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战台上,夺目的流光闪烁着,仿佛有着一股可怕的无形波动。

这一刹那,帝弑睁开了眼眸,他的眼神妖异无双,宛若绝世凶禽,朝着秦问天射去,他目光锐利,仿佛能将人撕裂,冰冷开口:“速速解决你的事情,你的命,是我的。”

狂傲的话音带着目空一切的骄傲,这一战,他带着必胜的信念而来,他的话,同样羞辱了王云飞,仿佛在他眼中,王云飞根本不值一提,让秦问天速速解决。

这样的羞辱,让王云飞铁青着脸,扫了帝弑一眼,他踏步而出,开口道:“我神兵学院王云飞,挑战秦问天。”

说罢,他的身影,走上了圣战台。

“可战,选择战斗规则。”一道声音传来,乃是圣战台的控制之人。

这座古老闻名天下的战台,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踏上其中战斗的,非天骄人物不能上,没有资格于圣战台上战斗。

“你先定。”秦问天看着王云飞,淡漠说道。

“五阶之下的神兵可用,认输为败,不得再出手,你败,我要你身上所有储物神纹戒。”王云飞冷道。

“可以,你败,我断你一只手。”秦问天目无表情。

“好。”王云飞咬牙,脸色铁青,秦问天,竟想要他一只手。

“规则成,违背者,斩于圣战台上。”一道威严冷漠的声音传出,随即只见光芒闪耀,一股无形的光纹流动了起来,两人的脚下,都出现了一座石台,同时一片光幕将他们笼罩于其中,圣战台,正式开启。

圣战台没有固定规矩,由战斗双方约定而成,双方同意,规则生,若有一方违背,圣战台本身的力量将直接将他斩杀。

“轰。”一股无上兵之气息从王云飞身上弥漫而出,只见他微微仰头,武命天罡绽放,只见他身披铠甲,身后悬浮璀璨神兵光环,无坚不摧,哗啦啦的可怕声响传出,似血脉咆哮,他体内的锐气更加的强盛,仿佛他的身体由神兵所铸。

“喝。”王云飞踏步而出,朝着虚空踏去,他望着那依旧站在石台上的秦问天。怒吼一声,刹那间无尽锋利光华爆射而出。璀璨流光,杀伐滔天。

秦问天身上血脉咆哮。宛若绝代妖王的后裔,他站在那,长发如利剑般舞动着,他身上的气息疯狂攀升,一股璀璨的金色华光闪耀而现,那妖王后裔,披上了金翅大鹏的羽翼。

当神兵光华诛杀而来之时,秦问天身体陡然间动了,宛若金色的闪电。眨眼间消失了在原地。

金鹏般的身影不断拉长,随即出现了无数残影,看不清真身何在,王云飞身上气息越来越锋锐可怕,然而他赫然发现眼眸看到的一切皆为虚幻,隐隐有一股梦的力量侵蚀而入,要让他产生幻觉。

“嗡!”一道璀璨的金色影子朝着他怒啸而来,王云飞冰冷大喝,身后神兵光华爆射而出。噗嗤的声响传出,那身影破碎,却没有鲜血。

“王云飞!”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宛若由四面八方而来。前方一道金鹏身影仿佛分裂了,出现了千百分身,辨不清何为真何为假。

王云飞眼瞳中射出一道可怕的冷芒。一股剿灭一切的锋锐气息爆发而出,王云飞手掌挥动。刹那间爆裂的声响不断,毁灭的绞杀光华洒遍虚空。一声轰隆巨响传出,王云飞刹那间找到了真身所在。

手掌朝着下空按了下去,那片空间仿佛出现了一股毁灭波纹,然而却见星光闪耀,一道恐怖掌印轰然砸下,击碎一切,随即一道桀骜无双的眼眸盯着王云飞,那身影如同闪电般冲来。

此时的秦问天大致已经知道王云飞的攻击力处于哪一层次了,幻影分身诀绽放,周围仿佛出现了诸多秦问天的身影,这些幻影全部凝视王云飞,一双双桀骜的双眸、一道道能够穿透入灵魂的光华,让王云飞心头剧烈的颤动着。

“看来是我高估了你,你真的不配。”秦问天冷漠说道,随即他就那么站在那抬手轰击,刹那间万千掌印疯狂爆发,朝着王云飞砸落而下,王云飞神色难看,秦问天竟敢如此轻视于他。

只见他浑身如血,好似有血光蔓延而出,一道道血色长枪浮现,冲天而起,轰隆隆的巨响声不断,掌印和长枪疯狂爆裂,王云飞脚步逆势踏出,身后绞杀一切的光华朝着前方扑出。

秦问天面无表情,继续往下压迫,万千攻击掌印仿佛能压垮天地,摧残一切,神挡杀神,两人的身体不断靠近,仿佛要近身交锋。

“好暴力的战斗。”圣战台周围的强者心头暗颤,这等战斗太狂暴了,以攻对攻。

暴虐的气流席卷圣战台中,秦问天从虚空压下,每一道掌印都蕴藏无比可怕的震荡攻击,也不知是第几轮的可怕攻击落下,王云飞只感觉五脏六腑都震得动荡了起来,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

秦问天怒喝一声,又是一轮毁天灭地的攻击辗压下去,随即诸多身影同时怒吼,一股寂灭之威让王云飞神色一僵,仿佛无形中有滔天威压落下。

“杀!”王云飞怒吼,似要做绝望挣扎,他身上爆发的神纹光华将整个人都笼罩其中,却见一道道虚无中的掌印轰然落下,和他身周的光环疯狂的碰撞着,鲜血吐出,王云飞终于停止了前行,被震得往下空落去。

“一条手臂。”肃杀的声音传出,一柄血色的方天画戟仿佛也从虚无而来,直接刺入了王云飞的右臂上,猛然间挑动,噗嗤一声轻响,一条手臂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剑气洒落,手臂直接粉碎,两人的身体分开,王云飞脸色苍白如纸,手臂不断有鲜血流出,滴落在圣战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