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击,陨灭,而且是烟消云散。

无论是妖之真意,或是力之真意,都是无比狂暴的力量,以攻击著称,三种真意融合而成的虚妖力攻击有多么狂暴?落下的刹那,所攻击的对象皆都被无尽狂暴的虚妖力覆盖,化作尘埃,就如此刻那强者一样。

这一戟,直接摧垮了皇极圣宗诸强者的信心,他们惊骇的看着那消失的身影,却看到秦问天再次抬起手来,朝着宰秋发动了攻击!

宰秋本想着三人直接给予秦问天致命一击,让他殒命当场,然而断然没有预料到眼前的情形,秦问天只是一击,诛杀了他们的同伴。

这一戟让他们都呆住了,心脏猛的跳动了下,只感觉呼吸急促。

然而对于宰秋而言,他并没有时间发愣,因为秦问天的长戟瞬间转向了他,那闪烁着的光点,仿佛将他带入了虚幻的世界,这一世界,似乎唯有那一戟,根本避无可避。

感受着这一戟中蕴藏的恐怖的毁灭力,宰秋的身体微微颤动着,他感觉即便是自己最强的攻击,都无法抵抗这一戟蕴藏的攻击力。

这一戟,能够穿透他的身体,将他毁灭。

“嗡!”

强光闪耀,一股恐怖的腐朽力量绽放而出,宰秋的拳头轰杀而出,手掌中竟出现了一件神兵,这神兵绽放的刹那,整片虚空仿佛都要被蚕食腐朽掉来,秦问天手掌的长戟爆刺而出,噗嗤的声响不断,星光爆发,他的身体朝后退去,瞬间拉开了距离。

“五阶神兵。”秦问天看着宰秋,只见对方右手上握着一黑色神兵法宝,透着恐怖的腐朽力量,一缕缕丝线如同八爪鱼般朝着八面扩散,宰秋身旁的虚空都隐隐化作了黑色。

“这就是你宰之姓氏的骄傲?神兵?”秦问天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之意,使得宰秋脸上火辣辣的,他竟然利用了五阶神兵,这无疑是在承认自己的无能,需要借助神兵才能抵抗秦问天的攻击。

“宰秋,宰之姓氏,皇极圣宗天骄,真威风。”秦问天嘴角的讽刺意味越来越浓,目光扫了一眼前方一个个皇极圣宗的强者,这些皇极圣宗的强者皆都脸色铁青。

今日他们欲在此家秦问天就地正法,格杀当场,然而却因为仙武界之人以及药皇的降临导致圣皇亲临观战,他们本以为宰秋等人将凭借绝对的战力将秦问天抹杀掉来,但事与愿违,秦问天以绝对的力量击杀了皇极圣宗的天骄,威慑宰秋,一击让宰秋祭出了五阶神兵。

皇极圣宗强者无尽,此刻尽皆呆立当场。

身为皇极圣域绝对的霸主,皇极圣宗一言可为天下之法,普天之下,莫敢不从,然而今天,一位耀目的年轻女子,她周身笼罩神秘光华,携空间至宝降临,当着皇极圣宗诸人、甚至是圣皇的面,威胁他们,他若有事,必将皇极圣宗夷为平地。

这等不可一世的狂妄颠覆了皇极圣宗强者的思维,是什么样的人,敢口出如此狂言,然而那空间至宝真的很强,他们许多都是天象境上三重的强大存在,竟没有发现对方,似乎只有圣皇知道对方的存在。

而且,她虽然很年轻,声音脆生生的,冷冷的,但那双绝美的眼眸中,却蕴藏着一缕不可置疑的坚定。

仿佛,她说到,就能做到。

“拿下他。”等到女子离去的时候,诸人似乎才意识到他们竟然被对方的一句话给震慑到了,有冰冷声音传出,透着滔天冷意,乃是皇极圣宗一位天象巅峰人物,身为绝代霸主,哪里容得下这种威胁。

然而他们却见前方金光耀天,恐怖的空间里面弥漫而开,那道绝美的身影仿佛踏上了虚无之桥,直接步入了虚空当中,当光幕闭合之时,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烟消云散。

皇极圣宗强者呼啸而去,却听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已经走了。”

“走了?”皇极圣宗诸强者皆都呆住,好强大的空间至宝,隐匿于诸强者之间,无人能发觉她的存在。

“圣皇,此女威胁我皇极圣宗,当诛!”一老者冰冷开口。

“你们抓得到她?”淡漠的声音传出,使得老者目光一凝,随即只听圣皇继续道:“此人应该非皇极圣域之人。”

诸人心神震颤,却听那老者又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做?”

“哼。”一道冷哼声传出,似乎蕴藏着不满之意,整片空间鸦雀无声,皇极圣宗诸强者皆都感觉到了压抑。

圣皇,似乎对他们不满。

今日皇极圣宗宰秋夏圣等人,无疑能够抗衡秦问天,还被秦问天当众羞辱,也难怪圣皇有些不高兴了,即便他地位超然,早已不问皇极圣域之事,但却也不可避免的会有喜怒。

更何况,皇极圣宗还被人威胁了。

不过这一道冷哼声之后,圣皇的气息便彻底的消散,再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皇极圣宗诸强者沉默良久,才叹息一声,该怎么做,还需要圣皇教他们吗?也难怪圣皇不高兴了,今日的事情,本就打搅到了圣皇,还弄得皇极圣宗丢脸,想到这,皇极圣宗诸强者便隐隐有愤怒之意。

他们统御天下,何时,有过如此憋屈的时候?

…………

然而,秦问天却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那十余年前便开始守护他的女子,从未背弃过他,一直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哪怕是很多时候,他都无法看到她的存在。

皇极圣宗一事,自然又是轰动天下,此事虽发生在皇极圣宗内,然而毕竟秦问天等人全部安然离去,他们都活着,那么发生的事情,自然就无法都隐瞒得了,当然,除了最后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出现外,毕竟那时候,只有皇极圣宗的人在,他们不会去宣扬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