的爱我,为何不能以身祭器,为我造一城以终老。”

“琼仙,如同她所说的那样,为了炼器,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她也确实如此做了,但结局却是失败,还将自己的性命搭上,临死前,似乎都对飘雪楼主留有怨言,她将炼器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但飘雪楼主却没有。”

“看着那封书信,飘雪楼主一夜白头,枯坐飘雪楼上三年不动。”

“三年后,他起身,将琼仙埋葬,同时以身祭器,炼制一城,以葬琼仙。”

“飘雪楼主,他以自己的血肉,融入飘雪城中,他以自己的魂魄,融入九仙钟内,他让这座城,是他血肉之躯所铸就,当他想念琼仙的时候,钟声就会响起,他要让飘雪楼终年飘雪,每一片飘雪的雪花,都是他的眼泪。”

“飘雪楼主完成了琼仙的遗愿,以他自己的生命祭器,炼制出了旷古绝今的仙器,一城之地,然而,不是因为他将炼器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而是完成当年他对琼仙许下的承诺,他只会为琼仙,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以自己的生命炼制成器,不为炼器,只为永远在这座飘雪城中,守护琼仙的凋零的身体。”

裴雨的声音伴随着雪花一起飘落,将这段凄美的故事讲完,車袁和秦问天都听得有些痴了,真有如此凄美的爱情吗?

以血肉,融入城中,守护琼仙身躯。

以魂魄,融入钟声,当他想念琼仙的时候,钟声就会奏响。

这片天空飘落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他的眼泪。

“这则传说,是真的吗?”車袁深深的叹了口气,他们的步伐很慢,仿佛还沉浸在那凄美而古老的传说当中。

“我也不知道,如今飘雪城的人在乎的只有九仙钟的秘密,又有谁还记得当初飘雪楼主和琼仙的故事呢?”裴雨强颜欢笑,笑容有些伤感,这段故事是她收集了很多古籍才得知的,因此,她喜欢飘雪城,她亲自来到这座城中走走,看看飘雪楼主和琼仙相爱的地方,看看飘雪楼主以生命所炼制的城池。

“应该,是真的吧。”秦问天喃喃低语,仿佛陷入了思索当中,他响起了自己在九仙钟看到的画面,那幅画面中,他仿佛看到了有人炼制一城,他仿佛看到了一孤寂的遮天大手就那么孤独的伸在虚空中,任由雪花飘落在掌心。

如若裴雨诉说的传说是真,那么那只孤寂的手掌,应该是飘雪楼主他的手吧。

“你也相信吗,我也相信是真的。”裴雨对着旁边的秦问天嫣然一笑,道:“岁月变迁,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如今,九仙钟再次奏响,不知是否是飘雪楼主对琼仙的思念,我希望真的有人能够解开飘雪城的秘密,让我知道这凄美的传说,是否真的存在。”

“即便存在,也可能有所偏差,当年飘雪楼主和琼仙炼制的城,也不一定是如今的飘雪城,或许这座城池比当年的大了很多倍。”車袁笑着说道,虽然他也炼器,而且有着强烈的执念,但依旧佩服琼仙,竟然真的能够为了炼器而舍弃性命。

当然,他更佩服飘雪楼主,他不会为炼器而无视生命,若要他奉献自己,那么,只会是为了琼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