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美女林仙儿,她也得到了仙武令。”

“那人是谁,竟如此美丽,其美貌竟可以比肩林仙儿了,而且气质非凡?”

“大周皇朝的骄阳公主,果然出众,谁说女子不如男。”

“那是太妖教的圣子,好强的妖气。”

“南宫世家的南宫霜也到了,不知如今南宫世家是否还恨仙女教。”

一个个天骄的人物陆续踏上石柱,这将踏入石柱的八十一人,都是天之骄子人物,他们一起出现,立即引发了轰动。

>,!

八位镇压时代的天骄人物,无疑是最为耀眼的八人,几乎绝大多数的目光,都锁定在他们的身上。

季飞雪和秦问天是一起踏上石柱的,两人已经认识,又是同门师兄弟,关系自然要比陌生人要亲近许多,两人站在相邻的石柱。

除了他们二人外,旁边两颗石柱上还有两人也是仗剑宗之人,一男一女。

两人是九山另外两山弟子,那冷艳的女子站在阳光之下,却依旧让人感受到清冷之意,仿佛她是月下的仙子,不可触摸,她所在的位置正好和秦问天相反,秦问天在季飞雪左边,她在右。

“楼冰羽。”秦问天之所以会注意这女子自然是因为梅山剑主,此人,正是梅山剑主最喜欢的女弟子,楼冰羽。

仙武界内,不允许使用任何神兵以及宝物,仙武界自成一界,排斥外界所有力量,梅山剑主为了让楼冰羽拥有更强的底牌能够在仙武界中得到巨大好处,不惜乘人之危,让叶国人皇叶青云在体内挖宝,将之给了楼冰羽。

如今那宝物,应该已经融入到了楼冰羽的身体中,成为她的一部分了吧,秦问天心中暗暗想着,深邃的目光中看不出有什么想法,但自从梅山剑主从人皇叶青云身上将宝物取走的那一刻,秦问天和楼冰羽之间的关系就已经注定了,虽属同门,却是敌非友。

除了八位镇压时代的天骄之外,仙武界外的无尽身影也6续打量其他人了,这八十一位获得仙武令的天骄之中,九大派仅仅只是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人数,其余的人皆为皇极圣域诸势力的天骄,有些势力拥有一人,有些势力拥有两人。

虽然其中有一些如同秦问天这样的陌生面孔,但当人群提及到秦问天乃是诛杀叶空凡以及帝家帝羽的人之后便没有太多的想法了,他手中有一枚仙武界令不足为奇,跨两境诛杀叶空凡是战斗天赋,当着帝弑的面将帝羽斩杀又是何等的胆量和气魄。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他的境界确实低了些,虽然传闻仙武界内真正考核的是天赋,会给踏入仙武界不同境界的强者予以公平的竞争环,但没有绝对的公平,到了最后,他们还是要凭借绝对的力量去争取此行的果实。

这是一场盛宴,大浪淘沙的盛宴。

“仙武界,启。”仙武界碑之上的使者开口说道,刹那间轰隆隆的声响传出,浩瀚的仙武界门朝着两旁拉开,无数道目光朝着仙武界中眺望而去,想要看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片世界。

他们看到了诸多浮岛,盘根错节,像是一座座的悬空之城,那震撼的场景只要看一眼便难以忘记得了。

“这就是仙武界的八十一座浮桥吗?”虽然不少人都已经从历届的强者口中打探过仙武界里面的情景,但真正亲眼目睹依旧是震撼的。

八十一座浮桥虽然说是桥,但每一座桥都像是一个世界,一种历练。

这八十一座浮桥将对应八十一位仙武令拥有者,正是因为这浮桥的存在,才会有仙武界令,仙武界使者挑选出八十一人,不想他们过早的碰撞,当然,若是这八十一在某一做浮桥被其他人所淘汰,那么只能说他们无能。

“你们八十一人,每人走向一座浮桥,每座浮桥虽然经历会不同,但其危险性都是一样的,至于你们结局如何,靠你们自己,其他人,随意踏上哪一座浮桥,进去吧。”一位仙武界使者挥手说道,刹那间石柱上的八十一人身影闪烁,朝着仙武界中前行。

秦问天季飞雪并肩而行,当踏入仙武界的刹那,一股无形的天道之威似从天而降,大道无形,却有一股真真切切的威压笼罩着所有踏入仙武界中的强者,他们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变化,显然都早已知道这里面的大致情形了。

况且,身为被仙武界使者选中的最杰出的八十一人,他们的心志都是极为坚韧的,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以他们的能力,即便被压制了境界又如何。

天骄人物可不是紧紧依靠境界上的优势,无论是战力悟性心志,都非寻常人能比的。

"问天也大致知道里面的情形,他听说踏入仙武界八十一座浮桥是永恒不变的,但里面的危机和机遇却会变化,至于压制的境界,迟早会慢慢解开,因此他需要做的是在压制的境界彻底解开之前,尽可能的利用仙武界的历练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在境界压制解开之前修为再度上升一个层次。

看着前方浩荡如天宫的八十一座浮桥秦问天心头也是有些震撼的,每一座浮桥都如同一个世界般,通往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考验危机,也有着不同的机遇。

凌厉的杀机落在秦问天的身上,秦问天很敏锐的感知到了,这股杀机来自不同的地方,除了帝弑之外,还有紫雷宗的人。

秦问天并没有看对方,这些都是他迟早要面对的,但眼前更有着许多危机等待着他,想要走到最后,他将面对可不远远不仅仅是帝弑和紫雷宗那么简单。

不少人纷纷闪烁,朝着某座悬天浮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