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赵语嫣闷哼一声,竟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那不停降落的金色身躯,任何一道金色身躯都宛若一尊可怕的仙魔般,能够镇压这片天地,他们是主宰。

“锁链!”赵语嫣娇声喝道,身上光芒耀天,可怕的加持力量也在绽放,虚空中不停有锁链降临,但没有用,根本突不破这片镇压力量,咚咚的声响不停,赵语嫣承受的镇压威能越来越强,鲜血不断吐出,她盯着那一尊尊虚影,面色苍白,竟然栽在了这里吗?

“滚出去。”秦问天怒喝一声,脚步踏下,赵语嫣脚步一软,竟仿佛无法承受,她美眸依旧坚韧,盯着上空的秦问天,但手掌中却取出了一枚阵符,带着一丝不敢的神色,他的手掌捏碎阵符,光芒一闪,直接消失不见。

赵语嫣,也被剔除出去了。

“这家伙好强,邪羽也胜了,若非是邪羽实力逆天,恐怕还真会被这青年得到天魔甲骨。”阵界外的强者心中暗想,如今,阵界里面只剩下四个人了。

就在此时,他们只见秦问天的身体闪烁了起来,竟直接放弃了那片阵地。

“好聪明,看来他也知道这阵法的加持可能不够,去寻找更强的地方了。”

秦问天不断游荡于阵界内,感知弥漫开来,一直没有再遇到其他人,他自然明白阵界当中的人应该不多了,而且,刚才赵语嫣就已经很强了,他现在需要找的是能够让他变得更强的加持力量,否则他绝对不会成为最后的胜者。

越是到后面,危险性越高。

秦问天路过一座古峰前,他的身体从古峰上空闪烁而过,然而刚过去不久他的脚步停顿了下,随即转过身往回走。

秦问天盯着那古峰,只见上面有一人形的巨石,他的身体一闪直接冲入其中,没有多久,轰隆隆的声响传出,秦问天身披璀璨金光出来,宛若一副金身铠甲。

“差点没有发现。”秦问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随即脚步践踏大地,轰咔一声巨响,这座山峰直接被撕裂破碎,从中间出现一条可怕的裂缝。

他脚步一踏直接步入虚空,怒吼一声,声音震荡在整个阵界当中,身体朝着前方急速的冲出。

“他在吸引人过去。”阵界外的人心中震撼,这家伙好疯狂,他得到了更强的加持能力吗?

那隐藏在山峰中的加持铠甲光环竟然被他找到了,恐怕一般人很难寻得。

远处,一道身影冲天而起,直奔秦问天而去,这人身高两米,宛若一尊巨人般,化作一道恐怖之光冲向秦问天。

“滚出去。”秦问天手掌轰出,恐怖大掌印辗压而过,轰隆一声巨响,那人直接被震碎骨骼,直接捏碎了阵符逃出去,若非秦问天手下留情,他恐怕已经陨落!

秦问天继续踏步往前,寻找阵界中的其他人杀伐,霸道无比!

ps:今天爬长城,在外走了一天,太累了,只能更新一章了,大家看完早点休息

此时阵界里面,只剩下三个人了。

秦问天沐浴铠甲光环,宛若神将,不可一世,只见他楸势滔天,光环闪耀于天地间,在极远处另外两位强者就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纷纷朝着秦问天迈步而去。

这两人一人是得到了强大加持力量的邪羽,另一人则是一名天象七重境的强横存在。

两人速度都是极快,没有多久,三人纷纷感觉到了对方的气势,朝着某一个地方汇聚而去。

最后的三人,似乎要同时碰面。

“要决战了,三个人都相互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朝着一个方向去了。”阵界外的人看到里面的情景心中暗道,这三人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夺取仙魔铠甲,现在变得越发的有悬念了,之前他们都认为邪羽的可能性更大,但如今得到铠甲加持的秦问天气势如虹,宛若仙魔战神般,透着不可战胜之气概,而且他一路给了诸人很多惊喜。

阵界内,秦问天身上的光环绽放到了极致,星辰于虚空闪耀而现,浑身上下缭绕着璀璨的星辰光芒,绽放万丈之芒。

邪羽和那天象七重境的强者何尝不是一样,邪羽浑身妖气滔天,天穹之上的星辰天象隐隐出现了一尊百丈巨大能够吞天摄地的恐怖妖兽,乃是一可怕的金色狮王,在天穹星辰上奔腾践踏天空,震得天地发出轰隆隆的可怕声响。

“杀。”那天象七重的强者爆喝一声,有一柄血色的巨斧从天穹劈杀而下,朝着前方的秦问天劈了过去。

“轰隆。”秦问天抬手轰击,手掌上符光璀璨,可怕的镇压大掌印淹没天地,朝着对方轰了过去,直接和血色巨斧碰撞在一起,同时撕裂毁灭掉来。

“吼、吼。”一道巨大无比的可怕咆哮声震颤于天地之间,乃是狮王怒吼,天地动荡,不可一世,一金色的狮王利爪穿过了空间,撕向了秦问天,快若闪电,那攻击仿佛能够直接无视空间距离。

秦问天身上爆发出炽盛无比的光华,躯体上缭绕着的符光全部流向手掌当中,双掌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轰出,似绽放出无上?神威,无坚不摧,无所不灭,轰得狮王利爪都直接炸得粉碎,惊天动地。

“好强,三人的攻击竟然都如此狂暴。”阵界外的人一阵心惊,极为震撼,太强大了,杀到现在这三人显然都是真正的精英,否则不可能参与天魔甲骨最后的争夺,只要他们战胜最后两人,就能够成为唯一的胜者,只以十分之一的代价,得到一具完整的天魔甲骨,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极大收获,毕竟天魔甲骨本就是颇为稀少的宝物。

当然无论如何,摘仙居已经赚得足够多了,他们只需要拿出宝物诱惑别人参与赌战,随后提供战斗方式就足够了,虽然七天一赌,但是无数年来不断的累积,只是这无忧城的摘仙居就赚了不知道多少财富,更何况是一郡之地,更遑论整个云州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