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狂生身体转过,他望向了欧阳世家诸人,眼中闪过一抹坚韧之意,显然心中已有了决断。

“欧阳世家的家主之位,我不当。”欧阳狂生的一句话瞬间让欧阳世家诸人的心揪紧,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不过只听欧阳狂生继续道:“只是你们说的对,我的体内,毕竟流淌着欧阳世家的血,家族对我做的事情,我不想追究,今日他三人的死,我也希望不要有人记恨,一切的恩怨到此为止,活着的人,无论你们过去做过什么,我欧阳狂生都既往不咎,至于家主的位置,留给我爷爷。”

欧阳狂生他虽然心中有怨气,但无论是爷爷奶奶,还是父母,他们和欧阳世家都有着斩不断的联系,他对欧阳世家不少人有怨气,但其中许多人对他也不错,这些,就注定了他不可能真的让欧阳世家毁灭。

但他也不会那么天真,权力一定是要的,而且要独掌,之前他已经体会过了现实的冰冷,从今往后,欧阳世家会继续存在,但借助秦问天的威势,欧阳世家的权利,将全部掌控在他最亲近的人手中,对于这点,他心中无比坚定,他不追究那些对他冷眼相待的人,但是,清洗他们手中的权利却也是必然。

“好,你能这么想,我们也心中欣慰。”欧阳世家诸强者松了口气,经历了这人生的大起大落,他们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如今,希望和秦问天关系要好的欧阳狂生,能够带领欧阳世家重现辉煌吧,至于今天的恩怨,只能永远的将它埋葬了,这是最好的选择。

“清理一下,狂生,你和姜婷的婚礼继续吧,姜家两位前辈以为如何?”

“自然。”姜家两大天象强者点了点头:“能看到姜婷幸福,我们也开心。”

“虚伪。”诸人心中暗骂,但没有人敢说出来,这时秦问天望向今日前来观礼的人群,笑着道:“乘着我兄弟欧阳狂生大喜之日,我也宣布一消息吧,我秦问天执掌当年苍王一脉,任苍王宫宫主,那么,苍州城的苍王宫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要么归顺、要么消失,苍王宫的人现在可以回去通知宗门,速下决定。”

人群心头猛的颤了下,欧阳世家从霸主级势力跌下之后,苍州城苍王宫,又将除名么,取而代之的,将是当年帝苍一脉重现辉煌。

青魅仙子听到秦问天的话眼角闪过一抹笑容,而刑老的身体更是微微颤抖了起来,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么,秦问天执掌苍王宫,不仅将重新帝苍当年的辉煌,甚至,将会完成超越。

重整苍王宫,只是第一步,他们都知道,秦问天的目标,是整个大夏皇朝!

这一点,玄女殿的人也知道,但无人敢说,她们此刻只是在心中叹息,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还有一件事,若今日有丹王殿的人在,回去告知丹王殿,我曾说过,有朝一日必将丹王殿夷为平地,丹王殿,可以等着了。”秦问天的话音落下,诸人再次哗然,丹王殿,也将毁灭吗?

这回归大夏的青年,将会在大夏皇朝掀起怎样的风暴!

欧阳世家三尊天象陨落,欧阳狂生至亲掌控大权,整个家族再无第二种声音,欧阳狂生和姜婷的大婚自然是顺利举行,然而发生这样的事,毕竟没有了那样的氛围,但对于欧阳狂生和姜婷而言,已算是没有遗憾了。

若非今日秦问天带诸强者而来,后果真的不敢想象,欧阳狂生当年结交秦问天之时只是觉得秦问天有趣,而且天赋出众,也不会想到会有今日之果,他没有说谢谢两个字,男儿兄弟间的情,无需用谢字来表达,只有姜婷对秦问天道了几声谢。

酒宴过后,各大势力的人就都纷纷离开了,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通知家族或者宗门,很快这消息传遍苍州城。

至于秦问天在酒宴之后和欧阳狂生道别,率人正式前往苍王宫。

苍州城霸主级势力苍王宫,宫主亲自带人下苍王宫百里相迎,表示愿意结盟,苍王宫一统,这样的主动倒是让人暗道苍王宫有魄力。

以秦问天在欧阳世家展露出来的锋芒,就已经注定了苍王宫的结局,他们下宗门相迎可以赢得主动结盟之名,若是等秦问天他们踏上苍王宫,那就是以实力镇压他们归顺臣服了。

当然还有一种选择,苍王宫的人放弃一切基业弃宗门而去,直接让给秦问天他们,那么他们那一脉苍王宫也将从此沦为笑柄,大夏认同的苍王宫,依旧是属于秦问天的苍王宫。

对他们而言,主动归顺,是最好的结局,但苍王宫宫主能够做到这样地步,其心性也非常人能及,苍王宫重整,已是必然。

当秦问天踏着阶梯一步步登临苍王宫之时,曾经降临帝星学院为难过他的人战战兢兢,然而秦问天却看都未曾看他们一眼,不由得心中暗暗讽刺自己,在如今的这成长起来的青年眼里,他们的存在根本就微不足道吧。

苍王宫大殿之中,秦问天坐于宫主宝座之上,青魅仙子、刑老两大天象分立左右,他们虽是秦问天的前辈,但如今秦问天乃是苍王宫宫主,在如此正式的场合,自然以问天为尊,他们也心甘情愿陪衬。

玄阴殿殿主和黑袍老妪坐在下首客位,宗家宗义、冰灵宗宗主冰玉蝉、白鹿书院的族长等人分立于下方,大殿中的人都是苍王宫重要人物。

而此时原苍王宫宫主正站在下方,看着眼前的青年,心中叹息一声,一代新人胜旧人,时代变化太快了,这不足三十岁的绝代妖孽,以天罡境诛杀欧阳穆天,对方那双深邃而锋利的眼眸让人无法看透,面对诸多天象强者以及他这位宫主人物,秦问天却能够如此的淡然处之,仿佛这样的场面对他而言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