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最后出现了一位能够辗压所有人的存在,那么将是他们的末日,此人,只能他沈廷来当。

秦问天明白沈廷的心思,已经诛杀了陈湮,秦问天倒也不急于和沈廷僵持下去,沈廷能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如若继续战下去,只能是渔翁得利。

战场的形势可不仅仅只有沈廷是他的敌人,事实上这里的人既然都踏入了战场,意味着除了能够信赖的盟友之外,其他人都是死敌,刚才他们和大地门强者碰撞的时候就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攻伐。

如今,自然要开始收拾这些人了,攻伐、掠夺,变得强大。

这相对而言非常公平的战场,其实是极其残酷的,所有人都必须征伐,你不强大,其他人会变强,会征伐掠夺你的性命,你放弃都不行,已经踏入了这片战场,你现在想要逃出去,恐怕在离开战鼓的一瞬间,就会有许多毁灭的攻击落在你的身上,要你的命。

在踏上这片战场之后,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征伐、掠夺,或许这就是仙武界的残酷,这一刻的战场上,暴乱的气流疯狂的卷动着,不断有强者陨灭,战鼓不断的破碎,人数不停的减少,但剩下的同盟,却几乎都是精英强者。

此刻这片战场只剩下十三个同盟,每个同盟的人数不同,但所有人加起来,都已经不到百人了,而这十三个同盟的领军人物,不少人攻伐而出的力量已经相当于天罡五重境界,武道意志第二境化境的力量了。

最强的那人,是紫雷宗的同盟领袖阙承。

此人很聪明,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和那些厉害的人物交锋,不是不敢,只是先避开强的,掠夺弱者,疯狂的积蓄实力,再加上紫雷宗同盟的整体实力强,于是成就了阙承。

而且,这剩下的最后十三个同盟,都是颇为团结的,能够全力辅助一人,不然走不到这一步。

但即便如此,如今同盟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他们全力辅助一人的缘故,导致如今他们的差距被拉开,根本帮不上忙了。

“阙承,都靠你了。”紫雷宗的人纷纷开口道,阙承微微点头,手掌挥动,鼓声震荡,刹那间雷霆狂舞,他身周的紫雷宗强者全部退避,断绝了和他们身前战鼓的联系,接着,雷霆直接轰在他们的战鼓之上,阙承将他们身前战鼓的战魂都掠夺了,身上威势更强了几分。

随后便见到这些人身形闪烁,都退避到阙承的身后。

“问天。”楚莽等人望向秦问天,秦问天微微点头,他也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只能他来击碎楚莽他们的战鼓。

“你准备好。”秦政开口道,秦问天手掌抬起,随即楚莽等人同时往后退,脱离和战鼓的联系,秦问天抬起的手掌落下,剑气呼啸,他们的战鼓全部破碎,战鼓之魂融入到秦问天的战鼓之中,刹那间一股更强的光华笼罩在秦问天的身上,身上弥漫而出的威势也越来越强了。

楚莽他们来到了秦问天身后,和叶凌霜并肩立于石台上,其它方位,所有人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十三个联盟,成就了最后十三位强者。

紫雷宗的阙承、大地门的沈廷、天残教的石狂,这三位秦问天的敌人都在,另外的九人,有一位仗剑宗的强者,其余之人也都是古国大教的天骄人物,能够让其他人甘心辅助的人自然是大派天骄。

战斗突然间停了下来,十三人,尽皆被战鼓之上的光华笼罩着,没有继续进行攻伐战斗,他们相互凝视着对方,身上的战意却毫不掩饰。

这十三人掠夺了同盟者的战鼓战魂之后,有几人身上缭绕的气势都到了天罡六重,其他人也都是天罡五重巅峰。

“十三个人,即便六场对决,似乎还是多出了一个。”只听一人开口说道,这人身披黄金铠甲,浑身沐浴黄金光华,乃是黄金古国的一位强者,实力非常强劲。

“那么,我就躲战一场吧。”天残的目光豁然间转过,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他看着秦问天,眸中跳动着杀伐之气,冷淡道:“只要我将你诛灭,剩下十二人正好能两两对决。”

“哼,为何是你。”黄金古国的强者道,此时他看向秦问天就像是看向猎物般,秦问天身前的战鼓战魂可是极为强大,只要将之掠夺,能够大幅增强他的实力,这点诸人心知肚明。

听到这两人想要剔除秦问天,一时间诸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并不是因为秦问天是最容易抹杀的人,只是既然石狂将他们的目光引到了秦问天的身上,那么就顺其自然选择他了。

尤其是秦问天是他们这些人中唯一得到了仙武令的人,因此他们很乐意看到秦问天的陨灭,心高气傲的他们,怎会认为自己不如秦问天,仙武界使者的眼光,这次出现失误了!

石狂见其他人要和他争,身上气势瞬间爆发,一股灭的力量弥漫而出,他和身前的战鼓仿佛交融在了一起,只见那战鼓之上,仿佛站着一道虚影,赫然乃是石狂的身影,仿佛他化身为战鼓的战魂,与之相融,不分彼此。

“咚!”黄金古国的强者不甘示弱,同样与战鼓的战魂相融,一尊恐怖身影傲立于战鼓之上,这虚影庞大,浑身幽黄金铸就,透着可怕的穿透力,鼓声未响,便已有可怕气息不断朝着秦问天笼罩而去。

“卑鄙。”叶凌霜见到他们竟同时想要对付秦问天,神色顿时极不好看。

沈廷、阙承,都做出了动作,十二股气势,翻滚不休,直压秦问天。

“欺一人,我不屑为之,既然都想要他的战魂,那么一人一攻,谁能将之斩获,便归谁。”那位黄金古国的强者冷冷说道,他的声音都仿佛透着金属气息,锋锐、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