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人沉默,的确如夏圣所说,这消息若是传出去。皇极圣域之外的人,恐怕都会降临。

“既然来了,就不可能枉来一趟,我们这次的阵容。怎么可能不取仙宝。”宰秋的声音响起,顿时不少人望向他,只听有人点头附和道:“宰秋的话没错。既然来了,怎么可能无功而返。”

夏圣看着宰秋。同样点了点头:“我们再等等其他人,后面一定还有人出来的。绝对不能有人再和莫庸一样了,否则就算他不死在墓中仙手里,我也会亲手杀了他。”

“恩,等云空和寂寞出来吧,配合他们的阵法,即便仙人,只要压制在天罡境这一层次,一样杀。”宰秋点头道。

这次皇极圣宗的强者踏入仙宫,云空和寂寞两位神纹阵法大师,是关键,没有他们二人,很难弑杀墓中仙。

“梵妙玉、武腾,你们都出来了。”秦问天望向梵妙玉和武腾两人,对着他们点头,两人比他出来得略晚一些,但能够走出那条通道,已经很强了。

“梵妙玉,你跟着我。”这时,刚才对梵妙玉开口的那位皇极圣宗望仙楼一脉强者道,梵妙玉乃是望仙楼核心人物,虽然和皇极圣宗望仙楼一脉的人不怎么熟悉,但毕竟同属一脉,梵妙玉望了秦问天那边一眼,随即笑了下,回过头看向对她说话的女子点了点头:“麻烦师姐照顾了。”

随着诸人闭目调戏,通道那边陆续有人出来,立即会有人告诉他们这边的情形,于空和寂寞终于也出来了,甚至,两人已经开始刻神纹大阵了,就在一座仙墓前。

秦问天看着两人刻阵,似乎是一辅助性的神纹大阵,此阵很大,极为复杂,两人的神纹造诣绝对都是超强的。

整整刻了一天,这座神纹阵法才算是刻成了,这阵法竟宛若一栩栩如生的庞大金鹏,正对着前方一座仙墓。

“此阵乃是金鹏大阵,威力无穷,可以由多人配合,只要站好各自阵位,任何一人攻击的时候,都可以调动整座大阵以及其他人的力量,仙墓中的强者即便很强,也要陨。”云空对着诸人开口道,对自己刻制的大阵非常自信,秦问天也知道这阵法的厉害,确实很可怕,而且以这些本来就超强的天罡顶级人物辅阵。

“我来分配阵位。”夏圣开口说道:“曲歌、司空、你们二人攻击强,带着秦问天和武腾守阵首。”

“宰秋,你带人守阵羽,我守阵爪,血残、梵妙玉守阵尾……”夏圣一一吩咐,秦问天眉头微微皱了下,其他人或许看不出这样安排的用处,但他精通神纹,对夏圣的安排了如指掌。

阵首之人,将直面攻击,直接承受仙人力量,最危险。

阵羽,最灵活多变,而且是攻击最强的两个点之一;另外一个点,在阵爪,就是夏圣守的方位,阵尾,是出其不意的,但真正能够主导这座大阵的人,实际上,也在阵羽位置。

“若成功,宝物归谁?”秦问天问道,他并未加入皇极圣宗,自然不可能愿意甘心守最危险的位置,却连半点好处都得不到。

“嗯?”宰秋的眉头皱了下,盯着秦问天,道:“废话少说,遵从命令就行。”

(未完待续。)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

();

宰秋的话音落下,秦问天眼中有寒芒闪过,毋庸置疑,这宰秋在皇极圣宗的地位绝对非比寻常,虽然夏圣是人群的核心,但刚才取一方古印的人却是宰秋,而且没有人敢有争夺的念头。

“遵从命令就行?”秦问天冷笑,从刚才宰秋一个人取宝拿走他就知道,根本没其他人什么事,遵从命令成全这些人,还将自己放在最危险的境地,秦问天可不是那样大公无私的人。

“总要说清楚的,否则我们死了岂不是白死?”秦问天开口道,许多人沉默,这也是他们想问的,虽然皇极圣宗的强者承诺拿到了仙法可共享,但真的可以吗?那么仙宝呢?这可是无法共享的,刚才宰秋夺宝,可是没有问过任何人的意见,虽然他们明面上不敢说,但却不代表没有想法。

“秦问天。”宰秋目光凝视秦问天,眼中闪过冷笑:“早就听说过你了,你很出名,天赋很强是没错,但你要清楚,这里,是皇极圣宗主导,在这里,放下你的高傲,你还没有在这里放肆的资本,若是不想参与,现在可以滚。”

“不是我要来,是皇极圣宗,邀请我来的。”秦问天直视宰秋,冷漠的说道:“你若不想我参与,我无所谓,但也请你将嘴巴放干净一点,即便你是皇极圣宗的核心弟子,但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咯咯。”一道浅笑声传出,正是那位大商皇朝一脉的女子,只听她这时不忘落井下石。冷道:“还真是狂妄啊,我皇极圣宗邀请他来的。咯咯,宰秋。这可是位大爷呢。”

这女子清楚宰秋是什么人,自然不会错过机会,让宰秋和秦问天的矛盾更深刻一些。

宰秋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正想要开口,却听曲歌淡淡的说道:“总是要说清楚的,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皇极圣宗的弟子,危险大家一起面对我没有意见,但如若只是面对危险,好处半点得不到。那么,就很没意思了。”

曲歌的话还是颇有分量的,他乃是皇极圣宗仗剑宗那一脉的弟子,实力强劲,他的表态,意味着站在秦问天的立场。

“曲歌,依你之见,该如何?”宰秋的身旁有一青年,这人脸上写满了高傲之意。年龄看起来比宰秋都还要小一些,他是皇极圣宗领袖一脉的孙靖,实力也是非常厉害,和夏圣宰秋等人是师兄弟。关系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