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如此,第一击,我当仁不让了。”石狂冷喝说道,随即他话音落下,鼓声颤动,虚空好似一颤,一股骇人光芒怒啸冲出,化作一毁灭的天残巨脚,从秦问天的头顶上空踩踏而下,要将天地压垮,将秦问天踩碎。

秦问天长袍飘动,站在战鼓之前,他的感知意念仿佛和战鼓交融在了一起,仿佛他就是战鼓,战鼓便是他。

“咚!”一声轻响,虚空一颤,一轮金刚掌印扑向虚空,然而在那呼啸而下的天残巨脚之下直接被踩踏粉碎。

一人一击,看谁能诛秦问天,夺战鼓战魂,那么他们的攻击当然不会弱,石狂这一击非常强。

眼看那天残巨脚就要踏下,秦问天身后的叶凌霜等人不由自主的都露出紧张之意,如今秦问天不仅握住自己的命,他败不起,他死,身后的人都要遭到陨灭的命运。

“咚、咚!”连续两次颤动,鼓声震荡,光芒冲天。

“咚!”万千掌印突兀间冲天而起,化作惊涛,狂暴的拍打在了天残巨脚之上,一声咔嚓的爆裂声传出,毁灭的天残巨脚在秦问天头顶上空崩灭掉来。

“哗啦啦……”一柄柄璀璨巨大无比的黄金长矛穿透了虚空,黄金铸造,如同金色闪电,朝着秦问天攻伐而出。

秦问天依旧平静,一双眼眸冰冷,宛若桀骜的猎鹰,盯着前方。

“嘭……”又是一道沉闷的鼓声震荡在虚空中,惊起了一阵狂风,千手印再次轰出的时候,已没有了万千掌印,但每一道掌印中蕴藏的威能似乎更加可怕了,比之刚才的势更强、更恐怖。

黄金长矛和那一道道巨大掌印在虚空交汇,随即一起湮灭。

“该我了。”一道冷哼之声传出,一位斩天府的天骄朝着秦问天发起了攻伐力量,鼓声震天,战鼓之上,似有一柄柄巨斧斩了下来,天穹之上仿佛都出现了斧光,从虚空斩落而下,像是一斧就要将秦问天劈成两段,而且斧光的速度,竟是快到极致。

在他说话的同时,秦问天便再一次敲响了巨鼓,鼓声再颤,这一次仿佛有恐怖回应,仿佛不断有擂鼓声传出,哗啦啦的可怕声响传出,十余道掌印漫天呼啸,仿佛是刚才那些掌印的延续,势更加强大了,战斧开天地,从天穹斩落而下,掌印却也化作了一道道光,轰向了战斧,将战斧直接辗压成粉碎,甚至依旧有好几道掌印扑向了斩天府的天骄。

“嗯?”那天骄眉头微皱,他刚才发出的攻伐不可谓不强大,但竟然被对方击退了,这一击,无疑扫了他的脸面,斩天府的天骄眼眸锐利,手掌伸出,狂暴的敲打,一柄滔天巨斧斩下,直接摧毁了那些掌印。

因为这一道攻击出乎了预料,因此在一刹那间没有人延续对秦问天的攻击。

他们没有动,秦问天却没有停下来,他那漆黑的眸子看向诸人没有任何的情感,那种漠然的眼神,像是无视一切,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战鼓,这一次,他再次敲动了战鼓,天地轰鸣,仿佛和刚才奏响的鼓声一起回荡,他身上的气势越发可怕了来,鼓声颤,天地惊,哗啦啦咆哮之声越发的可怕,人群隐隐感觉有万千掌印在虚空呼啸,但真正出现的,只有一道掌印。

这一刹那,秦问天漆黑的双眸射向了石狂,宛若一道利刃,有王者的睥睨凌厉、有妖的桀骜锐气,这一道眼神,又一次令得石狂心头猛的颤了下。

“杀!”

一道声音吐出,天地间似有杀伐力量与杀字共鸣,他轰出的那道掌印,就像是他口中吐出的杀字,蕴藏着滔天的杀伐威能,刹那间降临石狂的面前。

整片虚空仿佛都被这股杀伐大势笼罩着,石狂脸色大变,毁灭的气息疯狂的绽放,他疯狂擂鼓,天残巨脚踏天而出,但几乎在同一刹那,掌印到了,带着睥睨的霸道力量,带着妖王的绝世气概辗压而落,摧毁一切。

“嘭……”一声巨响,摧枯立朽,鼓碎、人灭,不仅是石狂,他身后的天残教诸人皆都面色惨白,石狂的败,他们也要付出代价,石狂是他们一手捧起,一荣俱荣,石狂的结局是陨灭,他们又如何能逃得掉。

那座石台都在掌印下粉碎,唯有一道光扑向了秦问天那边,使得与战鼓交融的秦问天气势更强了几分,刚才一位想要攻击的人停了下来,死死的凝视着秦问天的身影,这一道攻击,让他们感觉到了秦问天身上的传递而出的危险。

秦问天身上的气势更强大了,正如石碑上所书写的般,借助战鼓的力量,他们甚至能够发挥出超出本身境界的力量,如今秦问天不借助血脉,都能够借助战鼓绽放出天罡六重的力量。

“现在,是十二人了。”秦问天的双眸望向那黄金古国的强者,一缕杀意,从他身上绽放而出。

“既然如此,那我就单独领教一番吧。”黄金古国的天骄强者眼中跳动着金色的光华,从他的瞳孔之中,仿佛能看到攻伐黄金古矛,锐利无比,能够刺痛人的眼睛。

其他人没有说话,都纷纷再寻找自己的对手,十二人,可以有六场对决,他们都想着击败对手,掠夺对方的战鼓战魂,成就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秦问天无需寻找了,他和那位黄金古国的天骄身上都爆发可怕的攻伐杀气,在虚空碰撞。

“我辰天林罕逢敌手,今日一战,你们虽强,但依旧将为我的垫脚石。”黄金古国的天骄冷喝一声,话音落下,鼓声撼天,透着无比可怕的锐气,直冲云霄,只见恐怖的攻伐黄金古矛爆射而出,杀向秦问天。

秦问天浑然不惧,擂响战鼓,虚空中掌印和黄金长矛碰撞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