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叶空凡一身金色王袍,拥有王者气质,那璀璨的眸子中好似蕴藏着可怕的危险气息。

此时叶空凡的目光正落在段寒身上,看着对方的气质,淡漠的道:“凌天剑主座下第九亲传弟子,段寒。”

“叶空凡。”段寒同样望向对方,漆黑的眼眸中有着夺目的厉芒。

叶空凡目光中带着一抹锋利的笑容,扫了一眼仗剑宗诸人,开口道:“没想到仗剑宗诸位有空来我叶国做客,定要好好招待一番,不过仗剑宗诸位想必对凡俗之物皆无兴趣,一心追求唯有武道,正好我已邀请圣女前往我叶国斗战场,一览我叶国向武之风,如今仗剑宗诸位降临,等到圣女出来之后,一起前往如何。”

皇极圣域竞争残酷,向武之风极盛,叶国自然也是如此,斗战场乃是叶国比武战场,若是表现杰出之人会由叶国重赏,甚至招入麾下。

“王子相邀,怎敢拒绝。”这叶空凡乃是齐王之子,虽也是紫雷宗天骄,但如今在叶国皇宫,齐王之子的身份自然要更突出些。

“听说凌天剑主座下亲传弟子战力强盛,若是能够上斗战场展示一番,想必叶国上下之人必会非常兴奋。”叶空凡身旁一位紫雷宗的青年淡淡说道,使得仗剑宗之人目露锋芒,此人说话可是毫不客气。

仗剑宗弟子身份非凡,怎么可能在叶国的斗战场中和叶国之人比武,岂非自损身价。

“如若紫雷宗诸愿意上去的话,我们倒可以上去讨教一番。”姜淮冷淡说道,使得那紫雷宗的青年冷笑,双方诸人身上皆都隐隐释放战意,剑拔弩张,仿佛一言不合就会出手般。

九大派之间竞争激烈,这种竞争从皇极圣宗内到皇极圣宗外,每每遇到皆都会有争锋之意,尤其是仗剑宗之人更是惹各大派不服,只因皇极圣域有许多声音称,仗剑宗虽然人数最少,但门派内皆为精英,单兵战斗能力最强,另外八大派的弟子自然不服,因此一旦遇到都会有挑衅行为。

秦问天在炫王城之时便感受过九大派间的纷争,如今自然也不奇怪。

这时只见一位长袍老者走向仗剑宗诸人,客气说道:“老朽多谢诸位能够护公主回国。”

老者乃是叶国人皇一脉臣子,他看到仗剑宗的强者随叶凌霜一起而来,怎会不明白仗剑宗诸人用意,心中感激。

“凌霜乃是我师妹,这本是应该的,老先生何需挂怀。”段寒回礼说道。

老者面露感激之色,又道:“如今叶国局势不明,我斗胆说一声,如若叶国遭逢大难,希望诸人俊杰能够护住公主,让她不要胡来。”

“好。”段寒点了点头:“老先生也请不要担心,既然药皇谷圣女为人皇医治,自然能够让人皇痊愈。”

老者微微摇头,眼中透着忧虑之色,显然不怎么乐观。

“人皇之疾,已有不少时日了。”老者叹息一声。

段寒等人皱了皱眉,看来人皇情形很严重啊,这老者对药皇谷的圣女信心都不那么足。

而且,叶国乃是古国,虽皇室争端不断,但人皇一脉还是有强大势力的,恐怕在之前便已请过强大的丹师治疗,如今不得不请动药皇谷圣驾,恐怕也是不得已。

药皇谷地位超然,常人想要进入其中都是极难,更何况是请圣女亲自降临,想必叶国皇室一脉付出了极大代价。

在外面等了片刻,诸人才见到叶凌霜出来,只见她眼角微有湿润之意,显然已经哭过,在她身旁还有不少人,几位宫装美妇,皆为皇妃,还有两位相貌和她相似的青年,乃是叶国正统皇子。

“叶檀多谢仗剑宗诸位了。”只见这一行人来到仗剑宗诸人身前,长皇子叶檀躬身道,显得极为客气。

仗剑宗来的都是青年一代,礼可轻可重,就看对方是否尊重了。

“不必客气。”段寒轻声道,目光却是望向叶凌霜,问道:“凌霜,情况怎样?”

“父皇中了慢性剧毒,而且中毒时间已久,此毒隐藏极深,爆发之时却能夺超级强者的性命,再加上父皇经历了一场大战,毒素瞬间蔓延全身,如今,已是岌岌可危。”叶凌霜声音沙哑,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

“药皇谷诸人也无办法吗?”乔雨问道。

“圣女说,她也只能做到暂时压制毒素,想要治愈……”叶凌霜没有说下去,但诸人却已明白她的意思,心头暗凛,此毒素能够要人皇性命,可见其毒性可怕程度。

就在这时,人群却见人皇古殿中又有一行身影走出,这些身影皆都身穿白衣,生得非常貌美,如同仙子一般。

诸人目光望向那边,叶空凡等人率先走去,含笑说道:“诸位辛苦了。”

秦问天同样抬头望向那一方向,便见到一群貌美身影,皆为女子,想必是药皇谷守护圣女的强者,都为女子之身,这自然是为了更好的照顾圣女。

顺着那些白衣女子目光望去,又有三道身影出现,左右方向女子皆都极美,靓丽逼人,但此刻她们的光华,尽皆被掩盖了。

只因中间那女子身影,太过夺目,她一出现,便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要为她让路,全部失去光彩。

“倾国倾城。”

流云双眸璀璨,凝视那身影,不仅是他,仗剑宗诸人皆都望向那圣女,她身上的光辉似找到词语去形容。

这些仗剑宗强者皆都是心智坚韧之辈,但这一刹那,都有些失神。

然而秦问天却心头剧震,整个人仿佛忘记了呼吸,随即,他的脸上绽放了最为灿烂的笑容,心中的那颗巨石,终于放了下来。

“倾城。”

秦问天似想要仰天长叹,随即他身形闪烁,如同一道闪电般,直接朝着那圣女所在方向冲去,这药皇谷的圣女,竟是,莫倾城。