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便在此刻,远处有诸多身影御空而来。

一排排身影,浩浩荡荡,竟有几十股阵营,仿佛尽皆来自不同势力,他们御空而行,身上弥漫着极为强盛的气息,然而即便如此,在到达红色地毯前的时候,他们依旧从虚空中下来,随即喊道。

“大夏皇朝钦州城钦天阁前来祝贺。”

“大夏皇朝钦州城石家前来祝贺。”

“大夏皇朝望州城华氏家族前来祝贺。”

“大夏皇朝苍州城绝生剑派前来祝贺。”

“大夏皇朝……”

一道道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声音回荡于空,震惊整个帝星学院,甚至震颤着楚国皇城。

大夏皇朝诸霸主人物,到了。

只见前方,一道道身影顺着地毯漫步来到礼台不远处,目光凝望礼台上的身影,正是那俊秀的青年,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的秦问天,将他们这些大夏的霸主压迫到无法立足大夏的地步,除非,归顺。

秦问天站在礼台上,目光扫视人群一眼,朝着前方走了一步,看着人群笑道:“诸位大夏的前辈们能够来,问天甚是欣慰。”

诸人心中冷笑,但不会将心中所想表露出来,只见天机老人笑吟吟的看着秦问天,当年他便预见妖星崛起,大夏将会变天,后来在天命榜战台之上,他猜测妖星便是秦问天,将引动大夏风云,没过多久,一切尽皆应验,恐怕大夏一统之势,无人能阻。

“秦宗主相邀,我等自然前来,只是上次听闻秦宗主欲在婚礼上宣布如何处置我等,我们却不敢苟同,我等虽没有秦宗主之天资,然而也是大夏一族之长或一宗之主,断然不可能寄人篱下,秦宗?有话今日可要言明了。”石家老祖神色锋锐,这次他们来的人比上次刺杀秦问天的人更多。

除了那些愿意追随秦问天的势力外,其它霸主级势力天象境强者全部在这里了,真正一个不漏,秦问天派人将请柬送到了所有势力,没有遗漏,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躲过此劫,秦问天的意思很简单,顺应大势,大夏一统,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秦问天看着石家老祖,神色渐渐锐利,凌厉的目光再度扫向所有人,只见那些霸主人物皆都盯着他,眼神中似有着几分底气,这让秦问天露出玩味的神色,看来,大夏这些霸主势力,果真还没有绝望呢。

“顺天命,从此,苍王宫执掌大夏,成为大夏帝王势力,其余诸势力,尽皆臣服。”秦问天字字冷漠,声音扫荡天地,看着秦问天的眼睛,那些霸主人物皆都内心震荡,他们隐隐感觉秦问天似乎更可怕了,那双眼眸,仿佛能够穿透人心,令人心生恐惧。

“秦问天,你确定要这么做?”王家老祖冰冷说道,他们王家在兵州城无敌天下,无任何势力能够与之争锋,怎堪忍受成为苍王宫臣子。

从此大夏苍王宫封王,他们为臣?

帝星学院诸人内心震颤,虽然已经听闻过许多传闻,但真正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秦问天,面对整个大夏皇朝的霸主人物,都是如此的强势。

“今天,你们应该都到齐了吧。”秦问天冷冰冰的说道。

诸人神色一滞,不知秦问天此言何意。

“上次你们刺杀我的账,还没有找你们算,我欲大夏一统,却也不愿削弱大夏皇朝势力,但你们既然如此执迷不悟,我给你们两个选择,大夏皇朝的事情,是要我们自己处置,还是让皇极圣域的人参与其中?”

秦问天盯着诸人道:“你们若说自己处置,那么,我不借皇极圣域强者,和你们解决这件事;若你们要借外力,我也一样不介意,你们说,怎么选?”

“嗯?”诸人眉头皱着,秦问天不是重伤了吗?为何还敢如此自信。

听着那狂傲的语气,仿佛秦问天知道他们的底气出自哪里,而且无论怎样,秦问天都有绝对的自信,随便他们选。

这些霸主人物来时底气十足,但秦问天此言一出,似又将他们震慑住了,竟然无人敢于接口。

“我不介意大夏一统,钦天阁超然世外,不理大夏争斗,若苍王宫执掌大夏,我钦天阁也愿意归顺,只希望秦宗主不让我钦天阁卷入是非当中。”天机老人缓缓开口,使得那些霸主人物神色不好看,钦天阁乃是大夏最强的势力之一,竟然主动退让。

“好,大夏一统之后,苍王宫执掌大夏,钦天阁可为识人教人之地,成为选拔培育大夏天才后辈的地方,而且依旧如同以前一样书写权威榜单,执掌天命榜之战,前辈可愿意?”秦问天看着天机老人道。

“如此自然最好。”天机老人笑着道,钦天阁,的确适合负责此事。

秦问天对着天机老人点头,钦天阁从未参与过和他的争斗中,他自不会为难。

其他霸主势力神色难看,不少势力的霸主甚至有些动摇了,钦天阁归顺有了好的安排,他们若是归顺会如何?

恐怕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前面还有千绝盟、姜家、玄阴殿势力在,轮不到他们了。

“既然你们不肯表态,那么就按照我的规矩来了,大夏诸势力都到了,从今往后,苍王宫执掌大夏,有谁,不服?”秦问天眼睛扫向人群,盯着他们,那些霸主神色难看,王家老祖开口道:“我们都不会认同,苍王宫,没资格统御大夏。”

秦问天走下了礼台,一步步,朝着王家老祖走了过去,整片空间为之一滞,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在秦问天的身上。

传闻前段时日,诸霸主围剿欲诛杀秦问天的时候,他就曾这样惊退过诸人,那一幕,似乎又要出现,而且那一日秦问天身受重伤,但这一次,他精神饱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